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冰湖遇险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冰面异常光滑,完全没有着力点,在上面行走必须处处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稍有不慎就有跌倒的危险,摔倒事小,如果造成冰层破裂,后果不堪设想,是以芷菡和断魂每走一步都要试探下一处冰层牢度,确定无安全之虞后,族人们再慢慢跟上去。

    寒冬季节,几个大汉却汗流浃背,身着的薄衫透出一片湿渍来,压抑恐惧不言而喻。

    “啊,救命!”伴随着一声惊呼,一身形高大的汉子跌入湖水,还未等到支援就沉入湖底,陨落在漫漫冰湖中,不见踪影。

    众人围在壮汉跌落的冰洞边注视着这汪湖水,满是同情悲伤,茹薇满眼含泪,“大华平时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个热心肠,昨日还见他有说有笑,今日却阴阳两隔……”。

    芷菡蹲在冰洞旁,往下望去,只见那是一个仅能容纳一人的不规则洞口,虽然洞外温度极低,但内部温度较高,有热气缓缓冒出。

    洞内水质浑浊,完全看不清底下物事,此时并无风,湖水却打着圈不住旋转,速度越来越快,愈转愈急……

    一旁的断魂紧蹙双眉,面如土色,拼尽全力挤出几个字来,“此地危险,大家快跑!”话音刚落,不想狂风大作,晴天霹雷,暴雪骤降,狂风夹杂着雪片铺天盖地而来,先前的冰洞朝一众人等呈放射式轰然裂开。

    “快逃!”芷菡惊呼,眼下她也顾不上其他人,拽起被吓呆的茹薇朝还未裂开的冰面拼命奔跑,脚程的速度哪能及上冰裂的迅速。

    可谓人在冰上奔走,冰在脚下裂开!

    随着冰面裂开,但见一大波物事从破洞口,如潮水般往外涌,瞬间,冰面千军万马,密密麻麻,令见者头皮发麻。

    芷菡一眼便瞧出此物是古书上记载的吸血鬼蛭,鬼蛭比一般的水蛭要大上好几倍,长约5尺,宽约3尺,整体环纹结构,长有吸盘和吸血颚片,波浪式前行,速度极快,群体攻击力强,人畜难避,无一幸免。

    一众人除了要提防冰面破裂外,还要抵抗这种致命生物攻击,只能拼命逃窜。一个体格强壮的族人被这恐怖生物吓得手麻脚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成群鬼蛭迅速蜂拥而至,从脚踝、手腕及耳鼻喉眼纷纷钻入其五脏六腑,大肆吸血,瞬间,重重叠叠的吸血虫包裹着他,他痛苦嚎叫,‘手舞足蹈’。

    顷刻,便只剩下一个骷髅头和一副骨架,吸完血的鬼蛭由透亮变成血红,个头也增大一倍,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

    芷菡一边跑,一边拿长剑斩杀攻来的鬼蛭,但实在太多,根本杀不完,却在这时,她发现几只鬼蛭爬上茹薇的小腿,她倒转长剑,快速用剑柄将它们赶走,然后再将其斩杀,茹薇这才没被鬼蛭所伤,但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杀急眼的断魂跃至芷菡身侧问道“如果再想不出办法,我们都会被吸成人干!”

    芷菡回言,“火攻倒是可以将它们击退,但此法有如杀鸡取卵,会加速冰面融化,到那时,我们还是得死!”

    “那该怎么办?”惊魂未定的茹薇急道。

    芷菡迅速在脑海里搜索古书中的记载,寻找良策,忽然灵机一闪,喜道“我有办法了!”

    她吩咐断魂他们抓来几只个头较大的鬼蛭,越大越好,这种生物成群结队时的攻击力所向披靡,令人闻风丧胆,但单个的攻击力却十分羸弱,不多时,断魂几人便抓来了冰面上个头最大的几只鬼蛭,约有五六只左右,它们身体内充盈着血水,摇晃起来哐当作响。

    芷菡从包袱里掏出一个药瓶,分别撬开鬼蛭的嘴,将药粉倒入其口中,此时,能清楚地看到药粉经过咽部流入鬼蛭的体内,慢慢融入血液之中,与血水合二为一。

    鬼蛭吞下有剧毒的药粉,顷刻之间一命呜呼!

    在冰湖上,芷菡给鬼蛭喂下药粉后,她浑身蓄满力量,将它们掷入半空,手握长剑,身子一纵,刺入鬼蛭的肚腹。

    此刻,她有如神助,快如闪电,看不清具形,只能听见“唰唰唰”舞剑的声响。紧随而来的是“啵啵啵”的巨响,但见鬼蛭肚腹爆裂,血水喷涌而出,泼洒冰面。

    登时,空气中弥漫开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吸引其余鬼蛭蜂拥而上,它们撕扯着同伴的尸体,吸取着尸体上的血液……

    接触了有毒的血水,鬼蛭纷纷倒下,密密匝匝地陈列在冰面上,场面十分壮观。

    一番操作后,终于解决了鬼蛭,大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芷菡也惊出一身冷汗,她暗自庆幸出发前带着这一瓶毒药,否则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待大家松懈之时,忽然水面自下而上卷起一个巨大的水柱,似一阵龙卷风。离他们几丈远的地方,“吼,吼,吼”几声嚎叫,一庞然大物从冰洞处轰然腾起,卷起大片水花。

    定睛一瞧,只见一三头庞然大物,此强横怪兽,有三只蛇头,每只蛇头上均生有1只硕大的眼状物体,发出火焰般的凶光,三个血盆大口大大裂开,流着哈喇子。怪兽鱼身,外皮呈鳞片状,凹凸不平,周身黢黑,看起来很可怖。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那怪兽的三只蛇头转瞬增长数倍,腥红的巨舌一卷便将三个族人齐齐吞入血盆大口之中。

    很显然,此物比刚才的鬼蛭要难对付多了,族人们大骇,趁它吞食之际,纷纷逃窜。哪知怪兽吞完猎物后,竟从口中喷出火焰,三道毒焰,向各个方向激射,股股浊流,交织成一张火网,受大火炙烤,冰面呈野火燎原之势融化。

    其中一个族人还被凶火击中,火势迅速蔓延全身,他发出痛苦的嚎叫声,大火炙烤的锥心之痛足以摧毁人的理智,他顾不上水中的危险,发疯似地跳进湖水,只为减轻身体的灼烧感。

    哪知“刚出狼窝又入虎穴”,跳入冰湖后,四面八方游离的小型怪蛇飞速朝他游近,争相撕咬着皮肉,啃噬着骨头,转瞬,水面上便只剩下几块破布和一滩血水,肢解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族人小京和明毅哪里见过此等骇人之物,吓得腿脚瑟瑟发抖,全身麻木,怪兽迎面扑来之时,竟不能挪动一步。说时迟那时快,不远处的芷菡快步跨近,一手拽一个借力冰面一蹬,便翻出数丈远,将两人成功救出。

    怪兽扑了个空,顿时大怒,发出一声狂吼,张大血口,三股毒焰再次喷涌而出。

    “扑通”一声,茹薇重重摔倒在地,芷菡回身欲将其扶起,哪想那怪兽已经追至附近,三只巨球紧紧怒视着她们。这次,怪兽吸取教训,采取近攻,不再喷火,或许是为了防止到手的猎物再次落入小蛇之口。

    此时,怪兽口内溢出浓度极为粘稠的液状物,先前吞进的三个人显然不够它塞牙缝,此刻更需吃掉两人以填饥肠辘辘的肚皮。

    被怪兽虎视眈眈地盯着,芷菡两人不敢挪动半步!

    数丈远的断魂本有机会逃命,但沉思片刻后,又折回巨蛇所在的危险地带,抽出随身携带的宝剑,恶狠狠地指向怪兽,一副欲与其同归于尽的架势。果不其然,巨蛇被断魂激怒,放弃右首的猎物,向他攻去。

    芷菡趁机扶起茹薇,瞧见其他族人已逃出十余丈远,遂交代其往岸边逃,自己留下协助断魂对抗巨蛇,茹薇哪里肯走,还说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巨蛇蛇头凶猛,不宜与其正面交战,断魂腾起,用手中利剑向蛇尾狠刺,蛇尾一摆,他扑了个空,还未伤到怪兽丝毫,便被蛇尾击中,重摔在地。稍作调整,他突然暴起,身子一翻,骑坐蛇身,剑锋刺进皮肉,迅猛无比,汩汩腥臭脓血爆出,巨蛇受伤发出低吼,哪料功势未减,三只蛇头突然翻转向后齐攻断魂,血口大张,欲将其一口吞下,任凭断魂英勇无比,也难抵三头,此刻他避无可避。

    巨蛇大口离断魂只有几尺距离,箭在弦上,芷菡快速从腰间拔出一短柄匕首,盯准巨蛇的一只巨球,飞身上前精准刺入,“砰,砰,砰”几声爆破声,球状物瞬间爆裂,脓血烂肉四处横飞,而此眼所在的蛇头随着眼球爆裂,似充气物事被放出空气一般,顿时萎缩成一层血肉模糊的皱皮,耷拉在蛇身上。

    怪兽眼部受伤减弱攻击,后退几丈,保持距离。

    刚才,芷菡只道刺中眼球能阻挡怪兽的视线,减弱其攻势,暂时将其逼退,以救出命悬齿边的断魂,没想到歪打正着,眼球竟是怪兽的命脉所在,眼球失则怪兽亡,她喜道“此怪兽,每一头即为一命,现一命已丧,刺它另外两只眼睛,必将其毙命!”

    断魂心领神会,不待巨蛇休整,便又朝其左首进攻,芷菡配合断魂,手持长剑攻向右首,形成夹击之势,巨蛇见危险临近,不敢大意,蛇头昂起,两眼怒瞪,血口大张,伸出蛇信,蓄势待发。

    突然,怪兽的两只巨球转红,这正是它即将展开新一轮疯狂进攻的预警。两只蛇头瞬间增长数倍,火速朝左右两个方向攻去,芷菡快速拿剑招架,蛇头专攻她面门,她左右格挡,剑刃次次击中蛇头,无奈蛇头有如铜墙铁壁,刀枪不入,她根本无从下手,一着不慎,被巨蛇占得上峰,血口逼近,她命悬一线,危急之下,她匆忙紧握剑柄和剑端,卡住朝面门扑来的巨口,才免于一口被吞的厄运。

    巨蛇得势,嚣张更甚,将芷菡逼退数丈,握于剑端的手被剑峰划出汩汩鲜血,滴落冰面,随着她的后退,化开一抹抹娇艳的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