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此处归我掌控

小说:我在仙侠世界做甲方 作者:比风还要快

    啊?

    听见这问题,许砚明显一愣。他担心被钱向彤套话,所以敷衍道“开玩笑,无凭无据又如何判我有罪。”

    钱向彤摇摇头“你太低估未央国官场,说到底是太年轻。”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太阳已经从东边升起。不远处传来嘎吱一声响,仿若异物划在玻璃,惊得许砚后背发凉。

    如果没有猜错,地牢之门刚才被打开,谁进来呢?

    许砚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隔壁钱向彤双手叉腰“八成可能,狱卒进来送饭;还有两种可能,狱卒押你去受审。”

    呃……

    钱向彤讲的并没错,但这节骨眼上爆出,再有道理再心平气和的话,听上去也让许砚有些胆寒。

    他走到牢笼前边斜起眼睛看,果然看见三个狱卒,其中为首的身穿红衣,其余两个都是紫色的衣服。

    不出意外,监牢的狱卒们已经换班,所以送饭的三个狱卒并非昨夜那批人。他们是依照前后顺序分发饭菜,就像给圈中猪猡投食一样。

    “喂,吃饭了。”其中一个紫衣狱卒敲着牢笼上的铁链锁,凶巴巴瞪眼。

    许砚看见朝后退几步,他可不想表现得像只饿死鬼。

    “凭我推断,今日早餐应该吃烤红薯。”钱向彤煞有介事地道。

    “听上去似乎还算不错。”许砚说句话来缓和之前的紧张。

    狱卒缓缓走近,给每个关着犯人的牢笼递上食物。不久便来到许砚这儿,但见刚才那紫衣狱卒将饭碗放在栏杆前,接着毫无感情地道“吃吧。”

    许砚颔首,看见铁栏杆外的走道上放着一只大碗一双筷子,碗里有些米粥,米粥很淡就像洗碗水。不用说,这就是许砚的早餐。

    将早餐收进,为首那个红衣狱卒说“还以为是谁了,原来是许师爷吧。”

    许砚自嘲地苦笑“正乃本人。”

    哈哈~

    红衣狱卒可不像昨夜值班的那样客气,他皮笑肉不笑

    “师爷在府衙上班,干干净净,比我们监狱里闻臭味好太多。岂知造化弄人,今日见到你时,倒成了这番落魄模样。”

    许砚没闲心惹是生非,他板着脸小声道“的确,世事难料造化弄人。”

    红衣狱卒挑眉“你家那娘子,实为倾国倾城大美女,许师爷守着大美女,却还惦记千岁庵的小尼姑?”

    呸!

    这混蛋狱卒,恐怕想故意惹我生气吧!

    许砚心中登时火冒三丈。正可谓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许砚此刻的处境,恰恰印证了这句俗语。

    停顿片刻,许砚摇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相信很快我就能离开地牢。”

    红衣狱卒挑眉“许师爷可别吹牛,倘若你在监牢待上几年……不,只需待上十天半个月,恐怕家中的美娇娘就跟别人跑掉了。”

    许砚面无表情地说“鄙人家事,无需狱卒大人关心。”

    切~

    红衣狱卒撇嘴“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服气。直说吧,虽然许师爷有点名声,可进了这监牢,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实不相瞒,这个地方归我管。”

    说完,红衣狱卒带着两个紫衣狱卒,耀武扬威朝前走去。

    现官不如现管……

    许砚低头看了看手中米粥,那饭粒带着微黄颜色,上面浮着的几点菜叶子,似有被虫咬过的痕迹。

    哎,人都还没吃,倒是被这虫子捷足先登了。

    虽然感觉肚子有些饿,但这碗米粥,着实感觉很难下口。而且,许砚现在思维溃乱,确实也没什么心情吃东西。

    旁边钱向彤问“怎么呢?不肯吃饭啊,不肯吃就拿给我吃吧。”

    许砚随手端着那碗米粥,递到钱向彤面前“送给你啦。”

    钱向彤坦然笑道“到了这种地方,就别像大家闺秀那样挑三拣四。”

    说着,钱向彤便接过米粥。

    许砚耸耸肩,双目无神看着侧旁的钱向彤。

    钱向彤先是端着自己那碗米粥猛地扒拉了几口,然后抬着眼睛问“你确定不吃吗?”

    许砚点头“对,不想吃。”

    钱向彤喜上眉梢“那我就不客气啦。”

    说完,他的筷子就伸到许砚给他的碗里,连续搅合几下,然后边吃边说

    “许砚啊,并非我寒碜你,你都已经是关在新平郡监狱的人,就别那么矫情。今后有什么吃什么,总比饿着肚子好。”

    许砚摇头“谢谢前辈,不过我今天确实不想吃。苏前辈,听你的口气,你好像经常会到关到监狱里来?”

    呸!

    听到这话钱向彤便瞪着两只眼睛“小伙子别瞎猜啊……虽然,你没有猜错。”

    言毕他便哈哈大笑,而许砚也在旁边陪着笑。

    待钱向彤吃完,许砚试探着问“我觉得前辈可能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

    “为何?”钱向彤皱眉。

    “直觉而已。”许砚实话实说。

    钱向彤拿筷子敲打饭碗边沿,不紧不慢地道“我一个四处流窜的小偷,被你们这些官差逮着后就必然要丢进监狱,不过对我来说,身在何处都差不多。”

    “是吗?”许砚不置可否地问。

    “对,无论在哪,我反正还是一样地待着。现在天还未黑,于我而言,无论在监狱里边,或者在大街上、在驿站里、在王宫里,其实都差不多。”

    钱向彤旋即答道。

    切~

    这家伙肯定在吹牛。王宫里和监狱里怎么可能差不多?许砚暗自摇摇头,也许钱向彤孤身飘零的时间太长,所以才会导致他现在养成胡话连篇的生活习惯。

    ……

    同一时间,苏晴在出租屋内坐立难安。她低垂眉头,想救许砚却找不到什么好办法。更让她难受的是,连一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她没有吃东西,昨晚也仅仅睡了半个小时。可就在这半个小时,苏晴梦见许砚被人殴打,新平郡那些狱卒,使出好多酷刑折磨许砚。

    纵使许砚乃二星天元,却也受不住那般折磨啊!

    苏晴揉揉眼睛,心中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将许砚救出。与其在家中等,还不如去往新平郡衙门,探个究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