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花开花落,风起云涌(6)

小说:九方韶云和她的工具人大师兄 作者:我是李木米

    “若你信得过吾,吾可以帮她看一看。”

    九方韶云对殷玄云说完,上前一步,却被锥子脸阿秋展开双臂挡住。

    “不用你假好心。”

    英虎正欲亮出九方韶云仙医阁仙医的身份,殷玄云先一步开口,喝令锥子脸阿秋让开。

    听到大师兄殷玄云发话,锥子脸阿秋立刻转身叉腰:“大师兄,这女人不怀好意,不能相信,小心她害了灵儿师妹的性命。”

    “行走江湖,确实不得不防!”

    白青悠悠出声,似笑非笑的盯着九方韶云,像是山上的狸猫在盯着老虎啃食猎物,期待能够分得几块儿骨头,眼神令人毛骨悚然。

    无视锥子脸阿秋与白青,殷玄云十分有礼数的请九方韶云替其妹妹诊治一下。

    “吾老大可是出了名的仙医,包治百病,本大仙观你脑子似乎不太正常,用不用帮你也看一看。”

    面对英虎的挑衅,锥子脸阿秋简直快要气炸了,但她不敢喧哗,以免影响妨碍九方韶云替殷玄灵诊治。

    “体虚乏力,又受到了惊吓,短暂昏迷。吾这里有颗提神醒脑的丹药,给她服下去,她很快就会转醒。待修养两天,便全无不适之感。”

    锥子脸阿秋“哼”一声,言九方韶云装腔作势,说的都是废话,就算她不是大夫,也看得出灵儿师妹是怎么一回事儿。

    并瞪着九方韶云手心上的丹药,直截了当的拒绝,言她可不敢给自己小师妹吃这种毒死人的玩意儿。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骂谁是狗?”

    “谁接话,骂的就是谁。”

    锥子脸阿秋与英虎又开始展开新一轮的唇枪舌战,泼妇骂街。

    于嘈杂中保持明朗笑容的殷玄云,一边感谢,一边从九方韶云手中接过丹药,给殷玄灵喂下。

    “你不担心那是一颗毒药?”

    听到九方韶云笑嘻嘻的问话,殷玄云笑着回了一句:“吾观姑娘不似坏人。”

    “‘坏人’二字儿,可不会写在脸上。”

    “姑娘没有理由伤害吾等。”

    站在一旁的白青,悠悠道了一句:“害人的理由可多了去了。”

    “白青师姐说的没错。”

    锥子脸阿秋恨铁不成钢的埋怨殷玄云就是善良容易相信人,有些人一看面相便知不是好人,这样的人害人都不需要理由。

    说完,她一脸忧心的望向殷玄灵:“可怜的小师妹,她”

    锥子脸阿秋话音未落,坐在树桩之上,倚靠在殷玄云怀中的殷玄灵悠悠转醒。

    “灵儿,灵儿,你醒了,感觉如何?”

    殷玄云一脸紧张,忙给殷玄灵递上水壶。

    锥子脸阿秋则是松了一口气儿:“我的小祖宗啊!魂儿都要被你吓没了。”

    喝了一点儿水的殷玄灵,气色明显变好了很多,感觉精神也很不错,笑着表示她很好,好似做了一个美梦,心情愉悦,且不见了疲惫之感。

    说完,她不禁有些诧异,以往自己若是这般昏迷,醒来之后身上定好似被车子撞过一般难受。

    但今日十分奇怪,她醒来时竟然不觉疲惫,还神清气爽,十分的有精神,感觉大米饭都能多吃两碗。

    “这都是刚刚那位姑娘的功劳,她给你服食了丹药,所以你会这么快醒转。”

    语气别有深意的白青,询问殷玄灵真的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吗?

    同样深表怀疑的锥子脸阿秋,也让殷玄灵运气感受一下,身体到底没有没有异常?

    沉着脸的殷玄云狠狠瞪了二人一眼,让她们闭嘴,不要吵到殷玄灵。

    然后解下帕子,十分体贴的伸手替殷玄灵拭去额头上的汗珠子,笑着嗔怪其不听话,好端端的不骑在马上休息,下来作甚?

    “是啊!你怎么不乖乖骑在马上,跳下来做什么?”

    顺着殷玄云说话的白青,语气之中听不出是责怪还是担心。

    一脸委屈的殷玄灵搅着腰带上坠下的带子:“是师姐无端寻人打架惊走了马,干嘛说我!”

    白青眼见殷玄灵这副软萌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这磨人精,又想搞什么鬼?

    察觉到情况不妙的白青,悄悄退到一边,无病呻吟的扶额装病西施,嚷着头疼、腰疼、屁股疼。

    同样惹祸的锥子脸阿秋,眼见殷玄云与殷玄灵兄妹二人的眸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暗骂白青狡猾奸诈,只能急忙堆上一个笑脸,笑得脸更尖了。

    能屈能伸的锥子脸阿秋,十分热络的一把挽住殷玄灵的胳膊告饶:“小师妹对不起,都是师姐的错,害你平白受惊。师姐保证,以后一定会照看好你,你就原谅则个,千万不要向师父师娘告状。”

    “阿秋师姐你少冤枉人,吾可不是那种爱打小报告的人。”

    “对对对,小师妹不是那种人,是师姐说错话了,师姐给你道歉,甘愿受罚。”

    “那阿秋师姐请我吃好吃的,我就原谅你。”

    锥子脸阿秋闻言,脸上现出为难之色:“灵儿。你身子虚,不能吃太过刺激油腻的食物,若是被师娘知晓,该把我叫回去,罚我绣花了。”

    性子急躁火爆的锥子脸阿秋,平时最讨厌描金绣凤这些需要耐心细致的女工活计儿,所以她一闯祸,师父师娘就罚她绣花,简直比杀了她还令人害怕。

    举起自己的双手,一脸苦相,可怜兮兮的阿秋让殷玄灵看自己的手指头,言上面的针孔还未长好,求殷玄灵放过她,千万不要为难她。

    “那好,你去给两位仙友哥哥姐姐道歉儿。”

    锥子脸阿秋闻言登时变脸,杏眼圆睁,调门升高:“凭什么?”

    “阿秋师姐,我爹我娘在咱们出门时交代过什么,你忘记了吗?”

    听着像是威胁,又不像是威胁的话,锥子脸阿秋气得一跺脚:“我又没有做错事情,为什么要给他们道歉儿?”

    “大师兄可以代表我们。”

    躲在旁边装病的白青,适时出声,将问题丢给了殷玄云,然后继续捂着额头装病,把殷玄云都给逗笑了。

    眼见殷玄灵无碍,殷玄云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脸上又挂上明朗笑容。

    他笑着揭穿白青,言她的身体,啃石头都没有问题,就不要再演戏了,演得再好也不会有人给她颁奖。

    不过,既然他是她们的大师兄,她们做错了事,自然由他兜着。还有,刚刚人家将殷玄灵救醒,他们还未道谢,确实说不过去。

    殷玄云说着转身,发现九方韶云等人已经走远,急忙呼唤道:“两位仙友请留步。”

    殷玄云扯着不甘不愿的锥子脸阿秋,白青搀扶着殷玄灵,四人快步上前,追上九方韶云师兄妹二人。

    殷玄云作为代表,郑重其事的拱手施礼,向九方韶云致谢的同时,并致上真挚的歉意。

    脸上挂着明媚晴朗笑容的殷玄云,用手肘撞了一下阿秋,又瞪了一眼白青,示意二人也快点儿给九方韶云二人道歉。

    扶着额头喊头疼的白青执拗不过她大师兄,只好哼哼哈哈,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抱歉”,然后又装病,闪到一边儿。

    锥子脸阿秋却是死活不肯给九方韶云二人道歉,仍旧死咬九方韶云二人不尊重剑宗,她为了维护剑宗尊严,做的一点儿错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