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遇上劫匪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一行人翻越雪山,来到一片森林,这里除参天大树外,还生长有大量的灌木丛和杂草,无数条藤蔓缠绕着大树竞相生长。

    密林里灌木杂草丛生,增加行走的阻力和难度,需用砍断树木和除去杂草方能前行。

    远处偶尔飞来几只凶猛的隼鹰,趁人不注意,用利爪抓破他们的衣物,留下一道道血痕,更有身储巨毒的怪蛇缓缓向他们靠近,伺机突袭,如果沾染上它的毒液,会立刻毒发身亡。

    林里危机四伏,在颢辰的带领下,众人数次躲过不知名物种的攻击,断魂虽然极力反对他的加入,此时也不得不闭上嘴。

    或许是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族人山力突然蹿出几步,朝前方的一块石头奔去,恰在此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心!有陷阱!”颢辰迫不及待地喊道,但还是晚了一步,数十支穿云箭齐刷刷地激射而出,穿膛破肚,山力“啊!”地一声倒在地上,顷刻毙命。

    就在刚才,听到颢辰的提示,诸人使出看家本领,或避让、或举剑格挡、或腾空飞起,这才有幸躲过了暗箭,只可惜山力离得太近,躲避不及,死在箭下。

    众人惊愕,一拥而上,皆不可思议地望着山力,此时,鲜血染红了他的胸膛,他双眼紧闭,没了气息,颢辰率先发言,“已经死了!

    大家全都低下了头,陷入失去同伴的悲痛之中,断魂却特立独行,上前几步,蹲在地上查看着什么,半晌后,说道“你们看这里。”

    所有人都朝他指的方向瞧去,发现地上埋了不少黑色凸起物,芷菡脱口而出,“这些是机关,山力因为踩到这些机关才被射中。”

    茹薇搭腔,“何人在这里设置了机关?”

    话音刚落,断魂腾起,拽住颢辰的衣服,恶狠狠地说,“是不是你干的?”

    颢辰满脸无奈,“不是我!”

    其余人本来还沉浸在悲痛之中,见到断魂的反应,心中的愤怒顿时被激起。

    “如果这些陷阱不是你设的,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陷阱?”断魂言之凿凿地说。

    颢辰刚才的惊呼声,大家都听到了,所以断魂的话似乎有道理,众人齐刷刷的望向颢辰,等待他的解释。

    颢辰无奈地解释,“为了抓捕猎物,猎人经常会在森林里装一些机关,我看这里地形特殊,周围还有动物的尸体,所以或许有机关。”

    他说的没错,周围确实有不少动物的尸体,还有散落在地上的乱箭,茹薇率先打破僵局,笑道“一场误会!”

    可是断魂不依不饶,牙关紧咬,抡起拳头,正要朝颢辰砸去,却被赶上来的芷菡拦了下来,“断魂,不要冲动!”

    “是啊,干嘛总是针对他?”这话是茹薇说的。

    断魂努力控制住愤怒的情绪,斥责道“我针对他?你们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小白脸迷得神魂颠倒,你们该清醒清醒了!”

    “断魂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芷菡站定,无奈摇了摇头,“我们岂是见色忘友之徒!”

    “芷菡,你平时最理智,这么明显的破绽都没发现,还说没被他迷惑?”断魂指名道姓地指责,“我们之前捡到的腰牌,还有尸体的蹊跷死法,现在山力又死在陷阱下,他肯定是间谍!”说完拔剑出鞘欲刺将出去,“谁敢阻止就是助纣为虐,我连他一起杀!”

    一再被人诬陷,颢辰长吁短叹,暗暗叫屈,“如果我有恶意,大可在雪山就神不知鬼不觉将你们杀害,也不至于等到现在,更何况不用我出手,你们恐怕也难以穿过这片密林,让你们自生自灭岂不更省事,何必多此一举!”

    这话听起来有些道理,茹薇帮腔道“就是,颢辰如果真的图谋不轨,何必救我们。”

    “就算……就算山力的死和他没关系,那么小京他们呢?”断魂自知理亏,开始胡搅蛮缠,“那块带‘漓’字的腰牌是不是你的?”

    颢辰满脸无辜,“什么腰牌?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断魂虽然一直怀疑对方,但根本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大家也不再理会他,将山力的尸体埋葬后便继续赶路。

    密林本就潮湿,再加上雨雪交加,湿气弥漫,打湿的衣物贴着身体,格外寒冷,但他们都咬牙坚持着,期待走出密林重见天日的一天&nbp;。

    不多时,芷菡听到前方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她拔出长剑,全神戒备,“你们听!”

    其余人见状也谨慎起来,茹薇率先喊道“草丛里有东西在动!”如她所说,前方的草丛里果然有动静。

    “大家小心!”颢辰提醒,说着跳到芷菡和茹薇的前面,将她们护在身后。

    不一会儿,一群黑衣蒙面人蹿了出来,他们手持大刀,步步逼近,将几人团团围住。

    瞧那身手,看起来不好惹,本来还庆幸躲过了妖类,却又遇上劫匪,芷菡猜不透他们想要干什么,“劫财,还是劫色?”

    无奈之际,她只好穷尽毕生所学,双拳交握,笑呵呵道“这各位大侠,幸会,幸会!”

    “能在这荒郊野外相遇,也算是缘分,本应邀请各位吃酒,只是今日我等有要事在身,这顿酒先欠着,改日定双倍奉上。”

    说着,她便领着一群人试图开溜,哪料,刚跨出一步,就被最前面的一个魁梧黑衣人给拦住,“慢着!”

    芷菡又赔笑,“大侠,还有何吩咐?”

    “你有见过劫匪空手而归的吗?”那人说。

    “果然是劫匪!”芷菡在心中大叫不好,口上却说道,“大侠,你也看到了,我们穷的叮当响,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闻言,魁梧男扫了一眼她和茹薇,不怀好意地说,“既然没有值钱的东西,那就拿你们两个来抵押。”

    “万万不可啊!”芷菡偷偷抹了一把汗,欲言又止,最后干脆说道,“大侠,你别瞧我们两个年轻貌美,实际上都化了浓妆,卸了妆,奇丑无比,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还有,还有某些部位有填充物,说白了都是假的!”不只是黑衣人,就连颢辰他们都一脸茫然,或许压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少废话,来人啊,把她们两个给我绑了!”魁梧男失去了耐性。

    要是换成现代人,恐怕黑衣人早就被刚才的那番话给吓跑了,跟这些古代人谈论现代化的科技,无异于对牛弹琴,眼下,别无他法,唯有刀剑相拼了。

    芷菡紧了紧手中的剑,准备来个突然袭击。

    在这危急时刻,颢辰站了出来,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他挡在两个姑娘前面,一脚踢飞一名黑衣人,一剑刺中另一名黑衣人……

    此举彻底激怒了劫匪,他们蜂拥而上,与颢辰他们缠斗了起来。

    几人中,数颢辰和断魂的武功最高,对于攻来的人能应付自如,还能帮助芷菡和茹薇抵挡一部分,但见两人挥剑如雨,快如闪电,剑影重重,“唰唰唰”干掉一大片涌入的劫匪,只是断魂下手极狠,而颢辰似乎不想伤及人命,手下留了情。

    芷菡因受了腿上,对于如潮水般涌来的劫匪只能勉强对付,无法抽身顾及他人,长剑左挡右刺,前攻后防,片刻不得停留,瞬间便手麻脚软,颤颤巍巍。

    然峰武功稍弱,与劫匪对抗之际,连中数剑,负伤严重,而武功最弱的茹薇只得躲在他人的后面,才能确保安全。

    魁梧男十分狡猾,找准弱点,朝茹薇攻来,茹薇挺剑朝他前胸刺去,哪料他蛮力一使,便将她弹将出去,她重摔在地还未缓过劲来,就被魁梧男抓获,掐住她的脖子,将其高举空中。

    她被勒得满脸通红,青筋爆出,几乎断气,四肢胡乱拍打,无奈男人力大无穷,根本无法挣脱。

    芷菡欲前去支援,可被一群人团团围住,根本抽不出身。千钧一发之际,不远处的颢辰长剑生风,一刀一个解决围攻他的劫匪后,便飞奔过去,趁魁梧男不备,一剑刺入他后背,他吃痛发出怒吼,扔下茹薇,转攻颢辰。

    魁梧男挥出一剑,颢辰用剑格挡,只因力量悬殊太大,长剑被其逼至颢已脖颈,剑锋将白皙的脖颈划出一条血痕,眼见剑锋离颈动脉越来越近,生死关头,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颢辰腾出右脚,朝魁梧男下腹踢将出去,魁梧男腹部受了一脚,气门一松,蛮力减半,颢辰趁机向左一闪,这才摆脱了他的钳制。

    却在这时,断魂奔了过来,飞身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铛铛铛”连刺魁梧男数剑,&nbp;“铜墙铁壁”被破,他找准时机,刺向魁梧男肚腹,魁梧男口喷鲜血轰然倒地。

    见状,颢辰一脸惊愕,半晌才反应过来,救起茹薇未作任何停留,便前去接应芷菡,帮其解决好几个劫匪后,拽起两人便朝打开的缺口疾驰。

    奔出数里后,竟发现茹薇不见了,两人十分焦急,又返回适才与劫匪大战的地方,可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找到。

    他沉声道,“别着急,我们再四处去找找,说不定躲起来了,现在我们俩绝对不能走散了。”说完攥紧芷菡的手腕。

    两人循着打斗的痕迹沿路寻找,可是,仍不见几人的踪迹,不仅如此还与刚才的劫匪狭路相逢,寡不敌众,只好溜之大吉。

    芷菡受了脚伤,跑不快,约莫奔出一里路,他们被逼至一处悬崖,悬崖陡峭嶙峋,一条波涛汹涌的洪流环绕崖底而过,惊涛骇浪,身后黑衣人早已追踪而至,见前首已至悬崖,便有恃无恐地朝他们逼近。

    两人节节后退,已然退至崖边,就在这时,颢辰转向右边问道“芷菡,前面没路了,只能从这里跳下去,你怕吗?”

    芷菡处变不惊,眼神笃定,“不怕,只是却连累你跟我一起死。”

    颢辰薄唇微微牵起一抹笑容“你救过我,能为你死,我也无怨无悔!”恍惚间,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小时候的画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