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速之客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月明星稀,满眼白雪,鬼哭狼嚎声不时传来,一众人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赶路

    走出几里路,已听不见兽鸣声,周围死寂一片,他们这才放心安顿下来,生上火堆,烤上断魂他们打来的野物,吃完后,趁着天未亮,赶紧补上一觉,养精蓄锐。

    由于时间紧,第二天,天才蒙蒙亮他们便启了程,行了一段路,眼尖的茹薇指着不远处大叫起来,四人朝她所指的方向一瞧,远远发现一堆血肉模糊的物事。

    走近查探,竟是一堆支离破碎的人形骸骨,上面残留着一些皮肉,显然是被啃光血肉,剩下了几块碎骨,场面甚是血腥。

    骸骨和血肉十分新鲜,完全没有腐烂的迹象,尸体的主人应该死了没多久,现场还有打斗的痕迹,想必此人死前进行过激烈抗争,周围还躺着几具暴毙的兽尸,由此推断,此人的死定是怪兽所为。

    在骸骨附近,又发现一具头颅和血肉模糊的块状物,胡乱散落在各处,与先前骸骨有所不同的是,这些块状物没有被啃咬的痕迹,倒像是被肢解后再抛尸,故意伪装成被怪兽撕咬的样子。

    芷菡认为此人的死有些蹊跷,遂拿起一根树枝刨了刨尸块,发现一只断肢死死地蜷住,她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其打开,原来断肢的掌心处竟紧紧攥着一枚腰佩。

    腰牌呈椭圆形,四周波浪纹路,正面刻着一个“漓”字,反面镌刻着龙纹图案,腰牌的质地精良,做工考究,它的主人应该不简单,难道这荒郊野岭还有其他人?可是一路上,未曾有农舍和房屋。

    百思不得其解!

    然后,在距离骸骨不到五丈的地方,又发现一堆血肉狼藉的骸骨,与第一处骸骨的主人死因相似,是被锋牙和利齿撕去皮肉,只剩下碎骨。在这堆骸骨附近的雪堆里还找到一把铁剑,经然峰和山力证实,此剑是明毅所有,从不离手,如今出现在这堆骸骨里,那么这人应该是明毅。

    联想起昨夜明毅与小京、强子一道离开,由此推断,先前的两具尸体定是小京和强子,只是哪具是小京哪具是强子就不得而知了。

    芷菡猜测,昨夜小京三人抛下他们后,在这里遭到怪兽围攻,其中两人葬身兽口,另一人侥幸逃脱,后又被歹人砍杀分尸,凶手应该就是腰牌的主人,至于凶手杀了人,为什么要大费周折地伪造死法,应该是为了掩盖自己存在的事实,其目的是什么她猜不透。

    终于理清了思路,她不禁凝眉叹息,“好端端的死在这雪山中,太可怜了!”

    话音刚落,却见断魂双臂交叉,睥睨着三具尸体,“他们这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芷菡震惊于他的冷酷无情,长舒一口气,“虽然他们不仁,但我们不能不义!”遂吩咐然峰和山力两人将三具骸骨下葬,还找来几块木板为尸体立上墓碑,这才离开。

    浩浩荡荡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五人,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务必谨小慎微,以防再遭不测。

    雪虐风饕,道路蜿蜒崎岖,几人艰难前行着……

    没走多久,大家又累又饿,精神困顿,眼见着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却被不远处传来的救命声惊得精神一震,声音是从附近的一个雪堆里传来,芷菡吩咐然峰去看看,却被断魂拦住,“赶路要紧,不要多管闲事!”

    芷菡见然峰和山力都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心知在这个节骨眼上,没人愿意自讨麻烦去救人,更何况还要冒着开罪族长的风险。

    她心念着,“见死不救,我绝对做不到!”于是吃力地拖着还未痊愈的身体往雪堆走去。

    没走几步,茹薇跟了上来,两人找来工具,将积雪挖开。

    当刨开雪堆后,是一名猎人打扮的清秀男子,他脸型微方,眉毛如剑,虽然衣衫不整,蓬头垢面,却难掩非凡气质,绝非一般猎夫能比。

    “咦,这不是飞机上那位叫吴诩的明星吗?他也穿越了?”芷菡喜极,在这异世大陆碰到“同乡”能不高兴吗?她唤着对方的名字,“吴诩!”

    却见男子满脸茫然,“姑娘你认错人了,我叫颢辰。”

    见他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芷菡意识到他也失忆了,他下半身都埋在雪堆里,估计爬起来有些费劲,于是伸手准备拉他一把,哪知,所有人都盯着她看,周围的空气似乎凝滞一般,静的出奇,只能听见雪扑簌簌的声响,她觉得莫名其妙。

    却闻茹薇说,“男女授受不亲!”

    她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心头嘀咕,“这浮虞人还真保守!”一面想,一面将手缠上布条,伸到颢辰面前,“我拉你!”

    颢辰瞪大双眼,静静地盯着芷菡的脸,陷入沉思,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才伸出手,虚搭在她的手上。

    芷菡反握住他的手,往上一拔,毫不费力地将他拉出了雪堆,她感觉自己都没怎么出力。

    仔细看去,颢辰全身上下除了一些刮擦外,没有明显伤痕,芷菡又从包袱里拿出一些水和野味递给他。

    他一边吃一边感激涕零,“我叫颢辰,从小喜欢冒险,竟做些不要命的糊涂事来,两日前来这雪山打猎,不想昨夜听见野兽的吼叫声,便寻思找个地方躲起来,未料竟然遇上雪崩,我来不及逃就被压在积雪下面,动弹不得。”

    “本以为会死在这里,没想到刚才模模糊糊听见外面有声音,这才大呼救命,今日得遇两位好心的姑娘,是我颢辰命不该绝,姑娘的恩情我铭记在心,他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姑娘尽管开口!”

    茹薇眉开眼笑,“四海之内皆朋友,相互帮扶是应该的。”还不忘关怀道,“慢点吃,别噎着!”

    不远处的断魂一脸不耐烦“人也救了,该走了吧!”

    听到断魂的催促,芷菡又取出一袋水和一些食物递给颢辰,“这些你拿着吧,足够支撑两三日,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咋们就此别过了,后会无期!”

    没走几步,就听男子的声音再次传来,“两位姑娘这是要去拓藏城吗?可否带上我?我愿为姑娘效劳,以报答两位的搭救之恩。”

    芷菡停住前进的步伐回绝道“此行凶险,公子还是不去为妙,若为报恩大可不必,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未料他斩钉截铁地说,“你们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怎能临危退缩呢?我懂些拳脚功夫,或许一路上能帮上姑娘。”

    闻言,茹薇摇着芷菡手臂央求,“就带上他吧!”

    正犹豫不决,又听颢辰说,“看各位从山下而来,又急着赶路,几位应该是屾山人吧,前几日我倒是听说这场暴雪截断了屾山通往外界的路,恐怕山中的人正面临粮食短缺的问题吧,如果我猜得不错,几位应该是去拓藏城求援吧。”

    顿了顿,他又说,“不巧我正是拓藏城人,这雪山之后还有一片密林,那里野兽经常出没,我可以带你们安全抵达拓藏城。”

    话音刚落,却见茹薇眉飞色舞,“公子竟是拓藏城人,真是太好了!”

    芷菡瞧见男子清澈的眼神里充满了期许和渴望,在心头嘀咕,“如果带上这个拓藏城人,或许真的能帮上忙!”思量片刻后,说道,“公子说得不错,我们正是赤族人,此行确实去那拓藏城,如果公子不嫌弃,大可一同前往,我等荣幸之至!”

    “谢谢姑娘收留之恩!”颢辰继续说道,“我父母早年经商,死后留下一些家产,家境还算殷实,姑娘对我有救命之恩,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定当鼎力相助!”

    芷菡笑言,“公子严重了,我等不敢要什么回报,只是这一路危险重重,公子熟悉雪山和密林地形,能否顺利抵达拓藏城确实要仰仗公子的指引了。”

    颢辰回道“我自当竭尽全力!”

    听着几人的谈话内容,断魂的心中升起了一团怒火,最终忍无可忍,彻底爆发,“你们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了吗?居然要带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上路,你们疯了吧!昨夜猛兽出没,还有人能活着?你真的相信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拓藏城人?你们清醒清醒吧!”发泄完后,他爽快多了,长喘了一口气。

    “我确实是拓藏城人,这次来雪山也纯属好奇,暴雪天气,打猎更刺激,因为被压在积雪下,怪兽没有发现我,这才幸免于难,我跟着你们只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只见颢辰指着一旁,委屈解释,“这里是我这几日猎得的野物。”

    众人朝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确实有不少野兔、野鸡和尾雉等猎物。

    茹薇瞥了一眼断魂,“我看他不像坏人。”

    “打猎?这种鬼话你们也相信?”断魂瞥了一眼芷菡和茹薇,然后指着颢辰怒吼,“你还真当我们是三岁小孩?”

    断魂的话不无道理,昨夜猛兽出没,小京他们全都死了,要不是遇到神仙,自己也早就见了阎王,怎么可能有活口?还有尸体的异常死法,那块神秘的腰牌,让人感到很蹊跷。

    但是,断魂和山力不也没有遭到猛兽攻击吗?或许颢辰也是幸存者呢,芷菡陷入沉思之中,更何况颢辰如果真的是坏人,赤族已经一无所,根本无利可图,还有什么好怕的?再加上他们确实需要向导。

    想到这里,她转向断魂劝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他能帮上我们!”

    一旁的茹薇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就连然峰和山力也都点头表示同意。

    “麻烦公子带路!”芷菡对颢辰说。

    一行人紧随颢辰而去,只留下断魂孤零零一人在风雪中凌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