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秘密商议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蓝魅诀”号称“天下第一”修仙秘籍,由琉璃境原护法雷翀所著,此秘籍随着雷翀的失踪而销声匿迹,自此,各门各派都在打探它的下落。

    当提起“蓝魅诀”的时候,芷菡自认为说到了重点,暗暗自喜,目光却未曾离开赫连禹,只见他和长圆脸护卫对视一阵,像在用眼神交流什么,片刻后,两人居然准备双双离开,很显然,她又被无视了。

    “他们居然不相信?”芷菡嘀咕着,以她的智慧都想不出是哪里出现了破绽。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长圆脸护卫的声音,“你不仅色胆包天,还妄图欺君,如果不是圣君仁厚,恐怕你早已人头落地,还不快滚回屾山!”

    此番劝告,芷菡压根没放在心上,她朝赫连禹笑道“小女子失业了,正在到处找工作,不知可否在圣君身边当个伺候丫鬟,解决下生存问题?”说话的时候嘴角噙着一丝坏笑。

    因为自己的要求被对方拒绝,还被诋毁和鄙视,心中憋着一口气,如果不逞点口舌之能,简直对不起她那张三寸不烂之舌,都不知是哪里来的胆量和勇气,敢调戏浮虞的君王。

    睿远先是错愕,随后破涕为笑,“浮虞的女子大都守礼守节,像你这样恬不知耻的人,我还从未见过!”

    不知赫连禹心中作何感想,但从他略微发红的耳根便可判断出,他都有些尴尬。

    半晌,他睥睨道“你可知道,在浮虞想伺候本君者,多不胜数,为之打得头破血流者也不计其数。”

    “小女子当然知道,但为了圣君,即便是死也死的其所嘛,流点血算什么。”芷菡拍着胸脯义正言辞,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伺候本君的丫鬟要肤白貌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重要的,必须是修仙之人。”赫连禹边说,心里边思索着,“一个卑微的赤族人敢靠近浮虞的君王,与众多优质女竞争,她的信心来源何处?”

    他根本想不明白,只是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嘛,样貌丑,身材差,肯定也不懂琴棋书画,至于修仙就更不可能!”

    “我承认不懂琴棋书画,但我觉得自己长得挺美的啊。”芷菡扬起脸,笑道,“修仙还不简单吗?我苦心修炼便是。”

    话音刚落,却闻睿远搭腔道“浮虞明文规定,赤族人不得修仙。”

    “规定是人定的,可以改嘛!”芷菡讪讪地笑,一副没正行的模样。

    闻言,只见赫连禹勃然大怒,&nbp;气得连脖颈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你当浮虞的规定是儿戏?说改就改?”

    “不改就不改嘛,何必动怒!”芷菡摇晃着双手示弱。

    赫连禹理了理衣袂,郑重地说道“整个浮虞没有比你更差劲的女子,你根本不配做本君的奴婢,趁早打消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滚回屾山!”

    “我觉得很切实际啊,圣君需要奴婢伺候,而我又愿意当奴婢,就不是两厢情愿的事吗?”

    “两厢情愿?本君看是自作多情!”赫连禹别过头去,一字一句地说,“像你这样一文不值的女子,本君不想再看见!”

    见对方如此较真,还因此气得不轻,芷菡竟然有些兴奋起来,于是加大调戏的力度,眉开眼笑,“圣君现在看我不顺眼,是因为没有发现我的优点,一旦相处时间长了,日久生情,说不定还会娶了我,立我为后呢。”她面对赫连禹,用手指在空气中描绘他的形象,俨然一副女流氓的样子。

    她说得倒是起劲,却没有察觉到赫连禹的脸都绿了,就差脑袋上冒青烟了……

    她仍然不罢休,朝对方眨了眨右眼,“不瞒圣君,电视剧都是这样演的,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豪门少爷恋上灰姑娘,跟流水线似的,绝无例外!”

    话音刚毕,却见赫连禹手扶额头,身形晃了晃,差点没站稳,他应该是气火攻心了。

    “圣君小心!”芷菡作势要去扶他,但也只是假装的,她知道如果真的去扶他,肯定会被扇到十米开外。

    睿远躲在一旁,捂着嘴偷偷地笑,连自己主子支撑不住都没发现。

    “本君不想再见到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说完,赫连禹一飞冲天,想必是片刻都不愿停留。

    芷菡迫不及待地在后面喊,“圣君别走啊,我会做美食,还会裁衣服,最重要的是,我会给人看病,瞧你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定是有心理问题……”

    说完,还不忘吹几声口哨,痞气十足!

    在回去的路上,睿远想问赫连禹,明明已经派人支援赤族了,为什么还说不会施以援手?难道是为了出一口气吗?&nbp;他想不明白,但又不敢直接询问,在赫连禹心中,屾山赤族人就是禁忌,没人敢提,至于这次同意闾丘卓前去赈灾,完全是为了安抚人心罢了。

    对于芷菡来说,本想通过求助境圣来拯救赤族,哪料他不但不支援,还对自己侮辱一番,五天过去了三天,离约定期限只剩两天,如若在约定时间还不能将物资运至屾山,恐怕会死更多的人,如今只能按照既定方案来实施。

    黄昏时分,芷菡他们住进了颢辰的宅子里,一切安顿好了后,她召集一行人商议行动方案。

    在房间里,颢辰率先发话,“我府上还存有一些粮食,即刻运往屾山,也许能缓解危机。”

    芷菡摇头,“赤族上百号人,你家的存货对于整个赤族来说是杯水车薪。”

    断魂按捺不住焦躁说道,“那该如何是好?”

    芷菡不停地转动手中的茶碗,思绪飞转,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按照原计划找城守借粮。”

    众人怔忡,然峰更是不解道,“连圣君都不肯支援,更何况城守,你没瞧见白日里,他那副嘴脸,他会答应支援,我名字倒过来写!”

    颢辰赞同,“拓藏城的城守赵鸿达,我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不是个善茬,要他开仓放粮绝非易事,除非你有他求而不得的东西,有了谈判的筹码,许有一线生机。”

    闻言,芷菡打了个响指道“聪明!”

    断魂无奈道“有什么东西是他求而不得的?赤族一贫如洗,哪里有宝贝献给他?”

    所有人都低下头,甚是沮丧,他们心里再清楚不过,赤族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什么宝贝,要真有早就换成粮食了。

    颢辰瞧见众人踌躇的模样,转向芷菡疑问,“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对策?”

    情势紧急,芷菡也不废话,从随身携带的包袱中取出一个木盒,只见木盒由黑色木材制成,材质古朴,款式陈旧,看上去有些年代。

    众人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皆翘首以盼,他们目不斜视地盯着这个古朴的木盒,猜想着盒子里装着何物,当盒子被打开后,里面并没有什么珍宝,只有一本残破的书,他们的神情由惊喜转为失落,叹息声不时传来。

    断魂皱起眉头疑问,“一本破书有什么用?”

    芷菡不搭腔,慢慢将书取出来,笑道“你们看封面上的字。”因光线有些模糊,为了让大家看得清楚一些,她将书移到灯盏前。

    茹薇念道“蓝魅诀!”闻言,众人错愕,纷纷陷入惊讶之态。

    “据我所知,这蓝魅诀是雷翀所创武功绝学,融合其毕生法术的精髓,是浮虞最高级别的修仙秘籍,这本秘籍随着雷翀的失踪,就不知去向。”颢辰向芷菡投去奇异的眼光,“浮虞各大势力不惜耗费巨资,寻找这本秘籍,就连当今境圣都求之而不得,你是从何取得?”

    芷菡也不卖关子,直截了当表明,“这种真迹当然不可能在我手上,这本自然是假的。”

    “一本假书有何用?”这话是茹薇问的。

    “今夜我会去与城守谈判,用这本假的秘籍换取粮食。”

    断魂疑问“既然是假的,怎么骗过城守?”

    其他人均有相同的疑惑,芷菡回道“城守从未见过秘籍的内容,骗过他绝非难事,此关不足为虑。”

    颢辰犯起疑来,“是啊,关键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将粮食送往屾山?据我所知,拓藏城到屾山的唯一通道已经被大雪压断。”

    “正如颢辰所言,如何将粮食运到屾山,便是今夜把大家聚在一起的目的,也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重点。”

    紧接着,芷菡从包袱里又取出一块羊皮地图,移开茶碗,再将地图摆放在案几上。

    她铺开地图,指着地图上一个叫舞坪的地方,解释说,“据此图所绘,舞坪位于城守府邸的后花园,它所在的位置是一条地下暗河的入口,其出口正是屾山,依据此图的比例来看,从入口到出口最多不过三个时辰,如果找到这条地下河,我们可在短时间内将物资运回屾山。”

    仔细一瞧,在地图上,舞坪的位置确实标注着一条河流。

    茹薇疑道“你既然知道有这条捷径,为何当初选择冰湖雪山的路线,这条暗河不是可以更快到达拓藏城吗?”

    芷菡手指地图左下角处叹道“这里缺了个角,缺损的地方正好是暗河出口,意味着能确定暗河的入口在拓藏城城守府邸的位置,却无法推算出口在哪里。”

    “屾山如此大,我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确定出口到底在哪个位置,要不然我也不会让大家冒险走冰湖那条路线了。所以,只要我们找到地下河的入口,将粮食运到那里,顺着地下河走,就能顺利到达屾山。”

    接着又对颢辰说“此次行动需要十多名帮手,我们只剩下四人,人数显然不够,所以到时候,还要请颢辰帮忙。”

    颢辰毫不犹豫地回道“你们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定当竭尽全力!”

    大致了解整个计划的来龙去脉,几人才恍然大悟,想来当初芷菡留下颢辰,大抵早有安排。

    有了总体方案,至于如何实施,就要看具体的部署,大家心急如焚,都想尽快将粮食运至屾山,催促芷菡赶紧部署行动。

    接下来,芷菡对行动作出详细说明,按照她的安排,兵分三路。

    颢辰和茹薇带上几人摸进后花园找寻暗河。

    断魂带上五六人去城中铺子顺些船只的零部件,待弄到这些零部件,便去后花园与颢辰汇合,然后合力将船只安装好,等待芷菡他们。

    而芷菡和然峰带上五六人前往城守的官邸,与城守谈判,谈妥后,想办法将物资运至后花园。

    三个环节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有什么闪失,否则将前功尽弃,芷菡再三叮嘱大家务必小心谨慎。

    待她说完计划后,众人皆是惊叹她的智慧,难怪她如此自信,原来早就胸有成竹了。

    说实话,她也没想到自己还有当军事家的潜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