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深夜畅谈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正坐在火堆旁与人聊天,一位老者走到芷菡跟前,满眼擒泪,声音哽咽,“芷菡,虽然你不是我赤族中人,但待我们有如亲人,这次你更是拯救了整个赤族,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请受我一拜!”说话的这位老者乃赤族上任族长,是赤族年龄最大、最有权威的人。

    芷菡赶紧扶起老者,“前族长,您严重了,赤族对我有救命之恩,即便是要我的命,我也绝无二话,更何况是跑跑腿的小事呢。”

    老者连连摇头,“你谦虚了,这些年来,你解除瘟疫,平定内乱,抵御外族,千里奔走拓藏城求粮……虽然你不是族长,但胜似族长,所以我代表全族,推选你为新一任族长!”

    原来这副身体还做了这么多好事,芷菡这样想着,口上极力推辞,“前族长,您别折煞我了,我何德何能,实难担此大任。”

    一旁的断魂窃喜,当初前族长年迈体弱,难以胜任族长一职,这个位置还是前族长硬塞给他的,自接任之后,接二连三的事端,搞得他焦头烂额,他已经好几次提出卸任了,但都被拒绝了。

    如今,前族长代表全族,重推族长,那是再好不过,从此以后,赤族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有芷菡顶着,自己便可与断意长相厮守,快活似神仙,何乐而不为。

    想到此处,断魂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有什么不敢当的,我十分愿意让出族长之位。”说着便将族长的信物拿了出来交予芷菡。

    芷菡瞪了他一眼,对其低语,“断魂,你这不是落井下石吗?把这个烫手山芋给我,你还真够讲义气!”

    断魂吐了吐舌头,“谁叫你能干呢!”

    芷菡说什么都不肯答应,其一浮虞的神秘力量太多了,她没有能力保护族人;其二作为一名穿越者,她只想离开这里,根本没心思打怪升级,保家卫国。

    但无论如何推脱,他们定要将这个锅甩给她,甚至集体跪地请愿,再加上养父赵老一番良言相劝,她才极不情愿地接下了这份苦差事,接下来,赤族的兴衰成败与她紧紧联系在一起,她苦不堪言!

    夜晚,族人全都睡了下来,芷菡走出了破庙,坐在外面的一方石凳上,抚摸着族长的信物若有所思。

    不经意间,肩头多了件披风,回头一瞧,却是颢辰,他紧挨着她而坐,望着远方在月色笼罩下的白雪皑皑,温言道“大半夜不睡觉,想什么呢?”

    这一路来颢辰提供了很多帮助,可以说没有他,求援的计划就不可能成功,芷菡发自内心的感激他,对他的戒心也渐渐放下了许多,已经把他当自己人看,有什么想法也不隐瞒,她叹了一口气,“我这么弱,要是遇到什么困难,我担心没办法应对。”

    颢辰笑道“原来是为这事发愁,送你八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芷菡望着他那张令人赏心悦目的俊脸,诧异,“这可关系到一个氏族的兴衰成败,还能如此轻率?”

    颢辰双手环抱,若无其事地回,“难道每天愁眉苦脸就能证明你是一位合格的族长了?”他是那种阳光型的,一举一动看着很舒服,能治愈人心。

    “那倒也是。”芷菡本性豁达,听对方一番话也就释怀了,“尽力而为吧!”

    突然之间,她想起陷害赫连禹一事,心又揪了起来,“他会不会中毒身亡?”

    “你在嘀咕什么?”见对方仍忧心忡忡的模样,颢辰甚是忧心。

    “我做了一件坏事。”她双手托住下巴,喃喃道。

    颢辰倒是好奇,问道“什么事?”

    芷菡露出一副十分愧疚的模样,“我将那本蓝魅诀给了城守。”

    颢辰疑道“当初你本来就打算用它换粮食啊?”

    芷菡摇了摇头,说道“我在上面涂了毒,想那城守为了升官发财定会将此书献给赫连禹,赫连禹会不会因此中毒啊?”

    颢辰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你想太多了,那赫连禹是何等人,你的那点毒能奈何不了他,别自寻烦恼了。”

    “再说了,赫连禹不是欺负过你吗,给他点小小的惩罚也不算过分吧!”

    听君一席言,茅塞顿开!

    两人就这样望着远方,陷入沉默之中,颢辰思索半响,缓缓说道“善良本是美德,但在这个世道,却不利于生存,我想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言语间他脸色微变,呈现出少有的腼腆,也许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会提出这样的请求。

    只怪从前都是被人追捧,像这样主动表达心意,还是头一次,实在是没经验。

    芷菡先是一惊,随后一本正经回道“现在我已经是赤族的族长,怎么能离开呢?”颢辰有才有能,家底颇丰,能被他看中,是赤族女子求之而不得的幸运,而她偏偏据人于千里之外,实在很难理解。

    颢辰疑惑,将脸凑过来,“还有什么事情比一个女子的幸福更重要,这可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拒绝,你如此不屑一顾是要被我身边的女人讽刺和嘲笑的!”他清新的气息洒在芷菡的脸上,给人一种撩扰的魅惑感。

    这算是表白?虽然这种表白方式有些庸俗,好在诚意十足。

    她的脖子往后缩了缩,身体本能是抗拒的,岔开话题说,“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nbp;只可惜她没那心思,有意回避的行为含着拒绝之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