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一试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十日后便是正式比试,所有获得考试资格的人都开始紧锣密鼓地备考,参加比考的考生总共一千余名,考试共有四个环节,第一环节是德育考试,第二环节耐力考验,第三环节抗压考验,第四环节暂时保密。

    每个环节考察的大致方向确定,但是具体内容还不得而知,特别是第四环节“暂时保密”搞得大家都糊里糊涂,不明所以。

    境圣赫连禹十分重视今年招考,他委托浮虞最铁面无私的龙阳上仙拟定考题,还委托龙阳上仙将拟好的考题分别拓印在五副卷轴中,并用法力将卷轴封印起来,任何接近它的人都会遭到法力反噬,人毁魂灭。

    其目的是选拔最优秀的人才为浮虞所用,为体现公正公平,开考当日龙阳将亲自将卷轴开封,这四副卷轴乃目前浮虞最高机密,连境圣本人都不知各中细节,任何试图接近卷轴的人都将无功而返。

    所以,此次考试将以严苛、公平公正载入浮虞的史册。

    天波易谢,寸光难留,短短的十日飞快而至。

    一行五人早早来到擢翾序,薄薄的晨雾笼罩着整个序园,古色古香的学舍和宿舍隐没在枝繁叶茂的绿树丛中,虽是寒冬时节,但枝叶完全没有凋敝的落寞,高大挺拔的古树直冲云霄,正自生机勃勃。

    前方是一座人像石雕,高两米,那人黑色长袍裹身,金丝大翟纹案龙飞凤舞,腰间翟纹宽带坠着一块羊脂白玉,如墨般的长发散落在肩头,更添浓浓仙气,整座石雕栩栩如生,俨然活生生的人,这座石雕便是序园的创办者——先圣赫连旌。

    石雕后乃一块绿色草坪,铺清叠翠的小草犹自生长,穿着统一服饰的男男女女成群嬉戏、玩耍,惹来一阵艳羡。

    离考试还有一个时辰,芷菡他们沿着那条苍苍古道游逛起来。

    擢翾序不愧是一座享誉浮虞,叱咤六界的最高学府,连空气都弥漫着香甜芬芳之气。

    正门拐进的位置设置了一块展示牌,取名为“龙虎榜”,该展示牌由白玉所制,黑色醒目的篆体镌刻着历届贤杰的名讳,将字体刻在精美的玉石上还真是奢华。

    能上“龙虎榜”的不仅要武功高强,还得是为浮虞做过大贡献的人,排在前两位的是“赫连沅”、“赫连清”。

    正自纳闷这两人是何人时,一个声音侃侃而谈,“她们是先圣赫连旌收的义女,也就是当今境圣的的义妹,后来在收复妖兽的时候双双丧命!”原来是几个来赶考的人在吹牛,引来了周围一众人的追随和吹捧。

    “如此厉害的角色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芷菡在心底佩服她们的同时,也为她们感到惋惜。

    却在这时,另一个富贵装扮的青年凑到人群中,嘀咕道“据我所知,她们的死讯只是为了迷惑各番邦的一种幌子,实际上她们根本没有死,而是被当今圣君派往各地从事间谍活动。”

    见众人摇头晃手,一副质疑的表情,他又补充,“你们听说过蝴蝶盟吗?”

    有人搭腔,“先圣创办的一个间谍组织。”

    “对,听说这个组织所培养的间谍,会被派往各番邦,打入敌人内部,为圣君提供情报,而赫连沅和赫连清就是蝴蝶盟的人。”富贵公子扬起眉头,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她们应该就潜伏在哪个番邦内部,说不定已经是受重用的核心人物了!”

    “啧啧啧,当今圣君的手段果然不一般啊!”

    听到这里,芷菡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想来自己那点小把戏在赫连禹面前当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幸亏他没追究自己的胡作非为,不然脑袋早就搬家了。

    “龙虎榜”上排在第三位的是一个叫“梦楚”的人。

    “这个名字为何如此熟悉,在哪里听过?”芷菡思索半晌,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那日来滋扰赤族的人,能排在龙虎榜前三者必是浮虞数一数二的高手,她不去辅佐赫连禹,竟去给那个暴虐成性的大殿下当走狗,真是大跌眼镜!

    想到此处,不禁骇然,那大殿下在浮虞必定拥有恐怖的地位,才能将“梦楚”这样的卓俊招揽麾下,那日他大放厥词,不把赫连禹放在眼里,嚣张气焰就可窥一二了。

    紧随梦楚的是“睿远”。

    “这不是赫连禹身边那个护卫吗?切,他居然也在这里深造过。”芷菡一脸不屑。

    排在第五位和第六位的分别是的是“闾丘卓”和“若竹”,这两个名字她从未听起过,也许是排名靠后的缘故,很少有人提起。

    离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考生趋之若鹜地赶了过来,络绎不绝。

    几人来到一个足以容纳万人的空地,空地上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高台,这里早早挤满了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空地上摆满了方桌和凳子,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芷菡便开始东张西望。

    半晌,一个中年男人走上高台,他横眉乌目,脸似刀削,两颊凹陷,一副尖酸刻薄相,浑身散发的戾气足以令见者退避三舍。

    他用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喝止全场的骚动,瞬间全场鸦雀无声,一番义正言辞的开场白后,高台上走来七个人,最中间的正是赫连禹。

    赫连禹一身宽襟青衣,肤白凝脂,他的出场简直惊艳四座,惹来交口称誉,一来一次小小的考试,他竟亲自到场,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二来场下绝大部分人从未见过浮虞最高权力的拥有者,能见到本尊,定是十分惊喜。

    三来这境圣的绝美容貌当真天下无双,有幸一饱眼福,也不枉此生,可以说他的到场无疑给这场盛会增添了更多隆重和惊喜。

    七人纷纷落座后,中年男人又开始滔滔不绝地奉承吹捧,场下嘀咕声时时传来,大抵是议论高台上的人是何身份,姓甚名谁等等。

    赫连禹坐在高台上俯瞰下首,眼神冷漠而森寒,也许睥睨天下的王者看待众生皆是这般漠然吧。

    “大事不妙!”芷菡惊出一身冷汗,忙用手挡住半边脸,生怕被他认出,如果被发现一个赤族人明目张胆地坐在这里考试,以他的品性,必定被当场揪出来,自己被取消资格也就算了,到时候还会连累韩辰他们,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正在此时,忽然刮起大风,东风天际飘来一个人影,落定高台,才瞧出个大概模样,那人身着白衣,头发花白,就连发带都是白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家刚死了人,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印象。

    估摸着此人少说也有个几千岁吧,虽然他头发花白,但容貌也就二十岁左右,这就是修仙的好处,能永葆青春。

    他一出场,赫连禹也站起身来,躬身作揖,“恭迎龙阳上仙!”遂将其引至场地中央位置。

    白衣人来到最中心的位置,纤长的手伸出偌大的衣袖,手掌一摊,一木制锦盒凭空出现在他的掌心,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锦盒,从中取出一副卷轴,一阵施法后交于赫连禹。

    赫连禹接过卷轴,便递给睿远,睿远又将其传给身旁的中年男人,层层传递,揭示出森严等级制度下的尊卑贵贱。

    中年男人接过卷轴,面向龙阳上仙和赫连禹矮身作揖,这才走到中央位置,正气凛然道“我云崇洛不才,得蒙龙阳上神和圣君的厚爱,擢翾序才得以举办如此盛大的考试,作为序首的我,定秉持奉公不阿,坚守无偏无党,竭尽全力办好此次盛会,好生培育惊才绝绝的孝廉,为浮虞的壮大添砖加瓦!”

    一举一动之间,将溜须拍马的功夫展现得淋漓尽致,可见平时没少练习如何曲意逢迎,已然达到如火纯青的至高境界,是拓藏城城守之流望其项背的。

    随着一阵锣鼓声,考试正式开始,云崇洛缓缓打开已解除封印的卷轴,琅琅上口,“此次考试共有三道考题,其一,请详细解释何为道义?”

    “其二,如何看待人性的贪婪、自私、嫉妒、虚荣、猜忌?”

    “其三,如果你被擢翾序录取,你有什么计划?”

    这三道考题并不难,但要答好却没那么容易,芷菡猜不透出题者的真实意图,但依稀能发现,他是想测试应考者的德行如何。

    听完考题,她莫名地兴奋起来,这些考题不仅出的有点现代化,还和心理学沾边,“简直天助我也!”一种胜利在望的喜悦感油然而生。

    场下一千余人聚精会神地开始答题,有的飞快地磨墨执笔,下笔如有神,洋洋洒洒一大篇;有的咬着笔杆子,苦思冥想半天也扣不出半个字;有的脖子似装了机关,竟能伸长数倍,是一副偷窥的好手;有些胸无点墨的登徒浪子,竟在纸上画起了美人,如果他老爹知道了,定要被这败家子活活气死……

    芷菡飞快地搜索所有与之有关的答案,磨墨,点墨,下笔,“道义是衡量好坏、对错、善恶、美丑等的价值标准,是一个人的基本行为准则……”

    “贪婪、自私都是人性的弱点,这些东西就像是鬼魅一般控制着人的思想,主导着人的行为,它们的存在是社会紊乱的根本原因所在……”

    “如果我考入了擢翾序,我会好好修炼,同时,还将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积极加入擢翾序组织的各项历练,造福浮虞百姓”

    有种在高考场上答题的既视感,答案也莫名地现代化,答题的过程中,脑路清晰,思维活跃,不到半个时辰,她便写完所有考题,这次出乎意料地顺利,竟然写了好几页纸,俨然寄情翰墨,笔耕不辍的文人墨客。

    一个时辰很快就结束了,神秘的龙阳上仙取出卷轴后就已经离开,那赫连禹还真是有耐性,竟等到考试结束才离开,芷菡庆幸没被他发现,考试结束后,邀上同伴飞快离开场地。

    没过几天,芷菡他们就收到通过第一试的通知。

    离第二试还有三天,他们还可以逍遥逍遥,为了放松紧绷的神经,颢辰又带上芷菡到繁华的大街上闲逛,这个游手好闲的大少爷不知又要搞出什么花样来。

    颢辰见到吃的用的东西就买,什么冰糖葫芦,糕点,泥娃娃,胭脂水粉……全部堆在芷菡的手上,又多又重,累得连路都走不动,最后干脆雇了脚夫帮忙拿着,到了一处卖首饰的小摊前,那老婆婆慧眼识人,见颢辰一身富家公子的装扮,嘴跟抹了油似的,

    “公子这个可好看了,乃上等翡翠,跟这位姑娘简直是绝配。”明明一件不起眼的物事,被她一吹捧好的跟天下无敌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