第134章 早春晴朗

小说:早春晴朗 作者:姑娘别哭

    尚之桃终于在旅行出发的这天早上知道了栾念酝酿的疯狂计划。

    跨越一万三千公里的边境线打卡,最终回到北京。

    “所以我们要有三十天的时间一直在路上!”尚之桃坐在副驾上突然很兴奋,卢克汪了一声:“什么?我要有上万公里的旅行?”

    “本来想带你去追极光,但我们很难出去。所以,”栾念耸耸肩:“出发吧!”

    “我喜欢极光,更喜欢和你在一起。所以,出发!”

    “出发!”

    他们迎着朝霞出发,北国高速公路车况畅通,时值初夏6月,万物蓬勃,满眼绿色。尚之桃对旅途充满期待。她突然很感激栾念要求她安排时间来参与他疯狂的旅行计划,毕竟她过了任性的年纪,却跟任性的栾念在一起。

    “那我们为什么不走全国边境线呢?”尚之桃问他:“我可以安排工作!走三个月!不过了!”

    “来日方长。”栾念偏过头看她一眼:“如果你愿意,每年都来这么一次,我能奉陪到底。”

    尚之桃喜欢栾念说奉陪到底,带着他惯有的霸道和凶狠,以及他并不自知的性感。

    “可我只带了贴身衣物,别的都没带。因为我不知道我们要去哪儿。”

    “后备箱里都有。”

    “所有我的衣物?”尚之桃疑惑。

    “对。”栾念依照他的喜好为尚之桃挑选了旅行装备,他自信他的眼光会令尚之桃满意,不满意也得憋着。

    梁医生总是担心他让尚之桃受委屈,在出行前叮嘱他:“多听人家姑娘意见,讲话不要又臭又硬。”

    “如果桃桃累了病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好好带出去的好好带回来。”

    “另外,注意保护措施,未婚先孕要不得。”

    栾念觉得梁医生过于疼爱尚之桃了,这令他觉得稀奇。他逗梁医生:“我才是你的儿子。”

    梁医生摇摇头:“你性格太差劲,桃桃就是身心健康的人儿。”

    两个人的车在高速上疾驰,栾念把手绘线路图拿给尚之桃,他亲手绘制的中国地图,在他们要去的地点画了圈,只是没写字,原来栾念画画这么好。

    “你字写的好,待会儿到服务区休息的时候你来写字。”

    “写什么?”

    “第几天,哪一天,对应地点。”

    “这样我们就有一份合作完成的旅行地图了吗?”

    “对。”

    “以后每一次都可以这样吗?”

    “可以。”

    栾念是参加了什么浪漫培训班了吗?尚之桃甚至觉得稀奇,他可从来不是这么柔软的人,如果从前她做这种事,他甚至会嘲笑她。

    可是这个主意真的太棒了,他会画画,她会写字,他们一起合力完成一张旅行地图。

    到了服务区,两个人走进去,找了一张桌子,栾念拿出一盒彩色签字笔:“写吧,日期从今天开始,每个标志是一天。”

    尚之桃写的认真,也终于知道了他们旅行的全部线路,只是不知道栾念研究了多久,他一定是把祖国的地图背的烂熟于心了吧?

    从国之北漠河到中俄边境满洲里,从蒙古人圣河额尔古纳到大兴安岭城市阿尔山,从锡林九曲到胡杨之林额济纳,从梦中可可托海到喀纳斯,从阿拉山口到那拉提大草原,从异域喀什到无人阿里,从神山圣湖到珠峰大本营,从日喀则到朝圣胜地拉萨,从拉萨到日光之处林芝。这是栾念选定的线路,跨越山海,最终汇入时光之门。

    他们这一路将途经山地草原,穿越无人区和雪山湖泊,路的尽头仍有路,山的那边还是山。

    这次旅行于尚之桃而言是人生一次壮举。

    尚之桃一边写时间一边问栾念:“你计划很久了吗?”

    “不然呢?”栾念笑她这个问题问的很傻,他当然计划很久了。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参与计划呢?”尚之桃问他。

    栾念无法正面回答她,我不能让你参与,因为这是我送给你的蜜月之旅。

    这张地图真的太好看了,尚之桃写完后拿起来看,真的爱不释手。她真的太想炫耀了:“你可以帮我拍张照片吗?我拿着地图,你帮我照相,我想发朋友圈。”

    “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画的,你得跟我一起拍。”

    栾念支起三脚架,他自在的靠在车上,尚之桃双手拿着那张巨大的地图,卢克坐在他们面前,尚之桃看着镜头笑,栾念看着尚之桃笑。简直是一张旅行宣传照片。

    尚之桃发了朋友圈:“与栾先生,遍历山河。”

    栾念看了眼,也发了一条朋友圈,确切的说,他抄尚之桃的:“与尚女士,遍历山河。”

    谁都知道这条朋友圈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彻底在所有人面前公开了,从此再无退路。也都不想要退路,这样多好。

    光明正大的爱人与被爱。

    姜澜给栾念发来一条消息:“彻底定下来了?”

    “彻底。”栾念回她。

    “那我要难过死了,我这辈子竟然睡不到你。”姜澜开玩笑的,两个人已经成为好朋友,姜澜讲话百无禁忌。

    “下辈子也不行,尚之桃给我盖章了。”

    栾念固执的认为他和尚之桃还能拥有下辈子,下下辈子。他觉得他这么懒的人,如果换人,一定会不适应,不如就约定她生生世世。

    栾念打了个冷颤,觉得自己过于肉麻了。

    陈宽年把照片丢到群里玩笑道:“我仿佛看到了栾总炮火连天的30天。”

    “倒也不至于,毕竟年纪不小了。身体未必吃得消。”谭勉说风凉话。

    栾念只艾特陈宽年:“记得每天去监工。”

    “不去我是王八蛋行了吧?”

    栾念放心了。

    他的朋友们平时讲话不正经,但做事靠谱。准备收手机的时候看到臧瑶的回复,她说:恭喜在人生过半的时候,牵到了爱人的手。

    再看lumi:哎呀!这姑娘好眼熟,这不是我的桃桃吗?哦,原来luke爱慕我的桃桃啊!

    有病。栾念心里骂lumi一句。

    都收起手机,看看彼此,再看看卢克:“正式出发?”

    “正式出发!”

    卢克汪了一声:走!

    栾念戴上墨镜,也丢给尚之桃一个,她戴上后才发现这是情侣款。心里有点甜,却嘲笑他:“是谁从前说用情侣款最不入流来着?”

    栾念摘下墨镜幽幽看她一眼,又戴上,不承认是他讲过的话。

    “所以这趟旅途还有其他惊喜吗?”

    “每一天。”栾念说。

    他为这趟旅途付出所有心思,只为尚之桃他日想起觉得幸福,也想让她在该攀比的时刻赢得胜利。虽然他知道尚之桃并不喜欢攀比。

    两个人奔向漠河。

    北国天高地阔,黑土地绵延而去接连山脉,大山大河,令人激荡。尚之桃坐在副驾上吃零食,栾念对那些零食嗤之以鼻:“多大了还吃这些?”

    “那是什么东西?都是地沟油。”

    “吃一袋薯片,你要游泳三个小时才能消耗。”

    “那破东西你也吃?”

    尚之桃摇着头:“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然后撕了辣片整理好给他,栾念不吃,她瞪眼睛:“快点!”

    只能勉为其难的吃了。味道竟然意外好吃。尚之桃看他表情,知道他应该喜欢吃,就又整理一小块儿,小心翼翼放到他嘴里。她了解栾念,他讨厌吃东西沾到嘴,觉得脏,事儿就是这么多。

    “还行吗?”尚之桃问他。

    “凑和。”

    尚之桃撇撇嘴,老男人嘴硬着呢!

    “今天到了漠河吃什么呢?”尚之桃问:“如果我们能去延边多好啊,小韩国,东西可好吃了。”

    “延边随时可以去。今天晚上吃什么你现在看。”

    “妥嘞!”

    尚之桃掏出手机看吃什么,满屏的铁锅炖,就收起手机:“铁锅炖。”

    “好。大鹅?”

    “对!”

    有商有量的,和和气气。

    梁医生打电话过来问他们:“出发啦?”

    “嗯。”

    “行,注意安全。跟桃桃代好。”

    “她就在旁边。”

    “梁医生我在呢,谢谢您。”

    电话那头梁医生在笑,过了一会儿说:“之前栾念说你在调理身体,我给你找了一个专家,等得空你来北京我带你去看。但无论怎么调理,都要保证休息你知道吗?”

    “好的,谢谢梁医生。”

    “别谢我了,趁着休假好好玩儿,开开心心的。栾念如果欺负你呢,你就欺负回去。”

    尚之桃大笑出声:“好!我现在就欺负他!”

    栾念切了一声挂断电话,转头凶尚之桃:“欺负我一个试试?”

    “哼!”

    尚之桃是第二天早上睁眼才知道栾念说的每天都有惊喜是什么意思。每天两个人穿的衣服都经过精心挑选,她穿上,再看看栾念,才发现两个人穿的是情侣装。并不是市面上常见的那种,而是一块布料下来的,在袖口、领口、或者缝线处下了心思,不张扬,但真的好看。

    两个人站在镜前看看彼此,真的就像极了一对小夫妻。尚之桃喜欢的不得了:“你竟然偷偷去定制衣服!而且我这件尺寸这么合适!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

    “我摸那么多次……”栾念扫她一眼,她的尺寸他最熟悉,那都是嘴和手亲自量出来的。

    “你怎么这么流氓!”

    栾念不搭理她,带着她继续上路。

    从满洲里到额尔古纳的边境公路上,初夏的草刚开始野蛮生长,一天一个样儿。栾念将车停到界石前,对尚之桃说:“拍纪念照。”栾念骨子里藏的很深的浪漫主义接连作祟,界石界碑集结成相册,他日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讲。更何况他定制的衣服有那么一点情侣旅拍的风格,一万五千里旅拍,足够壮观。

    小小一块儿界石,他们架着三脚架拍了很久,卢克自己玩,被铁网拦住,隔着铁网对着外国的猎犬汪汪叫:你过来!我不怕你!

    草原上的猎犬都凶悍,低声呜着向前迈了一步,卢克尾巴耷拉跑到栾念身边:汪!它欺负我!

    “不是你先招惹人家的?该。”栾念不理它,上了车翻看照片。背景足够辽阔,他们又都好看,很出片。

    “以后我们就会有很多很多合照了吗?”尚之桃问他。

    “很多很多。”

    尚之桃鼻子有那么一点酸。她有时也会遗憾,他们都没有什么合照。栾念更加遗憾,当年无人机拍下他们的视频被他看了无数遍,在一起那么久的两个人,竟然只有那么一段视频和一组照片能证明他们在一起的岁月。那太过单薄。

    “我也给你准备了惊喜。”尚之桃说。

    “什么惊喜?”

    “我觉得你可以期待一下。”

    栾念的胃口被尚之桃吊起,在他们的旅途进行到一半的一个晚上,尚之桃突然想吃水果。喀什老城的水果当然好吃,除了天黑的晚,几乎再挑不出缺点。栾念出去了半个小时,回来的时候推开酒店房门,看到屋内黑着灯,他叫了声:“尚之桃。”

    “关门。”

    尚之桃说。

    栾念关上门,屋里亮起一盏昏暗夜灯,地面到屋顶之间接连一根钢管。

    尚之桃从一边走出来,走到栾念面前,一手抵在他胸口,一手攥着他领口,让他跟她走。

    栾念眼落在她的装束上,黑色抹胸与平地裤之间是雪白腰肢,长筒袜只过膝。

    尚之桃真香艳。

    这样的惊喜栾念每天都想要,眼神渐渐有了杀气,尚之桃在他动手之前将他推倒在床上,唇贴着他的:“下面的表演慰劳你旅途辛苦。”学他口气:“给我受着!”

    陪尚之树学钢管舞的时候不过是一时兴起,钢管舞不好学,好在她身体柔软,身上却也青一块紫一块过。那时觉得自己有病,学这个干什么?看到栾念的目光才明白,学这个挺有用,哪有男人是真的正人君子?

    她不是为栾念学的,她真正想取悦的是自己,每个女人大概都有这样叛逆的时候,摒弃世人的传统观念,当人在杠上飞舞的时候,能无限接近自由。此刻的她喜欢栾念这样的目光。情侣在一起,总不能每天装清高,总要有这样的时候,属于两个人自己的放纵与失控。

    音乐暧昧,空气旖旎,尚之桃上了钢管。她在空中飞舞,长发也随之飞舞,眼睛看向栾念,他眼里有光有火,好像要将她烧个精光。

    当她后仰腰身贴在钢管上的时候,看到栾念站了起来,缓缓脱他自己的衣服,眼睛一直流连在她身上,最后锁住她的眼,缓缓走向他,尚之桃翻身而起,栾念手落在她腰间,一把将她带离钢管。她出声抗议:“我还没跳完……”

    栾念将她丢到床上,整个人覆压上来:“明天再跳。”

    他身体里大火燎原,尚之桃这个点火人逃不了干系。他要一点点把她烧了,不,他不能一点点,他得马上。栾念急迫又带着那么一点粗鲁,将尚之桃困在他的世界里,跟他一起烧这场大火。

    尚之桃不肯就此服输,贴着他的唇说:“今天我做主。”用了力一把将他推倒翻身而上,又将栾念仰起的头按下:“慢慢来。”

    喀什的天黑的晚,亮的晚,还早着呢,急什么。

    战线拉的很长,都没有停下的意思。或许是尚之桃的表演太过令人难忘,栾念只要闭上眼就是她在杠上舞动。她从来是这样,生着一张乖巧的脸,却在无人的时候放的开。知情识趣,人间第一。

    终于结束的时候,迎来喀什真正的深夜。栾念指着那钢管:“你怎么变出来的?”

    “便携式,随时装卸,装在小箱子里,提上就走。”

    “我怎么没看到?”

    “藏在你准备的那些装备下面……”尚之桃有点得意:“不然怎么让你惊喜?”

    “我喜欢你这种不服输的劲头,继续努力。”栾念亲她脸,与她相拥而眠。

    =====

    当他们的车快进到拉萨的时候,尚之桃的头脑里都是那年。他们说走就走,正值人生最好时节。后来有那么一两次,她曾有过冲动一个人再来一次西藏,最终因为各种事未能成行。

    她从没想过再来西藏,还是跟栾念一起。

    这一路经历那么多年,细细算来,人生也没有几个十年。

    尚之桃百感交集,当车驶进拉萨的时候,终于红了眼睛。

    “栾念,你可以停一下车吗?”

    栾念将车停下,两个人都没有讲话。车上安安静静,尚之桃啜泣一声,摘下墨镜擦眼泪。

    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了,这几年也很少哭泣。她追求人生的价值,忽略期间经历所有的痛苦,并无数次劝慰自己那不过是必经之路,所有人都要走。

    她却遗憾过,因为她在最好的年纪爱过一个人,又爱而不得。

    尚之桃看着眼前的拉萨,布达拉宫就在不远处,她那时在这里朝圣,曾许愿两人长命百岁,如果可能,再一起多走一段人生路,她甚至不敢奢望天长地久。

    栾念握住她的手,终于摘下墨镜,指尖擦了眼角,一双眼通红。

    如果时光能再倒回,栾念知道自己会做的比当时好。不至于从二十多岁蹉跎到三十多岁,浪费这大好的十年。他十分抱歉,尚之桃遇到他的时候他那么糟糕。

    他们走在八廓街上,带着卢克。那家摄影工作室还在,他们站在对面,看到那里已经挂着他们的照片。栾念带走一张,聪明的老板给他底片,自己也拷贝一张,以为他们再也不会回来。

    照片里的他们笑容灿烂,正值人生好时光,在西藏的日光下,面目晴朗。

    工作室老板出来送客,看到站在街对面的他们,愣了一愣,伸手相迎。甚至对过往行人说:“快看!我的模特来了!他们还在一起!”

    工作室老板看过多少人来人往,人聚人散。有人来这里拍照,总是指着那张照片:“我们想拍这样的。”

    化妆的时候总是问:“这两个人是模特吗?”

    “不是。是来这里旅行的小情侣。”

    “他们还在一起吗?结婚了吗?生孩子了吗?”

    老板总是不知如何回答:“或许。”

    这一次他们还是请老板拍照,老板问他们穿什么,栾念说:“就我们身上这件。”

    他定制二十余套旅行服装,到拉萨这天最接近正式。又去车上拿了一条定制白纱冠,纱上坠了桂花花骨朵样式,像早春冒了花芽的树,在尚之桃暖暖的目光中亲自为她披上,小声说:“把春光留在拉萨,行吗?”

    “行。”

    老板快门捏下的瞬间,尚之桃和栾念彼此望了一眼,这一眼,情深谊长。

    这一次老板没有收他们钱,只对他们说:“我可以把这张照片跟那张并排放到一起吗?”

    “可以。”

    “那等你们有了孩子,可以再来一次吗?还在这,我为你们一家再拍一组,圆圆满满。”

    “好。”

    从此当人站在人来人往的八廓街上看向这家工作室,会看到两个人的故事,时光都记得。

    ====

    当他们的旅程结束,回到北京的前一天晚上,尚之桃接到林春儿电话。

    “桃桃,栾念在你旁边吗?”

    “他出去接电话,说要很久回来,不知道在做什么,神神秘秘。”

    “那就好。”林春儿笑了笑说:“桃桃,我想发给你一个视频,你自己看,别让栾念知道你看过好吗?”

    “好。”

    朋友们都觉得两个人这么多年不容易,担心尚之桃心里还没有沸腾,怕栾念忙到最后一场空。于是林春儿出了这个主意,她说:“那个视频放在你们手机里除了用来嘲笑栾念有什么用?要发给最该看到的人。”

    尚之桃打开那个视频,首先看到极光。

    在结婚拉萨之旅的那年新年,栾念对他说:“明年一起看极光吧?”

    后来他们分开了,栾念跟朋友去追了极光。

    极光可真美,飘渺于天地之间。尚之桃听到几个男人在讲话,还有玻璃酒杯碰到一起的声音。镜头一转,她看到栾念。

    他在打电话。

    摄像的人问他:“打给谁?”

    栾念好像喝多了,眼睛鼻尖都通红,讲话并不清楚:“打给我心爱的人。”

    “我要跟她分享极光。”

    尚之桃听到栾念含糊叫出她的名字:“尚之桃,我来看极光了。极光很美。”

    “这里很冷,特别冷,比冰城是要冷。”

    “极光太美了,我们说好一起来看的,可你消失了。没关系,我来看了。我现在说给你听……”

    栾念说着说着痛哭出声,鼻涕流了下来,他用手抹去,全然不见他的体面和腔调:“极光特别美,美的不像真的。飘渺浩荡,像一个梦境。”

    “对不起,很多事情对不起。我希望你过的好,有生之年你一定要来追一次极光。”

    “我想你了。我很想你。我没喝多,我非常想你。”

    “我爱你。我希望你知道。”

    “我也希望你知道,那些年,我付出过真心。”

    “我知道我特别糟糕,我不配被爱,我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了,我希望你嫁给一个特别好的人,儿女绕膝,一生幸福。”

    “你一定要来看一次极光,极光特别美。真的。”

    他喋喋不休,一遍又一遍的打,一句又一句的说,视频的最后有人抢走他的电话,电话里说:“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尚之桃泪流满面,那时她离开他,经历钻心之痛。多少个夜晚坐在窗前看冰城的大风吹倒枯枝,一次又一次想他。在他们都以为自己不配被爱的年纪,他们接近过爱情。可他们错过了。

    “桃桃,我想告诉你的是,分开再相遇,已经很难。我们都希望你们两个能白头到老。”林春儿给她发来一条消息,尚之桃回她:“好。”

    ====

    栾念一路将车往山上开,尚之桃问他:“不回家放行李吗?”

    “还没到旅途的终点。”

    旅途的终点,是栾念为尚之桃造的花园。

    山边的绿树和野草随夏风舞动,阳光斑驳在他们脸上,浮影掠过,像时光织梦。

    栾念停下车:“走吧。”

    这一天他们穿着这次旅行栾念定制的最后一套衣服,尚之桃一身简约白裙,他是白衣白裤。握住她的手缓缓向前走,拐进一条小路,洞见一方新天地。

    玫瑰花园芳香四溢,从她脚下开始,铺就一条青石板路,花园两边是流光溢彩的手绘像,一直向前,最终汇聚到一个阳光房里。

    太美了。

    尚之桃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场地。她爱花,误会他送人花,在二十多岁时嫉妒。他知晓,终于为她造了一座花园。

    栾念指指旁边,一块并不明显的牌匾绑在篱笆上,上面写着:“尚之桃的时空博物馆。”

    栾念敛去不羁,很认真的对她说:“欢迎来到尚之桃的时空博物馆,我是博物馆高级讲解员,栾念。”

    首先让我们来到2010年,也就是尚之桃女士来北京的第一年。

    巨幅手绘上是尚之桃站在深夜的北京等车,周围灯光璀璨,但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所有的画是栾念亲笔画的,再经由同比例放大制作,他不允许有任何瑕疵。

    这一年尚之桃女士来到凌美工作,她对这个陌生的城市充满好奇和恐慌,对一切充满敬畏。她早出晚归,把所有的时间都奉献给工作,很可惜的是,她遇到了一个每天对她劝退的老板。那个老板有点不是东西。

    栾念说到这,尚之桃笑出声。

    但那个老板爱上了她,可他不自知。他下班的线路明明是另一条,却一定要绕到楼前偶遇她,送她回家。

    从2010年到2021年,每一张手绘都是当年的尚之桃,发型、穿着都是当年的她的样子。这些巨幅手绘将她拖进回忆之中。

    她看到她在凌美的第一个项目结项,第一次晋升,看到她的车坏在山路上她的颤抖,看到她拖着行李箱一周四城,有时睁眼想不起她身处哪座城市;看到她孤身一人去到西北,在那里忍受孤独去完成项目;她看到自己在后海边、长城上、校园里跟老师学语言,她手中厚厚的单词本换了一本又一本;她看到两个月大的卢克挠她的床,想睡在她身边陪她一起度过寂寂长夜;也看到孙远翥离开的那一年,她站在他公司楼下对着那张白布失声痛哭;她看到她站在舞台上唱歌,抬下挥舞荧光棒和同事们大声喊着我爱你;看到火车驶离北京,她给栾念发了最后一条消息,然后与他相忘于江湖。

    她看到她爬上高架,身体在空中晃了一次,下来之时筛糠似的抖;看到她在酒桌上喝酒,男客户的手放在她后背上,她拿起酒瓶砸到他头上;她看到她深夜出会场被人尾随,她落荒而逃握紧包里的剪刀。

    她看到她熬夜研究公式,在新赛道上横冲直撞;看到办公室从只有两个人到现在近七十人。

    看到栾念和她在八廓街上的第一次合照,最后是栾念站在她身边。

    栾念造了这座时空博物馆,他吹毛求疵、完美主义,亲自画设计图亲手选建材,他无数的时间泡在这里,要求他的作品在任何光线光感变幻下都具美感。他还要这个博物馆经得起风吹日晒,无论何时都要在这里。他要求花园里每一朵花都按照他的心意盛开,因为这是他捧给他爱人的花园,他在这座花园里造梦,时空博物馆装了尚之桃的曾经,也将盛下她的未来。

    栾念这样的人,一意孤行,不会回头。

    有人笑他傻,斥巨资建这个有什么用,回头钱花没了,人走了,时空博物馆变成废墟,花园里的花全败了,一转眼都成空了。

    栾念说你们不懂。

    钱花光了可以再赚,但人不能走,就是要纠缠一辈子。

    栾念一辈子都没讲过这么多话,他讲尚之桃的一年又一年,谦卑的、惊恐的、笃定的、勇敢的、聪明的、良善的、调皮的、乖巧的尚之桃都在他口中,也在他心里。最终他带她来到博物馆的尽头。

    那里面摆着的所有东西尚之桃都认识。

    她出生时的手脚印、第一件小衣服、第一双小鞋、第一次写的毛笔字、第一次拿的奖状、第一辆自行车、第一个随身听、第一件校服、她在凌美签的第一份合同、她留在栾念枕上的第一张字条、她的愿望清单。

    栾念将钥匙放在她手中,爱人,这是我为你造的博物馆,我希望它能装下你一生的美梦。

    尚之桃握紧钥匙,握着栾念的心意。朋友们和挚亲不知何时都站在了他们身边,将他们围了小小一个圆。栾念不希望他的求婚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不想把尚之桃架到道德制高点上。他只希望他们真心的朋友在,最亲的亲人在,足够了。

    卢克汪了一身跑了过来,它脖子上挂着一张小牌匾,上面写着:“嫁给爸爸。”栾念蹲下身去,从它背上的书包里拿出戒指盒。看了很久,终于站起身,请尚之桃女士允许时空博物馆里给我留有一席之地。

    他红着眼说道:“尚之桃,嫁给我吧。”

    尚之桃的泪水流不完,阳光房被日光覆满,光照在他们身上、脸上,此刻都无限接近干净。

    她抹掉脸上的泪水,终于点头说:“好。”

    栾念拥抱她,拥抱二十二岁的她,和三十三岁的她。

    他们早晚都会老去,时光从不过分厚待谁。

    但他们并不害怕,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他们不会分开了。

    再也不会。

    他们的爱情经历寒冬,迎来属于他们的早春晴朗,并最终走到炎夏,走进人生最热烈的时光。

    这热烈将永不消逝。

    愿你、我,我们一切都好。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