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冥神掉马甲

小说:呆萌徒弟俏师尊 作者:若水1314

    这么好的机会,失之可惜。

    孟获御使着琼霄斩向魔子,刀芒照亮了那方天地。魔子惊的眼珠子险些没瞪出来,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从地下冲出,挥出了金灵剑一剑就将穹霄给斩成了两段。

    “冥神,你大爷的!”他魔子为冥界历经生死,他的魔兵也是损伤无数,他想踢开他,门儿都没有。

    忘川和孟获惊的瞠目结舌,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魔子竟然飞身一跃到了奋勇杀敌的风青云身后,一手拍着他的肩膀,对着风青云骂骂咧咧。“魔族可非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风青云是冥神!

    魔子疯了不成?

    “该死的!”风青云解决了自己身前的敌人,转身瞪向魔子,那目光狠戾无情,这混蛋竟然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叫破自己的身份?认了,以后的计划必定受阻;不认,谁会信堂堂魔子认错了人?他此刻真恨不得一剑宰了魔子。

    奈何魔子会演戏,一剑劈飞孟获后,直接手持金灵剑杀向了魔子。

    冥神不得不还手,周身散发出强大的黑色能量流,他周围的那些修士、魔兵、妖兵,刹那间粉身碎骨。

    神之威压!

    魔龙魂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不安的飞向忘川,忘川没有为难它,直接将它收回了体内。

    眼瞅着战场突然一片寂静,妖皇自知不是相思敌手,飞速的逃到了风青云身侧。

    “该死的,他们是一路的!”孟获望向忘川和伊可,三人相互点了点头,又达成了某种默契。

    “我的娘哎,风青云是冥神!”巨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惊的。他觉得他的三观彻底的碎了,他这辈子都交了什么人做朋友?

    秋子墨一点儿不意外,因为他一早就猜测冥神混入了他们修仙界,甚至是蓬莱。今日,所有的疑惑全都解开了,为何冥神每次出现都那么及时?为何他对蓬莱如此熟悉?为何他对相思如此在意?是风青云就不奇怪了!

    所有人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秋子墨,这位爷收的都是什么徒弟?怎么来头一个比一个大,修为一个比一个恐怖?真是见了鬼了!

    相思满眼的不敢置信,风青云是冥神?那个安排了无数人命运,又在她身上动了无数手脚的冥神!她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然而惊诧只是短暂的,随即她手持圣灵剑飞向了他们,剑指着妖皇对冥神道:“我们的帐一会儿再算,现下我只想要妖皇的命。”

    她不知道该拿这个冥神如何?若是换了旁人,她可以一剑杀了,可风青云……

    既然不知道该拿他如何?那就先把知道该如何的解决了再说!

    曾经那个见了自己就一脸嫌弃,跟自己斗嘴的小姑娘,此刻对自己竟然满眼的恨意,冥神心里那个难受。

    “冥神,你该不会卸磨杀驴吧?”妖皇看出了这两位之间的诡异气氛,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手中握紧了火灵刀。

    得,魔子这下心里平衡了。

    他本身就自身难保了,却有心情看起了妖皇的笑话。“老不死的,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当初拿人家炼药,如今好了,看样子这丫头跟冥神有一腿,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冥神是如何将妖皇抽筋扒皮的!

    突然被揭破身份,冥神自己还心中纷乱呢,怎么可能立刻就给出态度。就在他犹豫的一瞬间,赤焰回来了。远远的看到冥神外放的神力,他唇角溢出一抹邪笑,“很好,他的身份被揭穿了!”

    他有一瞬间看好戏的感觉,言笑晏晏,“冥神,那大阵的阵柱太过邪门儿,我可没本事毁了它们!”

    该死的!

    这赤焰绝对是故意的!

    冥神恨不能一口吞了这混蛋,奈何如今这场面,真要打起来,他可是一点儿便宜都占不到。他忍了又忍,收起了那吃人般的目光,还没等他想到万全之策,那边的孟掌门已经猜到冥神要干什么了!

    “冥神想阻止哪位尊神恢复神身?”要想在人界收集到足够的灵气和魂力,这落珠峰绝对是不二之选。

    一句话语惊众人,可冥神不敢承认、也不能承认。承认了,他的计划就彻底泡汤了。

    “果然如此!”在孟掌门看来,不否认就是变相的承认。他心里有了计较,悄悄退出了人流,几个起跃间上了落珠峰。

    今日一战,在场的都是人精!

    为了不节外生枝,秋子墨的目光投向相思,飞身一跃到了她身侧,拉着她就往落珠峰的方向而去,忘川他们本能的拦住了即将动手的妖皇和赤焰。

    “你不能去那里!”冥神快一步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出手狠辣,直取秋子墨咽喉,相思自然不会坐视不管,每一招每一式都在维护秋子墨,看的冥神越发火起,却一时不能奈何他们。

    本想趁乱逃跑的魔子遇上了吞天兽,那家伙露出兽式微笑,一看就知道没安什么好心。

    下方的人看着这三方人马厮杀,看的那叫一个过瘾。

    黑雾缭绕间,红色身影手持藏虹杀戮不断,那些修罗鬼将围着他笑声阴森,声声入耳,若是凡人肯定被这笑声吓的心胆皆颤。这妖魔堆里长大的赤焰却不会,长剑被他舞出了花儿来,剑下绝无逃生之鬼魄。

    忘川瞧着他修为大涨,再次召唤出了那条魔龙魂,一紫一黑两道身影相互配合着攻击那抹红色身影。当然,赤焰也不是好相与的,左手御使藤条与凌魄过招,右手持藏虹劈砍龙头、龙身,看着稍稍有些手忙脚乱。

    人家师徒俩共同对敌,那个“敌”越看越是暴躁,“你恢复记忆了?”这对冥神来讲,绝对是一个坏消息。

    “冥神好大的胆子,私自囚禁神界少主,不怕死无葬身之地!”她说话的口气完全是霖儿,没有一点儿相思的影子。这让冥神心里有些慌,他害怕相思再也回不来了,又是矛盾又是纠结间,漏洞百出。

    趁着秋子墨与他缠斗,相思手指尖淡淡的七彩灵光打入了冥神眉心,“轰”的一声,冥神原神被打出了肉身,肉身倒地不起。

    那边,吞天兽一爪子拍向了魔子,本就受了重伤魔子只觉得胸腹间一阵翻腾,吐出了一大口血来。“该死的!”他咒骂声不断,好不容易才从吞天兽爪下逃生。

    消失了许久的孟掌门突然出现,跟他同时出现的还有落珠峰上那耀眼的七彩华光。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冥神抬起一掌劈向了孟掌门,“小心!”碧心旋转而去,正巧替孟掌门挡住了这一击。父子俩的目光同时投向伊可,对他的及时相助感激不已。

    “丫头,大阵已开,你在方圆十里内可随意施法!”消失的那段时间,孟掌门很忙,那大阵开启也是需要时间和灵力的。

    七彩灵光随着大阵的开启,越聚越多,秋子墨利落的打出了一张符箓,手指紧握间轰然炸裂,冥神不敢置信的望向他,他没想到这秋子墨竟然能伤了他。

    “相思,去做你该做的事!”

    所有蓬莱的人都围了过去,将相思护在了中央的位置,武器对准了一切想过来趁火打劫之辈。他们都很激动,为能有幸见证一个神的诞生而雀跃不已。

    感动!

    她很想哭!

    相思微微颔首,听秋子墨所言,释放了她全部的灵识,七彩的灵光随着灵识飘飞向天地间各处,召引着她体内所缺的的另一魂。

    圆心的美景美不胜收,周围的杀戮惨不忍睹。

    眼瞅着孟获被妖皇所擒,孟掌门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他本能去救儿子,“走啊……”任孟获怎么劝都不听,可他哪里是妖皇的对手,几招的功夫就被妖皇用藤条给困住了。孟获叹了口气,得,父子俩全做了俘虏了。

    “死道士!”巨鹿一锤子锤爆了黑玫的蛇头,不等孟获拒绝,他就手持千钧攻向了妖皇,妖皇那个恨呐,自己的妖王竟然死在了这小子手里。火灵刀蓦地挥出,一刀就将巨鹿的咽喉给割断了。

    疼!

    很疼!

    眼睛从没睁这么大过,身体越来越重,不受自己控制,他不甘就此死去,可他又很清楚,这次真的是有死无生了。

    “砰!”的一声,尸体从天而降,砸在了地上。

    “巨鹿……死胖子……”哭声一片。

    “巨鹿师兄!”相思鼻子一酸,一行泪落了下来,这完全出自身体的本能。在蓬莱的这些年,他们这些师兄弟、师姐妹就像亲人一般相处,可今天亲人就在眼前被杀,而她却无能为力。

    白色的发随风飞扬,她身上的祥和之气夹杂了丝丝缕缕的黑色魔气,时刻注意这边的冥神登时飞了过去,妄图阻止黑色灵流的进入,可那七彩的灵流如天然屏障一般,直接将冥神弹飞了出去。

    “相思,不要分心!”秋子墨飞身落到她身侧不远处,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静心凝神……师尊在这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躁动的心绪和灵流得到了控制,她对秋子墨的信任发自骨子里。有他在,她无论何时、何地都觉得有所依靠。

    眼瞅着黑色的魔气退去,眼瞅着进入她体内的魔气被七彩的灵流吞噬,冥神松了口气的同时,嫉妒之火在心里越燃越旺。明明相思是自己一手缔造的,为何她对别人那么信任、依赖?

    冥神很生气,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