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佳人偶遇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芷菡发现外面动静,蹑手蹑脚地走到窗户前,举剑朝那个影子刺去,半道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得撤回了劲力。

    “芷菡,是我!”

    “咦,怎么是你?”见到是颢辰,她赶紧收剑入鞘。

    “除了我对你牵肠挂肚,还会有谁?”

    “大半夜趴墙角做什么?”芷菡转身朝屋子里面走去,“家事办好了?”她原本想问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想说早就说了,也没必要打听,想必是什么。

    “办好了!”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颢晨从窗户外跳了进来,慢腾腾地走到桌前,倒了杯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把芷菡急得真想揍他一顿。

    据他所言,那日他家中有急事,便从暗河回去处理,解决完毕,便又去屾山找他们,哪料他们已经不在屾山,并从族人口中得知他不在的时候,来了一群来历不明的黑甲士,令赤族全族蒙羞。

    他还从族人口中了解到,芷菡他们去了云谲宫,参加五年一次擢翾序大考,这才找到了这里。

    他自责说,当初没有留在屾山与赤族共患难,十分愧疚,如果他在,也许这场悲剧就不会发生。

    芷菡调侃他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那群声势浩大的黑甲士哪是他一人之力就能阻挡的,更何况那个大殿下,绝不是什么善茬,她还真担心颢辰在场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给他招来杀身之祸,于是暗暗庆幸他的家事发生得及时。

    接下来,颢辰又询问有无报名参加招考,芷菡暗自叹气,讲述了白日里被拒之门外的场景,他一副神色平静的样子,看起来对于他们被拒绝毫不意外,还说考不了就不考了。

    芷菡早就下定决心要取得参考资格,正苦思冥想解决办法,以要睡觉为由,将颢辰赶了出去。

    颢辰剑眉微蹙,作苦恼状,“芷菡,你也太绝情了,外面的客栈早就人满为患,这大晚上的叫我到哪里歇脚?总不能让我露宿街头吧!”

    瞧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芷菡心头莫名拧紧,正暗自对刚才的绝情深深自责,却见他嬉皮笑脸地说,“咋们今晚就在这张床上凑合凑合吧,我不嫌挤!”说着便开始脱外面的长衫。

    芷菡哪里会想到他会如此肆无忌惮,轻怒,“喂,你干什么?你我男女有别,你不知道吗?”话毕便连推带骂地将他赶了出去,迅速关上门锁好,生怕他又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来。

    经过多日观察,芷菡发现负责资格审查的老头叫尤啸伯,看上去一派正气,实则是个贪财鬼,经常收受擢翾序弟子的贿赂,什么灵草,宝物,神器,来者不拒。

    她还打探到尤老头今晚就约了一个富家子弟在红香院交易,于是召集来颢辰、断魂商议去趟红香院。

    按照计划,芷菡和颢辰作顾客装扮潜入红香院,断魂扮成小二把风,等尤啸伯来的时候,将掺了消灵散的酒端入房间,待尤老头中毒后,三人再潜入房间,将其擒获,以他受贿为由,威胁他同意几人入试。

    红香院可不是什么饭店,而是一家妓院,当颢辰得知芷菡要去那里时,当即提出疑异,

    “你一个姑娘家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了!你留在客栈里,我和断魂去就行了,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姑娘怎么了?难道比你们男人差吗?”芷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而是那种灯红酒绿的地方,不适合姑娘去。”

    “凭什么男子能去,女子就不能去了?你这是歧视女性,要在我那个时代是要被暴揍的!”

    男子摩挲着下巴,犯疑“什么你那个时代?”

    听不明白是正常的。”芷菡立即转移话题,“总之,就按照原计划行动!”

    临走之前,茹薇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吵嚷着要一起去,本来芷菡要去就够令人头痛的,茹薇居然也要凑这个热闹,这两个不知轻重的小丫头,令颢辰和断魂有些无奈,好在一番劝解后,茹薇打消了这个念头。

    经过一番精心打扮,芷菡换了一身青色男子服装,长发高高地束在脑后,用发冠固定住,脸上的粉黛也卸了些许,手握一把玉扇,看起来英俊潇洒,只不过略微圆润的脸蛋增添了一丝女子气,再加上身材瘦弱,容易被当作娘娘腔。

    颢辰那身行头也颇为富贵,浑身珠光宝气,俨然富贵公子的做派,两人出现在红香院后,即刻引来殷切接待。

    他们被安排到尤啸伯交易的房间的隔壁,只叫了吃的,并未叫姑娘,以方便行动。

    两人围坐在案几旁等待时机,芷菡时不时地听听墙壁那侧的动静,生怕错过了什么,实际上她的担忧有些多余,因为断魂在大堂里候着,尤啸伯一来,他便会第一时间向两人通风报信。

    戌时已过,还不见尤老头现身,芷菡再也坐不住了,决定出去查探一番。

    走在二楼的廊道上,被好几个穿红戴绿的风尘女子缠住了,“难不成这古代女子也喜欢油头粉面的白面小生?”她连连摇头。

    她们又是揽肩,又是献吻,有的干脆往她怀里钻,好不主动。

    这可把她吓得撒腿就跑,没几步便奔至楼道的尽头,“幸亏闪的快,要是被发现是个女的就麻烦了!”她喃喃自语。

    这里相对僻静,地理位置也好,来往的人比较少,朝下望去,能将红香院的一切动态尽收眼底,她倚靠在栏杆处,观察楼下的动静。

    突然间,从右首的房间里传来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在这种地方男女共处一室,无非是寻男女之欢,无甚好奇,她并不放在心上。

    男的说“有没有被人跟踪?”

    女的回道“放心,没有!”

    半晌后,男的又问“最近是否有什么异常?”

    “一切正常,不过最近来了一名年轻男子,不像普通人。”

    “打探出什么没有?”

    “暂时没有。”

    芷菡根本没在意两人说了什么,这些都是无意间听到的,顿时觉得不对劲啊,怎么谈话的内容竟像是在酝酿什么大行动?想到此处,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预备看清里面的人是谁。

    男的说,“要你住在那种地方,难为你了……”

    “是谁?”一阵凌厉之声从里面传来,紧接着,大门从里面轰然打开,只觉身体被一只大手给拽入屋内,大门顿时重新紧闭。

    芷菡想要逃跑,但对方内力太过深厚,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扣住双手,胳膊处传来的阵阵酸痛令她忍不住地闷哼了两声,“啊,啊!”

    等缓过劲来,抬头一瞧,这才发现前面坐着一名身穿靛蓝色锦服的俊朗男子,他正怒目瞪着自己,顿时满脸错愕,“圣君,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真是有缘啊!”她口上这样说,心里想的是,“趾高气扬的赫连禹居然会来这种烟花之地,我还真是高看他了。”

    与此同时,赫连禹也念道“是你!”

    “是我,是我!”芷菡立即笑逐颜开,“原来圣君也喜欢……”

    话还没说完,就被扣住自己的男子狠狠用力,还斥责“休得无礼!”

    “痛,痛……”她眉眼紧皱,嘴唇裂开,侧脸一瞧才发现擒自己的是赫连禹的护卫睿远,“小哥哥,轻点!”

    “你为何偷听本君说话?”赫连禹的眼神透着股瘆人的光芒。

    “圣君,冤枉啊,小女子只是碰巧路过而已。”她抬眼朝赫连禹的方向望去,作楚楚可怜之状,“圣君,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他这样押着小女子的胳膊,有失体统嘛。”

    “你……”被人倒打一耙,睿远气得话都说不出,但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减弱。

    “你还有羞耻之心吗?”这话是赫连禹说的。

    “圣君,人家是姑娘嘛,当然知道害羞了。”芷菡没脸没皮地说着如此肉麻的话,她自己都被恶心到了。

    “姑娘?本君看你比男人还男人!”赫连禹十分嫌弃道,“有哪家姑娘会来这种烟花之地?”

    “误会,误会,小女子是来找人的。”

    赫连禹意识到思维被对方带偏了,忽略了关键问题,立即回过神来,“别扯那些没用的,你刚才在外面做什么?”

    “我就是碰巧路过。”见对方凶狠的眼神似要吃了自己似的,她又赶紧解释道“放心,我听力不好,根本没听清你们说了些什么。”

    “不说是吗?看来你还不知道本君的手段!”赫连禹衣袖一挥,隔着空气用真气掐住她的脖颈将其拎了起来。

    她脖颈吃痛,在半空中胡乱拍打着双手,口中喊道“圣君,您不能杀我!”

    “哼,本君要杀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容易,全在本君一念之间。”

    “如果我死了,您后半辈子就要守寡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还不忘撩他一回,简直死不足惜啊,“圣君,您……您可千万不要冲动啊!”

    闻言,赫连禹气得脑袋嗡嗡直响,额头青筋爆出,就差吐血了,只见他衣袖一挥,就将芷菡摔将出去,还砸坏了旁侧的椅子,可见力道之大,可想有多愤怒。

    芷菡躺在地上,半天才缓过劲来,艰难地从地上坐起来,揉揉腿,揉揉胳膊,嘟着嘴说道“您这样对我,您的心不会痛吗?”

    “快说,是谁派你来的?”赫连禹熟悉了她的路数,对她的话形成了抗体,不再像之前那样,继续质问。

    “没人派我来,我真的是刚好路过。”芷菡一脸无辜的样子。

    “本君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赫连禹捻了个诀,一束光线从指间射出,直指女子的额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