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爆发内乱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芷菡,芷菡,快醒醒……”

    秦昕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破庙,周围挤满了一群身着古装的人,他们东倒西歪地躺在杂乱的地上,酣然入睡。她看着把自己叫醒,称呼自己为芷菡的少女——只见少女眉清目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担心的望着自己,她为之一惊,这分明是飞机上的大眼美女,只是比先前要年轻许多,也就十岁左右。

    心惊之下看向地上酣睡的人,震惊的发现有些人是熟面孔,在飞机有过一面之缘,拍戏?整蛊?不,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把飞机上的人都弄昏,然后丢到这样的深山老林里呢……秦昕望了眼大门,残破的大门外是纷飞的大雪和荒凉的环境。

    “你是?”秦昕试探的询问大眼美女,心中思索着现在的处境。

    “芷菡?你怎么了?难道是脑子烧坏了吗?”大眼美女跳了过来,惊慌的拿手试探秦昕的体温,发现没事,长呼一口气,“没事啊。”

    接着大眼美女用担心的目光看向秦昕,“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茹薇呀!

    秦昕一直观察着她的表情,作为国首屈一指的心理医生,她在大眼美女脸上找不到任何破绽。

    这个时候她突然接收到了有别于之间的记忆,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所处的大陆叫浮虞,而此地位于浮虞西南部一个名屾山的地方,居住在这里的人叫赤族人,过着原始社会般的生活。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穿越了,而大眼美女或许失忆了,她暗自思索,看来失去意识前,感受到的那阵晃动是因为飞机失事了。

    屾山生存环境恶劣,不适合发展农林牧副渔,周围都是树枝和毛竹搭成的房屋,目之所及一片贫瘠,居民依靠打猎为生,多余的猎物与邻居拓藏城人交换一些生活用品。

    因为长达数月的暴雪,赤族人死伤无数,木屋被冰雪压垮,无法居住,幸存下来的人暂时挤在还算牢固的破庙里,目前,食物处于短缺状态,随时会因为物资耗尽,灭族!

    也不知宿主心心念念的“向拓藏城求救!”究竟可不可行。

    “来人啊,救命啊!”?一个尖锐的声波穿透人群,众人猎奇般地搜索着声音的源头,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一个中年女人身上,但见她抱着一名五六岁光景的小男孩,撕心裂肺的嚎叫。

    秦昕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疾奔过去,发现小男孩面孔发青,嘴唇惨白,探了探鼻息似乎没气了。

    “救救他,救救他”中年妇女死死地抓住她的胳膊,泪流满面地苦苦哀求。

    秦昕见不得人流泪,探了探小男孩的脉搏,又翻了翻他的眼皮,进一步确认他已经死了,稍微理了理情绪,她说道“大姐,已经没气了!”说完拍着中年女人的后背安慰,“人死不能复生,你别太难过了!”

    “不可能,你骗人!”哪曾想,中年妇女一把拽住秦昕的衣襟,勒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地吼,看起来已经丧事了理性。

    一种强烈的窒息感导致呼吸不畅,大脑缺氧,在这个节骨眼上,哪怕是一秒钟都显得格外漫长,?秦昕只觉随时都会一命呜呼,别人穿越都是落在富贵人家,她倒好,穿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庙,还莫名其妙地受到人身攻击,你说倒不倒霉?

    “大姐,大姐,松手”她一边艰难地发出低沉的声音,一边去掰对方的手指,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却在这时,大眼美女茹薇和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协力将中年妇女拉开,这才保住了秦昕一条命。

    刚缓过劲来,正想大骂一通,不远处,一个不明飞行物兀自飞来,不偏不倚砸中她的脑门,她痛得“啊”地一声喊了出来,鲜血登时沿着指缝流了下来。

    “是哪个不长眼的?”定睛一瞧,砸自己的正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而罪魁祸首是一名五大三粗的壮汉,那壮汉骂骂咧咧道“要不是你,也不会死这么多人,你这个没用的家伙!”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另一个方向。

    秦昕朝那个方向看去,这才发现是刚才救自己的黝黑男,敢情壮汉要砸黝黑男,而身手太差,砸中了自己,无缘无故地又成了替罪羔羊,“冤屈啊,六月飞雪啊!”

    黝黑男叫断魂,是赤族族长,他低着头,说道,“我断魂无能,愧对大家!请大家另觅贤能!”

    男孩的死本来搞得人心惶惶,断魂的话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冲破众人的底线,族人怒目圆瞪,双拳紧握,顷刻之间,蜂拥而上,直冲断魂,在饥饿面前没人能保持理智!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秦昕与断魂离得近,被一拥而上的族人团团围住,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被打趴在地,而身边的茹薇也是同等遭遇,甚至比她还惨。

    “如果评天下第一倒霉蛋,非自己莫属了!”她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头,身体和四肢默默地承受着各种摧残,喉咙处传来甜滋滋的味道,那是血液的味道。

    “再不反抗就要落得半身不遂了!”

    “去你的!小爷我可不是好惹的!”她爆了一句粗口,随后奋力挣扎,再一推一拍一踢,将围攻的人,纷纷击倒,随后蹿了起来,奔至供奉台旁,一跃跳了上去。

    可谓站得高,望得远!目之所及,断魂和茹薇正遭受族人的殴打,还有一位娇弱的美貌少女也未能幸免,看起来,族人的攻击目标十分明确。

    如果再不制止,恐怕会闹出人命,?她用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喝止人群的骚动,“都给我住手!”不知是不是震慑力不够大,没人理她,她气极,从地上捡起一些石子,朝暴动的人群纷纷掷去。

    石子不偏不倚地砸中目标,手法之准,有如神助,那些人或手上或脚上或身体受到外力,这才回头看向秦昕的方向,个个凶神恶煞,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场上总算是安静下来了,秦昕拉高音量,轻叱,“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应该想办法解除危机。”

    一个瘦高个质问,“下了这么久的雪,山上一根鸟毛都没有,想什么办法?”

    另外一个年长的老头说,“粮库也早就空了!”

    一个瘦骨嶙峋的青年提议说,“可以去拓藏城求援!”

    他的想法与秦昕不谋而合,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质疑,“吊桥已经断了,那可是通往外面的唯一通道,怎么去拓藏城?”

    又有人接过话头,“就算到达拓藏城,城守会出手相助吗?”

    这些难点,秦昕的宿主早就想好了对策,她用坚定又充满信心的声音说,“这些问题我们早就想好了解决办法,明日即可前往拓藏城,五日后便可从拓藏城带回粮食。”?她的声音铿锵有力,柔弱的手也蓄满坚强。

    有人质疑,“你们真的能带回粮食?”想必这也是全族人的心声,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议论纷纷。

    秦昕重重地点了点头,“所以希望大家振作起来,坚强地活着,等待我们凯旋而归!”她的一席话起了作用,听闻这个“喜讯”的人们在庙内欢呼起来……

    她说的倒是义愤填膺,胸有成竹的,但内心却有些不平,这些人根本不是什么善茬,救他们作甚?

    虽然别人不仁,但在生命面前,她不能不义!

    而此时,断魂、茹薇和断意三人大惊失色,他们对当下的处境最是清楚,赤族位于浮虞西南部的屾山,地势险峻,与外界的唯一通道是一座木制吊桥,桥下是悬崖峭壁,如今吊桥已经断裂,意味着根本没有出去的通道,“如何去拓藏城?”

    再加上,赤族与拓藏城素来只有一些贸易上的往来,各自为政,没什么交情,此次雪灾拓藏城也受灾严重,自顾不暇。

    秦昕被断魂扯到一旁,他心急如焚,“姑奶奶,都火烧眉毛了,你就别添乱了,赶紧收回刚才说的话。”说完用衣襟拭去额头的冷汗,看起来吓得不轻。

    谁知她吃了秤砣铁了心,信誓旦旦道“本想先和你商量,但当下形势危急,我不得不先斩后奏,你不用担忧,只管听我安排。”

    听她说的信誓旦旦的,无奈之下,断魂只得赞同去拓藏城求援的计划。

    事不宜迟,秦昕、断魂、茹薇和几个比较有威望的族人,聚在一处角落里商议求援方案,秦昕拿出屾山地形图,她指着地图的走势分析,“屾山地形特殊,是由连绵起伏的山脉组成,通往外族的路线总共有三条,一条是吊桥,也是唯一一条可行走的通道,常用于商业交易,因受暴雪影响,桥被压断,如今无法通行;

    “第二条是面积广阔的沼泽地,沼泽地迷阵连连,进去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即便能活着出来所耗时日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数月,全族上下根本撑不了那么久,显然此路也行不通;”

    “第三条便是一条通往拓藏城的捷径,只不过要穿过冰湖,越过雪山,横贯密林,这三地地势险峻,常有猛兽出没,非常凶险。”

    待分析完,秦昕又补充道“目前,第三条路线最可行,值得一试。如加快脚程,不出三日便能赶到拓藏城,虽然路途凶险,但就如今的局势来看,只能破釜沉舟搏一把,否则,否则……只能等死!”

    “假如三日后能达到拓藏城,如何说服城守?假如得到城守支援,如何将物资运回这里?难不成让我们押运物资通过雪山,冰湖?”断魂问到了点子上,此法难度太大,看起来并不可行,其余人也皆疑惑地盯着秦昕。

    她被问得陷入沉思,半晌后,才沉重地说,“办法是有,但是我不敢保证能成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