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正文完 她照亮他世界全部的暗色

小说:诱引 作者:慕义

    有了初步的创业想法后, 五人对智慧医疗领域进行更加深入的了解,团队有他们肯定不够,几人也开始寻找愿意加入他们的伙伴。

    裴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室友和几个曾经一起参加各类竞赛的朋友, 几人听完他的规划表示很感兴趣,除此之外,宣夏和梁桐洲也叫了几个朋友,最后一共有十人加入他们。

    一次开会, 裴忱召聚大家聊了聊关于医疗信息化这个领域的发展前景,他们得确定下具体要哪个方向。

    宣夏道:“查了相关资料,医疗信息化这块现在可发展的空间比较小,目前也就移动医疗app还挺热门的。”

    有人道:“可现在医疗app的市场经趋于饱和了,有很多app经在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了, 们要还这条路,恐怕研究不什么花样。”

    “啊,查了下, 近些年上线了很多移动医疗app,但市场的需求增长缓慢, 因为相似产品太多了,而且这一块的经济效益并不乐观,回报太慢, 这个领域们以后能做,但创业初期可能不太适合。”

    “那医疗信息化其他领域呢?”

    “还有医疗信息系统, 不过这一块也挺完善的, 咱们没什么站稳脚跟的空间……”

    大家讨论着, 最后向裴忱——

    “裴忱,亲爱的裴总,您为们的老大, 您怎么想的?”

    大家听宣夏的打趣纷纷笑了,也起哄:“裴总,们想听听您的见啊。”

    “裴总,们都听你的啊,这事得你拍板。”

    “裴总裴总……”

    大家一口一个“裴总”,把男生逗得无奈一笑,他头疼地按了按眉心,默了半晌,开口:

    “你们说的问题和栀意这段时间也在考,但要换哪一块领域还没想好,你们也可以说说自己的想法,大家探讨一下。”

    有人提自己的想法,但或多或少有着不合适的地方,聊了一个小时,也没确定下。

    最后裴忱说他会继续回去考虑,大家也回去再研究研究。

    散会后,学校的多功能会议厅里剩下两人,梁栀意转眼向裴忱,含笑打趣:“裴忱,你知不知道你专注考的时候特性感?”

    裴忱闻声回过神,微愣着对上她目光,少女笑意更深,感叹一声:“不愧家的男朋友,这么帅就罢了,还这么聪明。”

    男生知道她在哄他开心,眼底泛起柔意,握住她的手。

    梁栀意温柔安抚道:“裴忱,万事开头难,不必着急,你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相信你一定会有个很好的想法的。”

    裴忱着她坚定的眼神,“就这么相信么?”

    一直以,就如前的篮球校际赛,他都没自信的时候,她却对他充满了信心。

    梁栀意莞尔,“你男朋友耶,当相信你了,而且你在心里一直都最棒的。”

    她说完,轻哼一声,“知道了,你又想让夸你。”

    男生勾了勾唇,少女靠在他肩头,软声撒娇:“裴裴,饿啦。”

    哪有让小女朋友陪他挨饿的道理。

    他揉揉她的头,“,们去吃饭。”

    ……

    十分钟后,两人教学楼,外头天色渐暗,暮色四合,夕阳在晚霞中褪去余光。

    梁栀意说突想吃火锅,裴忱依着她,两人了学校。

    一路上,少女和他叽叽喳喳说着话,脸上挂着温软的笑,裴忱着她,心头的沉闷渐渐散去。

    要有她在身边,他的心情总会不自觉地好起。

    了火锅店,两人在一排坐下,梁栀意接知眠的电话,便把点单任务交给裴忱。

    梁栀意和知眠聊着,关心对方几句,末了知眠得知她准备吃饭,就说晚点再聊。

    挂了电话,裴忱点好单了,随口问她:“知眠最近还好么?”

    “她在忙漫画的事,听过去心情还好,不过她前段时间刚和段灼分手,怎么可能那么快失恋的阴影,唉,估计也强迫自己吧。”

    知眠和段灼在一起三年多,刚开始两人很甜,但随着段灼事业上升愈加忙碌,两人之间现了越越多的问题。

    梁栀意着知眠患得患失,也着她最后忍心斩断这段感情,实在让人心疼。

    梁栀意想什么,转眼向裴忱,咕哝:“裴忱,你将事业发达了,会不会就不要了?很多闻说,女生陪男生打拼,男生功成名就后就抛弃了曾经的女朋友了……”

    裴忱闻言,无奈一笑,把她拉进怀中,低声问:“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这猜测……”

    他截断她的话,目光灼灼:“栀栀,曾经差点错过你就够让害怕了,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性。”

    她心尖发甜,“知道,逗你呢。”

    她可要一直和裴忱在一起。

    火锅食材端上,梁栀意发现他点的都她爱吃的,裴忱给她涮着菜,她滋滋地享受着。

    过了会儿,一个机器人移动他们桌子旁,服务员把上头放着的菜品端桌上,机器人又智能地移动去了下一桌,遇人还会让路。

    梁栀意不禁感慨:“现在餐厅服务越越智能了,记得小时候有次去吃饭,当时饭店的服务员端着菜不小心滑倒了,被老板当众劈头盖脸痛骂一顿,特惨,现在有了机器人,节省了不少人力,也不容易事情。”

    裴忱闻言,着机器人,脑中忽而灵光一闪,一个路蹦了,向梁栀意:

    “栀意,突想,们也可以设计研发医疗方的机器人。”

    “啊?”

    梁栀意怔住,“比如呢?”

    裴忱沉几秒,开口:

    “比如——康复机器人。”

    其实康复机器人并不什么产品,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现了,要用机器人帮助残疾群体进行康复,国、英国和加拿大在这方处于领先地位,中国起步晚,相对落后。

    如今人工智能如此发达,机器人就人工智能发展一个很好的体现,在康复机器人这一块,中国的大部分市场都被国外产品占据,中国自研发的前景很大。

    裴忱刚刚那个端菜机器人,又想这几年裴永厦的康复过程,突有了个灵感,他们可以康复机器人研发这条路。

    吃完火锅,两人店里,梁栀意听着他的想法,表示认可地点点头:“康复机器人可以节约人力,帮助那些残疾人士更加健康效地康复,如果将能在二级医院甚至社区医院普及,绝对可以帮助许多患者。”

    “你觉得这个意可以吗?”

    “很不错!等会儿回去们就把想法和他们说说,听听他们的意见。”

    少女转眼向他,喜笑颜开:“家裴裴果聪明,就说你能想的。”

    裴忱勾唇,将她拉进怀中,敛眸她:

    “也有你的功劳。”

    她星眸弯起,“那有没有什么奖励呀?”

    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问:“今晚去公寓,给你奖励,要不要?”

    她耳朵一热,一下懂得他的目的。

    哼,流氓!

    两人把研发康复机器人的想法告诉团队其他人后,大家详细了解后认为有发展的空间,都表示赞同。

    研发这类机器人光会计算机知识不够,也得需要康复医学、机械学、生物力学等知识,在裴忱邀请下,几个相关专业的研究生学霸也愿意加入团队,一同创业。

    一个月后,工室正式成立。

    工室名叫承知科创,裴忱为项目领头羊占股份最多,也工室的最大老板,梁栀意股份占比稍少一些,剩下的股份由宣夏等三人平分,其他人虽未分股份,但拿了期权。

    工室成立后,他们拿着创业资金先在校外租了地方为办公和研发地点,梁栀意要负责管理,裴忱、宣夏等人负责研发,梁桐洲和季菲儿负责资金管理和推广这一块。

    周六早上一次开会时,裴忱讲了讲他们研究的要对象:“们打算研发一款下肢康复外骨骼机器人,要针对多发性脑损伤、脊髓损伤、多发性硬化症等患者进行步态训练……”

    裴忱讲着想法,梁栀意目光落在他身上,男生坐在会议桌首位,一身白衬衫黑裤子,笔挺的鼻梁上搭着细边眼镜,眼眸深邃如深洋,窗外的夕阳透进照亮他半边清隽淡的侧脸,气质清疏寡冷,带着股与生俱的上位者气场。

    都说男生在专注做某件事的时候格外有魅力。

    她也不禁被他这样的魅力所吸引。

    “康复机器人技术的核心难点就人机实时交互控制,一般直接控制活间接控制,直接控制就直接获取人体生物信号,比如肌电信号、脑电信号。”

    裴忱说着,转眸就对上梁栀意向他的目光,少女杏眼弯弯,带着崇拜的眼里亮晶晶的。

    注意他的目光,她还调皮地眨了眨眼眸。

    他语气微顿,眼底滑过瞬无奈的宠溺,继续认真讲着:“间接就外骨骼关节获取数据,因为机器人直接获得患者的信号容易受干扰……”

    两个小时后,会议结束,会议室,大家去忙各自的工。

    梁栀意正打算溜,裴忱掀起眼皮向她,当着众人的淡淡开口:“你跟一趟办公室。”

    裴忱转身离开,周围人向梁栀意,笑得贼眉鼠眼,少女猜了什么,脸一热,好老老实实跟上去。

    进办公室,裴忱站在办公桌旁,正翻上头的资料,她过去,含笑问:“老板,找有事吗?”

    裴忱放下资料,抬手将她拉前,困在他和办公桌之间,黑眸灼热,低沉问她:“开会开小差?”

    她压下唇角,摸了摸鼻子:“哪有……”

    他微俯下身她,眼底情绪翻滚,嗓音低缓:“你那样,会容易分心。”

    她心尖一颤,红唇就落下一吻。

    男生的气息瞬时缠绕鼻息,清冽而暧昧。

    几秒后,他的吻慢慢抽离,很低的嗓音窸窣落在她耳边:“就比如,会让分心想亲你。”

    少女心怦怦跳动了下,旋即弯起眉眼,眼波勾人,轻声道:“好吧,绝对不勾引老板了。”

    嘴上说着不勾引,可心却调皮得很。

    他眼底微暗。

    想着以后该怎么收拾她。

    最后少女逗够他了,不想打扰他,“你去忙吧,也要去工啦。”

    “嗯。”

    她往门口了几步,又折返回,垫脚在他脸上啄了下,梨涡点起:“给你个亲亲。”

    随后她步伐轻快地离开,马尾一甩一甩,和中时一样,明艳又可爱。

    裴忱倚着办公桌,垂下眼,末了眼底浮现温柔的笑意。

    康复机器人刚开始投入研发需要人力物力,更需要财力,工室发展初期,资金有限,举步维艰。

    梁天明得知几个孩子在创业,了解一番后,就提要给他们投资。

    刚开始,裴忱和梁栀意得知此事,不好意让梁天明资,而梁天明却道:“投的项目,不人,而且的钱可不白投的,将你们工室做大,也会中得经济回报,你们就把当做个投资者,该分的股份不能少,钱,你们力,这合共赢。”

    梁天明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和他们合,那他们自也没有推脱的道理,不过梁栀意也知道父亲说归这么说,其实心底还于关心,想帮帮他们。

    有了资金注入后,研发也迈入正轨。

    大三下,因为他们都在读书,要顾及学业和创业,格外忙碌,核心团队的几人飞往国内外各地参加许多关于康复机器人的讲座和论坛,了解国内外康复机器人的先进和弊端,吸收他们的经验,融入自己的研发中。

    暑假时,大家都没回老家,继续留在j市,一开始工室赚不什么钱,为了省吃俭用,他们每天吃着快餐盒饭,在工室打地铺,咬牙坚持着。

    这个时候,大家才体会创业的辛苦。

    创业哪有那么努力,这当中一次次碰壁的苦和累,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有一次,裴忱他们研发遇难题,几天几夜工没合眼,裴忱还为此生了病,梁栀意心疼得眼眶发酸:“裴忱,你干嘛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你真的不用这么辛苦……”

    男生搂着她,嗓音低哑:

    “因为想娶你。”

    他想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他想早点娶她,给她很好的生活,让所有人都知道,当初她坚定地选择他,没有错的。

    少女眼睛湿润模糊:“裴忱你就个笨蛋,你知不知道,要你,就愿意嫁的……”

    这些东西,在她心里都不及他一个重要。

    “裴忱,们一定能熬过去的,相信们一定会成功的。”

    她相信,上天不会辜负每一个努力奔跑的人。

    就这样,大家在艰苦中仍不放弃,倾尽全力投入这份事业。

    而果如梁栀意所说,大家所付的,终于得了回报。

    历时三个月,他们自研发的一款下肢外骨骼机器人终于初具雏形,在柔性关节技术和意图识技术等方都有了创突破。

    这个项目引起了外界的注意,几家风投公司和医疗基金了他们的潜力,愿意投入资金,也有越越多的精尖人才加入工室,他们的事业朝好的方不断发展。

    大四的时候,学校基本没有什么事,裴忱他们提前完成了毕业论文和设计,把更多时间花在完善技术方。

    学校有几个老师得知他们在创业,也都表示鼓励,甚至提供了些技术指导和研发路。

    裴忱感恩,这一路上,他们得了太多的支持和帮助。

    时光匆忙而过。

    二年六月,工室经成立了一年多,他们自研发的善智系列一代下肢康复外骨骼机器人正式设计完成。

    那天下午,裴忱接完电话办公室,全部员工围了上去:“什么情况!们通过了吗!”

    裴忱向大家期待兴奋的目光,几秒后勾唇一笑,开口:“恭喜大家,们的善智一代获得国ii类医疗器械注册证,同时也获得了国fda认证,们的机器人可以正式投入生产。”

    空气中安静了一秒,旋即爆发开欢呼声和掌声:

    “们做了!!”

    “啊啊啊啊!!不愧熬秃了头!”

    “卧槽老天爷,总算给熬过了!!”

    康复机器人的成功研发汇聚着大家日日夜夜的心血和汗水,所有人的努力和坚持换了承知科创今天。

    大家激动地拥抱落泪,裴忱向身旁的梁栀意,少女莞尔一笑,就被他揽进怀中。

    她回抱住他,破涕而笑:“裴忱,就说了,你们能做得。”

    裴忱阖上眼眸:“栀栀,谢谢你。”

    每一次在他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一直坚持陪在他身边,成为他的力量。

    事业上的好消息传,与此同时,他们也要迎大学四年时光落幕的日子。

    几天后,c大举办了隆重的毕业典礼,梁栀意和裴忱都获得了校优秀毕业生的的称号。

    典礼结束后,梁栀意和室友们拍毕业照,三人都很羡慕她一毕业就当了老板,“富婆求包养!”

    少女笑:“非常欢迎你们工室工。”

    “哈哈哈好,等们以后困难了就去投奔你……”

    大家聊着天,一起拍照留念,想将要各奔东西,都十分不舍。

    最后拍完照,梁栀意给裴忱发了条信息,得知他们系刚刚也拍完毕业照,就过去找他。

    梁栀意站在一个路口的香樟树下,独自等了会儿,就听远处传一个男声:“栀栀——”

    她转过头,就裴忱朝她,一身学士服,眉眼清隽温柔,带着满满的少年感。

    她扬起唇畔跑过去,他前跳了起,就被他稳稳一把抱起。

    她搂住他脖子,笑得眉眼弯弯:“裴同学,毕业快乐。”

    裴忱唇角浮笑:“毕业快乐。”

    午后阳光澄黄一片,四周蝉鸣声不绝。

    两人在香樟树下接吻。

    末了两人手牵着手,在光影斑驳的青葱校园路上,周围静谧安。

    “没想四年的时光过得这么快,一转眼都要毕业了,有的时候都感觉中还在昨天。”梁栀意感叹。

    裴忱含笑向她,“还觉得自己像个中生?”

    她轻哼一声,“确实,本过去也很年轻好不好。”

    裴忱摸摸她的头,勾唇:“嗯,像个小孩子。”

    她气鼓鼓轻捶他一下,“对了,霖城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

    “经找了几间写字楼,宣夏他们先回去了几个办厂的地方,等们过几天回去再定。”

    他们打算把工室移回霖城,一方,裴忱考虑在j市的生活和生产成本偏,霖城会更合适,另一方,霖城毕竟他们小长大的地方,他想回家乡,帮助当地的医疗行业发展。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他想陪在逐渐年迈的裴永厦身边,好好孝敬他。

    梁栀意等另外三个合伙人也同意裴忱的想法,打算带着团队成员们一起回霖城发展。

    梁栀意莞尔,“回霖城,们又要开启的生活了呢。”

    裴忱牢牢牵住她的手,“期待么?”

    梁栀意想起四年前,他们坐飞机c大上学时,她了问他同样的问题。

    她朝他弯唇一笑,眸里染上细碎光芒:

    “特期待呀,因为你在。”

    毕业典礼后,他们把工室的一些东西和较重的行李提前打包先寄回霖城。

    一周后,两人办完全部手续,乘坐飞往霖城的飞机。

    机场时,正值傍晚,梁栀意打算跟着裴忱回家和裴永厦一起吃顿饭,这段时间工室比较忙,裴忱没能和裴永厦时常联系。

    两人打车了小区门口,牵着手往里,快家楼下时,梁栀意什么:

    “裴忱,那不裴叔叔吗?”

    裴忱顺着她指的方向过去,不远处,裴永厦拄着拐杖,在身旁巩琴心的搀扶下,慢慢着。

    裴永厦经过这几年的康复,现在可以做在人的搀扶下,拄拐路。

    他佝偻驼背地着,将身体大部分重心都靠在巩琴心身上,女人头发微微花白,稳稳地搀扶着他,稍显吃力,而脸上仍带着笑,和他聊着天:

    “今晚家里炖了莲藕猪肚汤,你最近不老念叨着想吃,今早刚好去市场买鲜的……”

    夕阳西下,一大片金光洒在两人身上。

    平添着几分岁月的温馨和好。

    裴忱着这幕,眼底情绪翻滚。

    半晌,裴忱开口叫了声“爸”,裴永厦听裴忱的声音,惊喜地回头,他:

    “诶,裴忱,你回了……”

    裴忱和梁栀意上前,裴永厦他们,脸上满了笑容,“你们不说明天回的吗?”

    “今天忙完,就改签了机票。”

    裴永厦很兴,一旁的巩琴心着儿子的脸庞,经有很久没见他,心底也压抑着开心。

    裴忱搀扶裴永厦上楼回家中,也准备吃晚饭了,巩琴心拿起沙发上的包,对裴忱和梁栀意笑笑,小心翼翼道:

    “裴忱,栀意,家里的饭菜都准备好了,怕你们不够吃,又下了点饺子,你们吃吧,就先回去了。”

    这四年,巩琴心一直信守和裴忱之间的约定,要他回,她就离开家里。

    裴忱闻言,眼底一颤,她家门,没有声。

    晚上吃完饭,裴忱和梁栀意在厨房洗碗,梁栀意柔声问:“裴忱,你不还不愿意原谅阿姨?”

    裴忱喉结滚动,垂下眼。

    少女轻声道:“其实这几年,她对裴叔叔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应该真的想要弥补当年对叔叔和你的亏欠。”

    裴忱抿了抿唇,淡声开口:

    “知道。”

    巩琴心对裴永厦的好,他都在眼里,他自己亲身体会过要照顾一个瘫痪病人需要多少的耐心和毅力,说不感动不可能的。

    “但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原谅她。”

    男生声音很低。

    心里那道坎,他始终无法迈过去,他不知道自己否要原谅巩琴心,原谅她曾经对他们父子的伤害。

    梁栀意闻言,叹了声气,心也揪着。

    梁栀意在家里坐了会儿,陪裴永厦聊聊天,时间差不多后,裴忱便送她回家。

    半个小时后,裴忱回家,搀扶着裴永厦去休息,裴忱见裴永厦几度欲言又止,猜了什么,末了动开口:“爸,你和……她之间,你现在怎么想的。”

    裴永厦愣了下,知道他提的人谁,沉默半晌,低声道:“前段时间你妈提了和复婚的想法,其实这几年下,她照顾很辛苦,你不在的时候,她陪在身边,也就没那么孤独了。”

    “爸,当初那些事你都不介意了吗?”

    裴永厦低低叹了口气,“那些事都经过去了,不想放在心上了,得你妈妈也很想有个家,而且她之所以做这么多,其实也为了你,她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

    裴永厦道:“现在们老了,不像你们年轻人谈恋爱要互相喜欢,就想有个伴,能陪着。”

    当初那些情爱纠葛,无论背叛还抛弃,都经随时间过去了,巩琴心终归得了报应,也在尽力弥补。

    裴忱沉默着,没有给回应。

    裴永厦躺床上休息后,裴忱回自己房间,手机进一条信息:

    裴裴,爸妈让你周末家里吃饭哦。】

    每年他们放寒暑假回,梁氏夫妇都会邀请裴忱家里吃饭,让他心里特温暖。

    裴忱唇角微微勾起,回道:好。】

    两天后的周六早上,上午十点多,买了点水果和补品的裴忱坐地铁了墅区门口。

    梁栀意接他,了家里,仲心柔裴忱,笑着关心几句,问问他们工室的发展情况。

    过了会儿,梁天明下楼,也和裴忱聊着天,气氛和睦得宛若一家人一样。

    中午吃完饭,梁天明邀请裴忱单独去书房聊聊天。

    书房里,梁天明把泡好的茶放裴忱前,淡笑道:“小裴,你和栀意在一起好几年了,也经把你当成自家孩子了,有些话就不跟你拐弯抹角,直说了。”

    “叔叔您说。”

    “其实也知道了你和你母亲的事,前几天栀意回家有和讲过,之前也听你阿姨说过,知道你母亲当初离开了你们父子俩,你心里对她一直有怨恨。”

    裴忱喉间干涩,点点头。

    “小裴,叔叔知道你个很懂事的孩子,这么多年你坚持留在你父亲身边,你吃的苦们无法体会,但还希望你可以放下过去。”

    “你母亲照顾你父亲估计也吃了挺多苦,你父亲现在也需要个老伴,有些陪伴做子女做不的,以后你和栀意要组建了的家庭,你们也要忙事业,你能一直陪在他身边吗?”

    裴忱闻言,忽而默。

    就算他现在回霖城,他要工,也不能像曾经那样每天都有时间照顾裴永厦。

    梁天明感叹道:“小裴,虽你母亲所做的仍旧无法弥补那十年对你的伤害,但希望你可以尝试把那些恨放下,说白了,不为人,就单单为了让自己的心得解脱。”

    梁天明向裴忱,语重心长道:

    “饶恕人,其实也放过自己。”

    裴忱闻言,眼底如墨泼过,陷入了沉。

    梁天明笑着拍拍他肩膀:“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你和他们家里,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裴忱闻言,礼貌应下。

    聊完天,书房,梁栀意站在外头。

    少女拉住他的手,温柔安抚:“裴忱,你还好吧?”

    “没什么事。”

    “爸和你说了你和阿姨之间的事吗?”

    “嗯,他让回去好好想想。”

    少女抱住他,脸埋在他胸膛:“裴忱,不管你最后做什么决定,都希望你快乐。”

    她希望,他能真正的快乐。

    裴忱闻言,心间柔软塌陷,将她拥在怀中。

    ……

    在梁家待了一天,晚上,裴忱离开,梁栀意送他去。

    在墅区里,少女想起前,笑:“裴忱,你还记不记得们正式在一起那天?”

    裴忱垂眼一笑,“嗯,一次你家吃饭,那晚回去的路上,也像现在这样。”

    她哼哼一声,“某些人吃醋得着急就亲了,占便宜。”

    他将她拉进怀中,俯身她,嗓音低沉撩人:“那现在不名正言顺?”

    她心口微乱,“现在当了……”

    她话音落下,唇瓣就被封住。

    裴忱扣住她的后脑勺,与之气息缠绵,她心口泛起阵酥麻,待一吻结束,他勾了勾唇角,着她:“嗯,现在就行。”

    她色微红。

    这人怎么动不动撩她呢……

    两人着,少女和他闹腾撒娇,过了会儿裴忱手机响起,巩琴心的电话,他怔了下,接起,那头传女人拘谨的声音:

    “裴忱,你什么时候回家?”

    “什么事?”

    “没什么事,”巩琴心笑笑,“你爸让给你打个电话,问你今晚回的时候方不方便带瓶沐浴露和洗发水回,你要不方便,现在去买。”

    “没事,带回去吧。”

    “行……”

    巩琴心见裴忱没说话,笑笑道:“那没什么事,就先挂了。”

    裴忱听那头要挂断,忽而道:

    “等一下。”

    “嗯?”

    裴忱脑中盘旋着许多情绪,抿抿唇,最后开口,语气有点不自:“栀意的父母邀请们一家人去他们家里吃饭,你……你什么时候有空?”

    巩琴心猛地怔住。

    她听裴忱说,们一家人。

    她脑中空白几秒,眼眶骤被冲击得眼眶发酸,她向裴永厦,声音压抑着欢喜,有些发颤:“、都有时间……”

    说完,裴忱挂了电话,转眼就少女正向他,满眼带着欢喜的笑意。

    “裴忱,你这打算放下了吗?”

    男生敛眸,温声道:“就像梁叔叔所说,饶恕他人,也放过自己,想自己尝试放下那些事。”

    少女笑。

    “而且,你不希望快乐么?”

    男生抬手拥抱住她,声线温柔:“与其说被她打动,不如说你慢慢治愈了心里的伤口。”

    她的现照亮了他世界所有的暗色,她的爱和陪伴,让他有能力放下那些晦暗的过往。

    少女弯唇,靠在他身上。

    “裴忱,很兴,能治愈你。”

    末了,他牵起她的手。

    “裴忱,你说爸为啥要叫们两家人一起吃饭?”

    “大概讨论以后的婚事。”

    “讨厌,还没说要嫁给你呢。”

    “之前自己说的,忘记了?”

    “哼,那可不算……”

    阑珊路灯下,暖橙路灯一节节向前延伸,两人牵着手,说笑地慢慢往前去。

    初夏夜,晚风徐徐吹过耳侧。

    夜色无边温柔。

    ——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