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她被绿了

小说:她在傅总心头纵了火 作者:九慕慕

    <b></b>                  七夕,身穿红裙子的少女,孤零零一人走在市中心别墅区的路上。

    她漫不经心的踢着路上石子,手上拿着手机,嘴角不满的嘟起。

    电话里,男人愧疚的声音传来“抱歉尧尧,临时有加班,今晚不能陪你吃饭了……”

    “好吧。”容貌精致可爱的少女闷闷的,又问“你在哪里呀?怎么声音听起来那么……喘?”

    男人奇怪的顿了一下,快速说“风声吧。我在忙,有空再给你回电话!”

    说罢,不给周尧反应的时间,直接挂断电话。

    周尧叹了口气,没有多想,回家。

    失落吗?很失落。为了今天,她特意请了半天假。七夕情人节,别的人都有男朋友陪,她的男朋友却鸽了她。

    但陈从俊有事业心,她总不好胡搅蛮缠。

    发泄似的踢起一个石子,石子的去处,让自己看到了路边停靠着一辆车。

    周尧好奇地扫了两眼,在想清楚里面人干什么之后,脸刷的红了一瞬,嫌弃的皱皱眉。

    光天化日的……噫!

    她扭头,即将要回别墅的时候,却突然停下脚步。

    这个车……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陈从俊的车,好像也是这个型号这种宝蓝色……

    周尧翻出手机,找到之前拍照时,拍到的车牌号,和眼前这辆车的车牌号一一对应。

    对应上了!

    周尧如遭雷击,瞠目结舌。

    她的男友刚跟她说自己要加班,那车里的人会是谁?

    脑子还没转过来,手已经不自觉的打开相机拍摄起来。

    不久,车窗被缓缓摇下,长相英俊的男人探出头,不耐烦大骂“有病啊你!那么爱偷看人?”

    周尧一瞬间愣住,这不是刚才挂断她电话,说去加班的男友陈从俊嘛!

    陈从俊也才注意到她“尧尧?你怎么会在这里?”

    “谁啊?”娇媚酥软的声音响起,在看到周尧和手机时,啊的一声遮掩住身子和面容。

    已经晚了。周尧已经看清她——是后妈嫁进周家后,带过来的继妹。

    她的继妹,和她交往半年的男朋友搞在一起!

    比起震惊,周尧觉得自己现在竟然无比镇定。她镇定的用手机拍摄着车内的画面,手都不带抖的!

    陈从俊狼狈不堪对周尧怒目而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踪我!?”

    这个男人,居然有脸倒打一耙。

    周尧解释都不想解释,一巴掌拍上那张恶心的脸“这是我家!”

    再看着车内慌张穿衣服的继妹,她什么话都没说,转身离开,却不知该去往何处。

    在来时的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微信群里的提示音“嗡嗡”的响着。

    好多条,都是好友温言发来的。

    【天上人间,谁去?】

    天上人间,b市最有名的高级会所,传闻中的富婆消金窟。周尧心想,挺适合温言这个单身的富婆。

    【天上人间的小哥哥们人又温柔,讲话又好听!】

    【新出的头牌超级帅的!没有单身的小姐姐愿意陪同吗?】

    周尧还是败给了“超级帅”这样的字眼,含泪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温言,等她来拯救自己。

    随着温言到了门口,她又不受控的怂了“要不我还是回去吧?”

    “别啊!”温言拉住她,“来都来了,不进去见见头牌怎么行?”

    她拖拽上周尧“天上人间可是正经鸭店。人家小哥都是正经卖茶水的,陪聊不卖身的。要是遇到长得帅气、心动的小哥哥,直接上去要微信。你长得这么好看,还有钱,那群帅哥们肯定不会拒绝。”

    “可是……”

    “没有可是,走!”温言不理会她的碎碎念,自顾自的介绍“你进去只管挑,里面最帅的头牌是ri,强烈给你推荐。你先在这里,我先去卫生间补个妆。”

    “别……”不等自己阻拦,温言已经走开,留下她一个人。

    此前,她从未来过这种地方,是以脸都有点红了。这中途,倒是有不少穿着制服的帅哥想和她搭讪,被她摇头拒绝。

    又怯怯的环视一圈,周尧想着什么时候自己要离开。不经意间,注意力被沙发上的男人吸引。那人懒散地坐着,侧面正对着自己,柔柔的光照下来,让他高耸的鼻梁挺出好看的弧度。他嘴角带笑,和旁边人轻声说着什么。

    周尧连忙垂下头,只觉心跳有些快。

    这个人……未必太好看了。

    作为颜狗,这绝对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这……肯定就是那个ri了。怪不得能成为天上人间的头牌,单单是一眼,她就已经想为他掏空家产了。

    周尧抬起来,继续打量着ri。

    大概是注意到这边的视线,男人缓缓扭过头。视线相接,周尧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今天一定要点个帅哥,那她就要这位了!

    周尧给自己鼓足了劲,告诉自己今天来这里,抱的就是一颗放纵的心!

    慢慢靠近过去“你、你好,加个微信?”

    顿时,整个大厅都安静了,目瞪口呆的望着这边。

    唯有周尧,一心扑在头牌那张美貌的脸上,没有注意到会所古怪的气氛。

    帅气矜贵的男人挑眉,缓缓露出笑容“我很贵。”

    周尧已经被他的笑迷得晕晕乎乎,哪儿在乎他说了什么,当即掏出手机“我有钱,要钱吗,扫哪里?”

    ……

    当温言找到她时,这小傻子,花一万块钱买了一杯白开水,还傻乎乎的在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