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神奇梦境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秦昕穿越到浮虞大陆,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当下也找不到回去的办法,只能顺应天命,待在这里。如今赤族人有难,再加上宿主又心心念念着要带领全族人民发家致富,她借用别人的身体,总得完成人家的心愿吧,即便能力有限,也得硬着头皮上!

    在商量求援方案时,当她说没有把握借到粮食后,断魂气急,狠狠地朝墙角踢了几脚,“芷菡,你是不是疯了?没有把握的事情,逞什么强?”

    “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也得试一试,总好过在这里等死吧!”芷菡拉高音量,想起原本可以在国度一个快乐的长假,她就感到无比心酸和绝望。

    或许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也不再质疑和反对了,最终敲定第三条路线——通过冰湖、雪山和密林去拓藏城求粮。

    第二日,整理好行囊,简单的告别后,在全族的簇拥下,芷菡、茹薇、断魂和几名身强力壮、武功高强的族人,踏上了征程。

    越过白茫茫的雪地,约莫两个时辰后,前方轻烟缥缈,浓雾袭照,那就是冰湖。

    冰湖的湖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白莽莽一片望不到尽头,湖上没有任何桥索,想要抵达对面只能徒步穿行,眼下已接近黄昏,天边残阳落山,隆冬季节天色黑得更快更透,为冰湖笼上一层灰黑。

    芷菡抬头凝神沉思,继而转向众人说,“今晚还有一场暴雪,估计明日湖面的冰会结得更实些,现在大家又饿又累,不如到刚才路过的一个山洞里对付一宿,明日再启程。”

    她的提议得到了支持,一众人折回了附近的山洞。

    来到山洞后,芷菡对人员进行了分工,由她和茹薇捡些树枝生火,断魂带人去冰湖抓鱼。半盏茶时间,断魂他们抬着一大筐鱼,回到了山洞,可谓硕果累累,山洞里也生起了火堆,周遭也铺满干草,一派温暖祥和之气。

    一条条鱼被架在火堆上烘烤着,发出吱吱吱的声响,弥漫着的香味,缭惹得人们情不自禁地咽着口水,烤熟的鱼很快就被哄抢而光。十余人吃饱喝足后,在暖暖的山洞里沉沉睡下,顷刻便鼾声四起。

    芷菡微佝在火堆旁,用树枝枯草编制防滑的鞋套,为明日顺利通过冰湖做足准备,穿越前她就喜欢倒腾这些,比如研究中医,设计服装,做美食,制作小玩意等等,没想到在生死攸关之际,这些不起眼的技能居然能派上用场。

    灯光将她的倩影投射在洞壁上,随着火焰跳动忽隐忽现,摇曳生姿,心头紧绷的弦稍稍松了一些,这是她最安心、最平静的时刻,疲惫不堪的上下眼睑再也支撑不住了,似长期分离的恋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再也不愿分开……

    芷菡身着白色水仙彩云纱长裙,外披蓝色丝绸罗衣,娉娉袅袅飘在云端,眺望远处。

    “小姐,小姐……”她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转身望去,只见一丫鬟装扮的女子,正欣喜若狂地盯着自己,“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芷菡轻蹙弯眉疑问道“姑娘,你是在叫我吗?”

    却闻丫鬟噗呲轻笑,“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才过去一千年,您就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碧游呀!”

    听到一千年这个词,芷菡被震惊,在她的潜意识里,人的最长寿命也就一百来岁,“成精了!”她嘀咕道。

    见她一脸茫然的模样,丫鬟又提醒道“一千年前,小姐出了趟远门,昨日公子却说,小姐今夜会回来短住,还特吩咐奴婢在苑外候着。”

    芷菡越发茫然,追问,“出远门?去哪里?做什么?”

    “去浮虞,据说是完成一项任务。”碧游歪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子,这才模棱两可地说,似乎有些不确定。

    “你家公子是何人?姓甚名谁?”

    碧游惊讶,“小姐,你真的失忆了吗?怎么不记得公子的名讳呢?”

    芷菡故作镇静,“我……我出门不小心磕到头,暂时记不起一些事情,你家公子的情况快快如实向我禀明。”

    未料碧游低喃,“奴婢平日里只负责打扫院子,种种花草,从不敢过问分外之事”。

    芷菡大失所望,扬起红唇信心满满道“那你总应该知道我叫什么吧!”

    未料到碧游脸色倏地转绿,神色惶恐不安起来,“奴婢,奴婢不知……”字里行间夹杂着颤音,怯态尽显。

    芷菡瞥视碧游,故作凶态,“如果你敢隐瞒,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在她的威逼下,只见碧游突然跪倒在地,嗫嚅道“小姐,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不过……听说这染缤苑便是依据小姐的芳名所题,求小姐在公子跟前不要提及今日之事,否则奴婢纵然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呀!”说完一个劲磕头。

    芷菡这才抬头,瞧见一座金碧辉煌,气势磅礴的大殿巍然立于眼前,上首赫然镌刻着三个龙飞凤舞的金色大字“染缤苑”,金黄的琉璃瓦在明月的照耀下闪着朦胧昏黄的光芒,将整座大殿衬托得神秘而安静。

    大殿周围布局优雅别致,井然有序,有如仙境,但最引人入胜的乃是怒放在整个大殿外围的鲜花,种类之多颜色之艳令人咂舌,她以为这九天九地的花都种在这里了,花朵随风摆动,摇曳生姿,似在欢迎这染缤苑的主人远道归来,花骨朵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馨香,令人心旷神怡,如痴如醉。

    回过神来,芷菡故作镇静道“这次就饶了你!”说完低头浅笑。

    碧游如蒙大赦,“小姐,公子正等着您,请随我来!”

    跟随她,跨过大殿正门进入苑内,殿内白玉铺地,水晶为灯,几座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分布得错落有致。

    还来不及欣赏这苑内风光,就被碧游的说话声惊扰了,“小姐,自打您走后,公子总是闷闷不乐,每日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这些年奴婢们没见他开心过,这次您回来,他定会十分欢喜!”

    芷菡还有些感动,“这人居然如此记挂我,难道是个痴情种?”

    她脑海里冒出一百个疑问,询问道“他没有朋友吗?”

    “除了小姐,奴婢没看见公子与任何人来往。”

    “他在屋子里都做了些什么?”&nbp;能把自己关在这座庭院内一千年,即便是极端游戏爱好者也未必坐得住,敢说不是个顶级宅男吗?

    “作画,画的都是小姐您!”

    “一千年做着同一件事情,不枯燥吗?”芷菡心头嘀咕着。

    怀着疑虑跟随碧游来到一座正殿前,她在门前禀报,“公子,小姐回来了!”

    “砰”一声脆响从殿内传来,像是茶具落地发出的声响,随即,一个急促的充满磁性的男声传来,“小染,快进来!”登时殿门缓缓开启,一束昏黄的光芒从殿内直射而来,晃得眼睛无法睁开。

    “芷菡,快醒醒,天亮了,我们得赶路了,大家都等着你呢!”

    被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惊醒,睁开双眼,却见茹薇正摇晃着自己的胳膊,周围一群人举着火把,齐刷刷地盯着自己,令得芷菡一脸茫然。

    见自己醒来,茹薇提醒说,“你睡得也太沉了吧,叫你好几回都没醒,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大伙都十分担心你!”

    芷菡心里嘟哝,“是吗?我看是担心我死了,没人带他们走出冰湖吧!”

    一直未发言的断魂,端着族长的身段和威严说,“大伙赶紧准备准备,稍后出发!”人们众口齐应,便各忙各的去了。

    芷菡朝洞外望去,天只是蒙蒙亮,雪好似小了许多,心头疑云重重,“哎!竟然是个梦,梦中的人似乎能长生不死,难不成宿主还有另外的身份,还是个神仙?貌似在浮虞有什么重要任务。”疑惑的同时,立马对宿主产生了一种崇拜感。

    “那位公子是何许人也?这染缤苑究竟是何秘境?这都不重要,最遗憾的莫过于没能见到梦中的公子,不知道长得帅不帅?”

    “这一切究竟只是虚幻的毫无意义的梦,还是一种潜意识的重现?”穿越就够神奇的了,还做这种怪梦,种种谜团萦绕脑海,百思不得其解……

    片刻后,一行人准备就绪,朝冰湖进发!

    到达冰湖后,芷菡让大家将昨夜做的鞋套绑在鞋底,用于防滑。此时湖上依旧烟雾缭绕,辨不清方向,突然一阵妖风刮过,带着几分邪气,十分瘆人,吓得族人们连连后退,你瞧我我瞧你,谁都不敢上前一步,毕竟冰湖异类吃人的事件时有发生。

    芷菡见状深吸一口气&nbp;,“我先来!”

    正要往前走却被断魂一把拽回,“你确定要走这里吗?我们还是走其他路吧,我琢磨着这湖面有些诡异,还刮着妖风,说不定有怪兽,以你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挡,到时候我们都得死在这里!”言语间有几分危言耸听和怯弱退却。

    芷菡神色笃定,“如果不经过这里,如何在三日内到达拓藏城?同样是死,何不搏一把!”

    断魂焦急道“我这是关心你,怕你出事……”

    还没等对方说完,芷菡已经踏上湖面,并再三叮嘱众人,虽然冰层较厚,但毕竟要承受这么多人的重量,大家务必小心。

    没走几步,却闻断魂在身后喊,还傲气十足,“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让你一介女流冲在最前面!”随即吆喝一声,“大家跟着我,谁都不许掉队!”

    大家已被逼到绝境,别无选择,只能破釜沉舟,拼死一搏!十余人一个挨着一个缓慢移动在冰湖上,远远望去似一条在冰湖上趔趄爬行的怪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