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被迫跳崖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在即将跳崖的那一刻,颢辰的眼前浮现出小时候的画面,父亲为了磨练他的意志力,命令他去爬浮虞山。

    浮虞山位于浮虞中部地区,是一座仙山,高耸入云,除非使用法力,否则是不可能爬到山顶的,而他在那里整整耗了三年。

    因为无法忍受这种枯燥的修炼方法,他发出了抗议,要么大哭大闹,要么绝食,要么自残,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他没能改变他父亲的决定。

    时日长了,他也不反抗了,干脆老老实实地待在山里面,但是,他幼小的心灵却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整个人变得郁郁寡欢起来。

    有一日,天刚下过雨,路很滑,一不留神,他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手破了皮,流了很多血,他有些苦闷,连处理伤口的心思都没有,望着天空,寻思着,“我何时才能成为天下第一?”

    越想越憋得慌,竟然放声大哭起来。

    “别哭了,我拉你!”一个稚嫩的小女孩的声音传来。

    他抹了一把眼泪,抬头一瞧,眼帘中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从穿着看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她的脸圆嘟嘟的,很可爱。

    犹豫一阵,最终还是伸出手去,小女孩的力气很大,一把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扶到一块石头上坐下,还说道“你的手在流血,我帮你包扎!”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伤药的瓶子,取出一些膏体,往他手上抹了些许,“下雨天,山上很滑,下次要小心点!”随即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将伤口包扎成一个蝴蝶结。

    虽然只有七八岁,但敷药和包扎的技巧十分娴熟,应该学过医。

    他静静地盯着小女孩,发现一双明明很稚嫩的小手,却布满了老茧,应该是长期持剑磨出来的。

    “你学过剑术?”他问道。

    小女孩停下手中的动作,片刻后,又开始重新整理那个蝴蝶结,将结上的每一处褶皱都理了一遍,却不见她开口说话。

    就在这时,他发现,她右手手腕处还有一朵白色小花,花瓣是白色的,花蕊略带黄,因为小花是白色的,她的皮肤又很白,所以不仔细看不容易察觉,“是胎记吗?”他在心里问自己,“胎记不都是红色或者黑色吗?”

    见她包扎完,他郑重地表示谢意,“谢谢你!”

    “不客气!”小女孩拍了拍胖乎乎的小手,站了起来,“要想练成绝世武功,就不要怕吃苦!”她说话的语调像个小大人似的,说完,转身离开了。

    听到对方的话,他有所触动,身体内瞬间蓄积了一股力量,促使他坚持下去,他在后面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没有回答,转眼便消失在林子里,想来她是懂法术的。

    自那以后,他便喜欢上去浮虞山,即便父亲不再让他爬山,一有空闲,他便偷偷溜到那里,在山里转悠,期待见到圆脸蛋的小女孩。

    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只是,他再也没有见到小女孩,这是他心中最大的遗憾!

    他感觉丢了一件极为珍贵的东西,怎么找都找不到,有些人终究只是过客而已!?

    第一次见到芷菡时,她那圆圆的脸蛋,清澈的眼睛,还有她说的那句“我拉你”!让他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勾起了他的回忆,“莫非芷菡就是浮虞山上的小女孩?”

    他感到十分震惊!死气沉沉的内心重新燃起了希望,如同平静的湖面掷入一颗石子,惊起了波澜,心中既惊又喜!

    一恢复理智后,又觉得匪夷所思,要知道,芷菡出身低微,还不懂法术,与小女孩怎么可能是同一人呢?

    颢辰回过神来,在附近大树上折下一根藤条,将藤条的两端分别系在两人的腰间,温言,“抓紧藤条,我们都不会有事的!”他的眼睛里流露出坚定的神情,不禁令芷菡有些感动。

    悬崖呈直线式下坠的陡峭之势,崖下波涛翻滚,奔腾万里,场面甚是骇人,尽管颢辰再三打气,但芷菡十分清楚从这么高的悬崖坠落,只怕是必死无疑。

    生命最后时刻,她心有不甘,但又想,“穿越剧里,主人公都是死了后就回到了现代,说不定下去后,就能回去了。”想到这里也就释怀了。

    鼓足勇气,闭上双眼,纵身一跃,便随颢辰双双跳下悬崖,跳崖后,只觉身子以飞快的速度下坠,前方似有一道铜墙铁壁,冲撞之际的反作用力挤压着五脏六腑。

    周遭的树木巨石飞速向后倒退,凌冽的寒风刺痛脸颊,劲风在耳边呼呼作响……

    “噗通,噗通”两声,两人一前一后跌进奔腾的水流,随后就不省人事……

    醒来后,颢辰发现自己躺在岸边,却不见芷菡的身影,虽然系着藤条,两人还是被汹涌的河水冲散,顿时心急如焚,“她不能死!”

    沿着河岸寻找,在不远处发现她躺在岸边,昏迷不醒。

    此时她全身湿透,浸湿的衣物紧贴着白洁嫩滑的肌肤,让那凹凸有致的身体被衬托得若隐若现,那种朦胧美,令人难以控制地浮想联翩。

    几个身份低微,武功浅薄的赤族人居然能通过巨蛇盘踞、鬼蛭丛生的冰湖,还有雪山上突然出现的两个法力高深的神秘人,似乎都在暗示着一些隐藏在深处的秘密。

    此时,女子昏迷不醒,如果要调查什么,这是最好的机会。

    经历一番思想挣扎,邪念战胜了理智,他伸出修剪得十分整齐的手,慢慢靠近女子腰间,修长的手指将衣带挑起,轻轻一拉,原本紧裹的衣物松散了许多,随后,他又挑起衣服的前襟。

    就在这一霎那,他思绪万千,“如果依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获取一些真相,与强盗土匪有何分别,更何况还将损害她的名节。”思及此处,他缓缓抽回了白皙的手。

    他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刚才被邪念冲昏头脑,此刻,他这才想起救人,于是帮芷菡整理好衣服,然后将其抱起坐正,在其身后一番运气,但见她吐了几口水,便醒转了过来。

    醒来的芷菡环顾四周,一脸茫然,“怎么没有回到现代?”

    “什么现代?”颢辰一脸茫然。

    芷菡若有所悟,随后又问,“我们是在阴曹地府吗?”她的眼神幽暗,闪现着朦胧的光芒。

    颢辰用颇为风趣的语气回道“这里山清水秀,景色如画,哪里像阴曹地府了?”

    确实如此,此地开阔,风景秀美,的确不像阴曹地府,望着陡峭嶙峋的悬崖,汹涌澎湃的激流,芷菡疑虑顿生,“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居然没死,太不可思议!”

    刚刚松了口气,紧接着又担忧起来,“还没找到茹薇他们,我有些不安,我得去找他们。”

    颢辰急忙制止,“你瞧这四周都是悬崖峭壁,一时半会找不到出口,何况我们刚刚死里逃生,需要休息,待体力恢复后,沿着河岸走,找寻起来会事半功倍。”

    顿了顿,他又说,“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他们不会有事的!”

    听对方一席话,芷菡也觉得急也没用,便同意了他的建议。

    于是,他们在附近找了一处空地安顿下来,生起火堆将衣物烤干,这一天下来甚是折腾,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颢辰决定去采些野果充饥。

    那个叫碧游的丫鬟又等在门口,急切询问为何上次匆匆离去,害得公子失魂落魄了好几日,芷菡不跟丫鬟废话,直接催促她带自己去见那位公子,踏入正门,踩上白玉地板,穿过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

    正殿前,丫鬟在门前禀报,“公子,小姐回来了!”

    “砰”地一声,殿内传出茶具落地碎裂的脆响,良久,一个急促充满磁性的男声悠悠扬扬传来,“小染,快进来!”

    登时,正门“吱呀”一声缓缓开启,情景何其相似,像同样的场景在无限循环。

    不过,此次并没有出现什么黄光,但见前首一副古朴雕花屏风,刚好挡住屏风那一面的风景,放眼望去,目之所及,除了墙上挂着的几幅画像外,整个外殿没有任何物事。

    仔细一瞧,能看出画中的人分明就是自己,场景各异,有抚花之时的俏媚可爱,有练武之时的仙气飘飘,有弹琴之时的淡雅脱俗……服饰大多以蓝色和绿色为主,画中风景不同于当下各族面貌,画中女子的装扮也跟时下最流行的风格迥异,只是画中人儿比现在的自己要美上好几分。

    上次碧游就说,公子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作画,果真如此!芷菡正想着,“还不快进来!”的催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跨过门槛,绕过屏风,看见一个男人背对着屏风坐在案几旁,他穿一身仙气飘飘的蓝衣,黑发用一只小玉冠束在脑后,如同瀑布一般垂至腰际,&nbp;明明是个男人,腰却很细,让人忍不住想抱一抱。

    从侧面看去,他那纤长的手指正把玩着一枚银灰色的指环,地上还残留着摔碎的茶杯。

    “他应该就是碧游口中的公子!”

    “挺好看的,只是不知是不是背影&nbp;‘美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