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正文完。

小说:与权臣前夫重生日常 作者:木妖娆

    信件再次临摹后,苏蕴那封要送给大皇妃的信也交付到了顾时行的手中。

    顾时行拿了信后,便出了屋子去吩咐墨台。

    让他寻得机会把此信交给大皇妃的贴身婢女,而行动前必要提防有无眼线。

    当大皇妃的贴身婢女收到信的时候,再听到送信给她之人的一句提醒“有眼线,莫要被发现。”后,愣怔了片刻,等回过神来,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那婢女虽然怀疑来人的身份,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收了书信后便藏了起来,待回到房中才拆开来看。

    看到信中说在王府陈侧妃谋害主子,婢女心有忐忑。因此事过大,最后还是转交到了主子的手上。

    苏蕴也是过了数日后,才听到大皇妃见了她自己的母亲。而在第二日,大皇妃的母亲匆匆进了宫,求得皇后让傅太医去大皇府给女儿诊治。

    宫中妃嫔各有信任的太医,轻易不会用其他妃嫔常用的太医。所以这几年来,几乎都是德贵妃身边固定的两位太医在为大皇妃医治。

    皇后约莫嗅出了什么不寻常,便也就允了。

    傅太医前脚到了大皇子府,德贵妃那边的刘太医后脚也跟着到了,两个太医同在一处。

    德贵妃暗中让身在大皇子府中的自己人把儿媳所余下的药包都给换了,顺道再对一下所剩的药包是否还对得上数目,以免被那傅太医察觉出不对劲。

    可她却不知儿媳早就吩咐婢女把先前熬药残留的药渣藏了两份,待傅太医离开时再寻机会拦下其轿,暗中交付这些药渣。

    后来也是顾夫人与苏蕴说了些从皇后那里听到的消息,她才知晓傅太医在药渣中找到了一味奇特的药。

    此药对寻常女子来说是养身子的药,可对于落胎不久的女子而言,长期服用,便会像慢性毒药一样慢慢侵蚀身体,最后掏空了女子的身子,直到药石罔效。

    大皇妃的身体几乎已接近油尽灯枯,便是好生休养,也没有多少个年头了,但若是不停药,也不调理,估摸今年都挺不过去了。

    而皇后开始彻查刘太医,谁知刘太医在牢中自尽了,在自尽前指控陈侧妃。

    而德妃也如那一辈子那般被禁足,后被降为德嫔。

    而李嵇先有算计忠毅侯府的事在,再有这后宅管教不严,妾室谋害正室一事。哪怕这两年他已经不再宠着侧妃,但也惹了圣怒,随便封了个静王,封地岭南。

    过程不一样,却也是一样的结局。

    大皇子与大皇妃的事情,在苏蕴这里,已算是了了。

    十月底,苏蕴随着顾时行一同回了苏府。

    苏府给母亲做了个践行小宴,以此来告诉旁人那小刘氏并非是弃妇,而是风光被放出苏家的妾室,从此从妾籍转为良籍。

    小宴尚未开始,苏蕴回了小院,给母亲换上新做的衣裳,还给她疏了一个发髻。

    小刘氏的气色虽好,但眼神却有些茫然,似乎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识身后给自己梳发髻的年轻女子是谁。

    苏蕴与母亲说出自己当年被冤枉的事情已然被调查得水落石出了,她也恢复了清白的名声。

    “娘亲,女儿并没有用那些手段嫁入侯府,如今公爹与婆母,夫君,还有嫡母父亲都已经知道此事的真相,都还了女儿一个公道。”

    小刘氏眨了眨眼,好似听懂了,又好似没有听懂。

    这时初意来敲门,站在门口,道:“娘子,主母与刘小娘已到院子外了。”

    苏蕴把母亲扶起,小刘氏呐呐的问:“我们要去何处?”

    苏蕴温柔地道:“去小厅,有女儿陪在娘亲的身边,娘亲莫怕。”

    小刘氏望了眼觉得陌生的女子。虽然陌生,可却是由心的信任。

    去到小厅,刚要跨入门槛时,小刘氏看到了刘小娘和柳大娘子,面色一变,立马躲到了苏蕴身后,身子瑟瑟发抖。

    柳大娘子望着那小刘氏如此,心底多了几分心虚与愧疚。

    苏蕴叫母亲如此,也是心下一酸,但为了让母亲走出多年的阴影,便耐着性子与母亲道:“小娘,不会有人骂你的。若是有人骂你,女儿给你骂回去,女儿护着你,没人能欺负得了你。”

    小刘氏还是有些怯怯的,探出脑袋望厅中望了一眼。

    刘小娘一脸的菜色,而柳大娘子却是对她笑了笑,算是露出善意。

    到底是心有所亏欠。再者六丫头在当年之事已经被正名了,所以整个侯府都觉得亏欠于她,她算是侯府的心头肉了。

    不为亏欠,也为这两家的关系,柳大娘子自然得放下了身段,来盯着刘小娘与刘二小娘道歉。

    刘小娘先前因苏媛教唆苏语嫣推苏蕴落水一事,在苏府已是抬不起头来了,平日都小心翼翼过日子,尽量讨好丈夫。

    可前些天,她忽然被喊到了主院,厅中只有主母和丈夫,而桌上还放着二十年前她藏起来的信。

    望到被偷走的信件,那一刻她脸都白了。

    丈夫什么都没有说,只冷着脸让她去给小刘氏道歉,当着主母与蕴丫头的面道歉。

    若是安分守己,苏府尚留她一瓦遮风挡雨之地。若是不肯,便直接发卖了。

    前者尚有活路,后者只有死路一条,这哪里还有她选择的余地?

    她也就只能选择前者了。

    小刘氏犹豫了许久,小声问女儿:“真的不会有人欺负我?”

    苏蕴心中苦涩,但面上还是温柔的点了点头:“不会有人欺负小娘的,小娘陪我一起进去,好不好?”

    闻言,小刘氏犹豫了许久,才拉着女儿的袖子,点了点头。

    苏蕴笑了笑,然后挽上小娘的手腕,一同进了小厅之中。

    入了小厅中,苏蕴让母亲坐下,然后看了眼初意。

    初意会意,端了一杯茶水上来。

    茶水端到了刘小娘身旁。

    刘小娘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她妾室的身份压小刘氏一头便罢了,可小刘氏还是自己的亲妹妹,她竟要向自己的亲妹妹下跪,这一跪,脸也要不得了。

    但若不跪,只怕女儿与儿子往后的日子会难过……

    想到这,刘小娘端起茶水,在自己亲妹妹的面前跪了下来。

    小刘氏被她忽然跪下的举动吓了一跳,双目睁得滚圆。

    刘小娘深呼吸了一口气,僵着脸色开了口:“二十年前,你名声被累,被迫入府做妾都是我所害,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喝下这杯赔礼茶,原谅我。”

    小刘氏听到这话,神色忽然怔怔的,不知怎的,眼眶逐渐蓄满了眼泪,泪水从脸颊滑落。

    苏蕴呼了一口气,对母亲道:“这杯茶,小娘可以不喝,也可以不原谅。”

    刘小娘闻言,脸色更加的黑了。

    小刘氏久久不说话,浑浊的双目逐渐清明。

    她梗着脖子,深呼吸了一口气,双目彻底清明后,声音哽咽:“我不原谅。”

    母亲在这时候清醒的听着刘小娘认错,最好不过。那往后压在她身上的压力也会逐渐减轻,病情也会慢慢的好转。

    刘小娘紧紧的咬着牙根,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谁能想到小刘氏的女儿竟会做上了侯府的娘子?谁能想到二十年前的旧账还会被翻出来?

    一步错,步步错。

    柳大娘子冷眼暼了眼面色难看至极的刘小娘,收回目光,与苏蕴道:“前边已摆好了宴席,该是时候上桌了。”

    苏蕴扶着母亲起来,随着嫡母一同出了厅子,徒留依旧跪在地上的刘小娘。

    出了院子,在巷中,柳大娘子也走在小刘氏身侧,轻叹了一口气:“我怨了你四年,一直以为是你唆使六丫头做那等事,败坏了苏府名声,也抢了嫣儿的婚事,所以才会犯糊涂,可如今真相大白,确是我错了。”

    小刘氏记得方才在房中时女儿对自己说的话,望了眼身旁的女儿,潸然泪下。

    ——她的女儿,受苦了。

    许是心有灵犀,苏蕴朝着小娘温柔笑了笑:“小娘,我过得并不苦,我有一个敬我,爱我的夫婿,公爹婆母皆是讲道理的人,所以在侯府,我过得很好。”

    小刘氏擦去眼泪,脚步一顿,朝着柳大娘子一欠身:“多谢主母。”

    柳大娘子忙道:“莫要言谢,我不过是在补偿你,补偿六丫头罢了。你此行从苏府离开,府中会给你一间铺子与一个庄子,还有五百两的白银,往后若是有难处,苏府也不会坐视不管。”

    小刘氏还是多道了一声:“多谢。”

    她的身心,从未像现在这般轻松过。

    小宴过后,苏蕴与顾时行把母亲接回了侯府。

    毕竟身份多少有些不合适,所以倒不是常住,只是住个小半年,在这时间内好好养病。

    之后再在离侯府相近的地段另僻一个小院子给小刘氏居住,苏蕴也好时常过去探望。

    把母亲接到侯府没两日,苏蕴听说刘小娘病了,病来得急也来得猛,她直接倒下卧床了。

    向自己亲妹妹下跪认错,如此屈辱,再有在府中也彻底的抬不起头来了,怎能不病?

    若是不病,心智何其的强大?

    刘小娘自食恶果,苏蕴也没有再在意。

    她每日都会去陪一陪母亲,而母亲的病情也有所好转。渐渐地,一日里头清醒的时辰比糊涂的时辰多了,气色也好了许多。

    晚间,小夫妻俩躺在了床上,相互依偎。

    顾时行的记忆逐渐回来了,可却像是蒙着一层迷雾一样,有些记得清楚,有些却很是模糊,无论怎么样都不能记全。

    但与苏蕴来说,他记得或是不记得,却也不强求,所有的记忆总归有一日能慢慢寻回来的。

    床榻之上,他问:“这一辈子,你可还有遗憾?”

    苏蕴躺在他的臂弯中,闭着双眸,小幅度的摇了摇头:“无论是我的名声,还是娘亲的清白,一切的遗憾都补足了。”

    他沉思了片刻,继而问:“另一辈子呢?可有什么遗憾或是放不下的牵挂?”

    苏蕴沉默了两息,再次微微摇头:“那一辈子我度过了美好的两年,也没有什么可遗憾可牵挂的了。”

    他眸色微微一敛,多了几分无奈,问:“是吗?”

    苏蕴轻“嗯”了一声。

    夫妻二人相拥,没有再说话。

    过了片刻后,苏蕴转了身,面朝床里侧,缓缓睁开了双眸,掌心不由自主的覆在了小腹上。

    遗憾与牵挂吗?

    或许是有的,只是这份遗憾与牵挂便由她来埋藏起来就好,他不需要也与她一同自责。

    可这个时候,顾时行却也转身熨贴到了她的背后,手臂从她腰上伸过,宽厚的手掌覆住了她的手背。

    他在她耳边低低地道:“我知道。”

    苏蕴一息愣怔:“你……知道?”

    “嗯,我知道,从你从梦中惊醒后说的那些话,我便猜到了。”

    苏蕴沉默了几息,才轻颤着声音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

    顾时行在她颈窝处轻蹭了蹭,道了声:“没关系。”顿了一下,又道:“与我说说看,几个月了。”

    苏蕴呼了一口气后,缓缓开口道:“算上这段时日,有两个多月了,我回到金都后才知晓的,应是在陵川白日的那一回有的。”

    顾时行闻言,心底也生出了一种浅浅淡淡的失落,但却也没有显示出来,只道:“将来,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苏蕴微微点头。

    顾时行把她拥紧了些,低缓地把自己心头话说了出来,“无论是哪一辈子,哪一个轮回,我会一直伴随在你身侧。”

    苏蕴转回了身,从正面拥住了他,轻轻一笑:“我也是,无论哪一辈子,哪一个轮回,都不离不弃。”

    夜色渐深,月色清幽,微微敞开的月光洒进了屋中,静谧中又好似有一层薄雾笼罩着整间屋子。

    床上的夫妻相拥而眠,周遭的迷雾渐渐地加重。慢慢地,周围白茫茫了一片。

    白茫茫的一片中,好似只剩下夫妻两人。

    当天亮第一缕阳光透过纱窗照耀进屋中之时,未把帐幔放下的大床,光亮略为刺眼。

    苏蕴的睫羽轻轻一颤,被这光亮刺得睁开了眼缝。

    轻抬起手,用手背挡住了亮光。

    正欲抬起另一只手的时候,却发现握着身侧之人的手,同时又好像是被佛串缠住了一般。

    刚睡醒,有一瞬的迷茫,松开手,想要把手从佛串伸出来之际,“啪嗒”的一声,佛串好似断了。

    缓了两息,苏蕴才回过神来,微微抬起上身,往下方看了眼。

    只见她与顾时行的手,被已经断了的佛串松松垮垮的缠在一起。

    苏蕴眉头一颦,心头不知怎的,有些忐忑。

    她僵着身子缓缓坐起,深吸了几息才转头望向里侧躺着的人。

    面容虽依旧俊美,可却是苍白且消瘦。

    那一瞬间瞳孔一缩,一双眼眸缓缓睁大。

    难道……那些都是在做梦,而她从未回到上辈子?

    苏蕴的双唇在微微颤抖着,便是朝着他那肩膀上伸去的手也在微微发颤。

    手在落下的那一瞬,他那紧闭着的双目,眼皮子底下的眼珠子微微滚动。

    苏蕴见此,黯淡的眼神逐渐恢复了光彩,满怀期待的望着他的那一双眼眸。

    不过是片刻,却好像是等了许久许久,他的眼睫在颤了颤后,眼帘缓缓掀开。

    顾时行半睁开双目,在望到妻子脸上有惊有喜的表情之际,正要开口,却发现喉咙却干哑得厉害,浑身更是没有什么力气。

    片刻后,他明白了。

    ——他们又回来了。

    ——来来回回,一波三折。

    他虚弱的朝着苏蕴笑了笑,嗓音沙哑地道:“我醒了。”

    苏蕴瞬间破防,喜极而泣的扑到了他的身上,又哭又笑。

    或许他们曾经短暂的回了上辈子,又回来了。又或许回到上辈子本就是南柯一梦。

    可无论哪一辈子,都有他们的亲人,他们的亲人也都过得极好。

    无论哪一辈子,都只是他们彼此,也足矣。

    苏蕴握紧了他的手,十指紧扣,脸上虽还有泪水,但却洋溢着笑意。

    她从他的胸膛中微微挺起身子,与他四目相对,彼此的眼里都噙着淡淡的笑意。

    天明了,梦也醒了,日子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