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冤家路窄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在集市上,颢辰还真是个不懂得省钱的主,话不经脑“全包了”,惊得芷菡一愣,不知道说什么好,乐得老婆婆心花怒放,估摸着这一年半载她都不用风餐露宿,可好好在家休息了。

    “这个好看,符合你的气质。”颢辰拿起一只蓝色珠链,小心翼翼地替芷菡带上。

    正在这时,敏锐的她发现不远处有人往这边看来,定睛一瞧,慌得抓起颢辰的胳膊就逃。

    “赫连禹,他怎么会出现在市井小巷,他不会已经发现我在参加考试了吧?”一路逃一路嘀咕,竟没发现刚才一时情急,抓错了人。

    一个中年大叔,满脸猥琐,“姑娘,你要带我去哪里?”哈喇子流了一嘴,芷菡一脚将这个混蛋大叔踢开,便朝小巷子跑,奔得太急,一头撞在一白色物事上,软绵绵的,暖和得很,还带着一股清香,抬头一看,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怎么又是这个家伙?”她皮笑肉不笑地朝赫连禹干笑几声,立刻转身,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走,哪料被对方制止道“站住!”

    芷菡赶紧刹车,转身笑道“没走,没走。”

    “你心里有鬼!”赫连禹兴许觉得以她的品性,不黏上来就很奇怪,居然还要溜走,肯定有什么阴谋。

    芷菡连连摇手,“没有的事。”

    “那你为何要逃?”

    “不瞒圣君,您长得实在太好看了,小女子怕把持不住,做些有违君民之道,有失礼义之事。”女子将能想到的溢美之词通通说了个遍。

    赫连禹眉头一蹙,惊诧,“几日不见,你转性了?”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目无章法的女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礼节了?

    芷菡笑吟吟道“我是姑娘嘛,不同儿郎那般,可以随心所欲。”

    “打个比方,男子可以夜不归宿,可以三妻四妾,而换做女子,就会被说成不守妇道。”

    赫连禹面无表情地听她哩哩啰啰说了一大堆,就像在听念经。

    “你来云谲宫干什么?”他突然质问。

    芷菡试图装疯卖傻糊弄过去,再找个机会逃脱,没想到对方已发现问题的关键所在。

    “小女子家贫,来云谲宫谋生。”

    “是吗?”

    “小女子怎敢欺瞒圣君。”

    “现在带本君去你住的地方。”赫连禹似乎不信,不依不饶。

    芷菡哭笑不得,堂堂圣君为何要死揪着一介庶民不放,“小女子的住所环境脏乱差,垃圾分类也没搞好,圣君还是不去为妙,以免污了龙体。”

    “休要再辩!”

    说着,赫连禹手掌一翻,芷菡便受到一股力量的牵引,不由自主地朝他靠近,紧接着就被单手捏住脖颈,轻松得像捉小鸡似的。

    脖子处受力,逼得她俏脸涨红,咳嗽不止,想求饶,却发不了声,只能通过张牙舞爪的方式来抗议。

    却在此时,一张白皙俊俏的脸靠了过来,离面门只有几寸的距离,目光交织间,芷菡大喊不妙,“凑这么近干什么?原本他是很嫌弃我的,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知是不是起了恻隐之心,脖子处的手稍稍移开,转而捏住了她的脸颊,迫使她红唇微张,而赫连禹又挪近了几寸,目光微敛,“你这个女人满口谎言,本君岂会信你?”温热的气息扑洒在脸上,令人心猿意马。

    她含含糊糊道“圣君,小女子尚未许配人家,你这般行为,怕是要毁了小女子的名节啊!”

    赫连禹脸色一沉,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通过那微微张开的红唇,强制性地塞入芷菡的口中,不经意间指腹触碰到两片温润湿滑的唇瓣。

    一粒药丸从口中滑入腹中,甜甜的,带着芳草的味道,而她却更留恋对方指腹的温度。

    “如果你胆敢从本君的视线离开,本君就让你永远得不到解药,毒发而死!”赫连禹面无表情地说。

    说话的当口,他从怀中取出一块锦帕擦拭指腹上残留的胭脂,随后将锦帕扔在了地上,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咳咳”芷菡拼命咳嗽想把药丸咳出来,甚至用手去扣,但那药丸已经滑进胃里。

    “你给我吃了什么?”这个赫连禹太狡诈,竟然使出美男计,害得本姑娘着了他的道,看来他对上次陷害,还有偷听之事一直耿耿于怀,还真是个睚眦必报的伪君子。

    “这是一种慢性毒药,吃下后不会立刻毒发,但每一个月便需解毒一次,如果得不到解药,毒性便会加深,直至毒发身亡!”

    “赫连禹太阴狠了,竟下这么重的毒,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报复,我可不想受他摆布!”她暗忖。

    “只要你乖乖带本君去你住的地方,本君自然会给你解药。”

    这不摆明了用这个药丸要挟我吗?绝不能带他去青云客栈,要是被他发现住的是云谲宫最豪华的客栈,自己刚才说的话就全部穿帮了,到那时怎能骗得解药,她心里飞速盘算着如何蒙混过去。

    话说,芷菡在街头走丢后,颢辰满大街的找,都没有找到她的踪迹,登时心急如焚,于是便回到青云客栈,召集大家一起找寻。

    一群青衣长衫的人聚在一墙角处,站在最中间的是颢辰,他拿出一副芷菡的画像,询问是否见过画中人,其中一人回忆说见她跟一名白衣男人朝西南方向去了,据描述,白衣男子正是赫连禹。

    闻言,颢辰即刻下令,就是把整个云谲宫翻过来也要找到芷菡,并透露她身上有追踪符,只要略施法力,便可发现目标所在。

    芷菡带着赫连禹在街头巷尾穿来穿去,满大街跑,赫连禹不是个省油的灯,在后面牢牢跟着,寸步不离,芷菡脱身不得。

    “啊,啊”她大叫起来。

    “怎么了?”赫连禹漫不经心地问道。

    “肚子好痛,毒性发作,我快死了!”芷菡靠在一棵大树上,手捂腹部,作痛苦状。

    “哪有那么快发作?别耍花招!”

    谎言被拆穿,芷菡又洋装哭泣,嚷着,“我好饿!一步也走不了了。”并死死抱着那棵大树,赖着不走,虽然在哭,但一滴眼泪都没有。

    无奈之下,赫连禹就近找了一家饭馆,准备填饱肚子再走,进了饭馆,芷菡专挑最贵的菜,点了满满当当的一桌子,以发泄对他的不满。

    “吃穷你!”菜上齐了,芷菡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还时不时假惺惺地往赫连禹的碗里添几块肉。

    赫连禹被女子的饕餮吃相惊得目瞪口呆,一股恶心和厌恶感占据了思想高地,从头到尾都没动过筷子。

    “您不饿吗?神仙也得吃饭嘛!”

    赫连禹不回答,芷菡自顾自地大吃大喝,这一顿把她撑得打了好几个响隔,随即吆喝一声,“结账!”

    店小二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对于这一桩大买卖他可不敢懈怠,芷菡指了指赫连禹,店小二识趣地走到他跟前,恭敬道,“公子,十两银子。”

    赫连禹瞪了芷菡一眼,理直气壮道,“本君……我没有银子!”

    此话一出,芷菡拍手蹬脚地大笑起来,差点没从凳子上翻下来。

    店小二的脸色即刻转阴,朝芷菡的方向伸手,“他没银子,你付!”

    “小哥,虽然我们是夫妻,但一看我就是夫管严,家里的银子都是由我的夫君管理,我身无分文。”芷菡双手一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她指了指自己的衣衫,唉声叹气,“你看我这破布烂衫的,连置办一身像样衣服的钱都没有,哪有银子付饭钱啊。”她憋着一口气,差点没笑出来。

    不知是不是同情她,店小二转向赫连禹的方向,然后朝身后招了招手,登时几个打手模样的壮汉走了过来。

    “没银子还敢来吃饭,吃了雄心豹子胆!”中首的壮汉怒道,“想吃霸王餐!也不问问爷爷我的拳头!”

    话毕,斗大的拳头便朝赫连禹砸去,但还未近他的身,便被弹将出去,重摔在饭桌上,将桌子砸了个稀碎,壮汉吃了亏仍不服输,命令所有人一起上,这些人如法炮制般败下阵来。

    芷菡趁这个当口溜了出去,转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几招,这些人的实力太弱,赫连禹懒得跟他们纠缠,也不想伤人,将腰间玄玉扯下来,扔在桌上抵账,便急匆匆地追了出去。

    芷菡走了一段路,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太不讲义气了?”于是掉头往回走,没走几步,却见赫连禹活生生地站在前面,连忙上前问长问短,“胳膊没事吧,腿没事吧?”冷静下来,自己真是自寻烦恼,他是何许人也,那几个小喽啰能奈何得了他?

    赫连禹不但没被感动,还恶语相向,“你要是再耍花招,本君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经历前后数次的失败,芷菡知道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武功和智慧都在自己之上,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于是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日薄西山,雾霭初起,夜色朦胧,手下纷纷禀报,方圆十里都没有发现芷菡的踪迹,她身上的追踪符应该失灵了!

    “怎么可能失灵?但是,如果赫连禹施了法,即使芷菡就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看不见,摸不着。”颢辰陷入沉思之中。

    赫连禹把芷菡带到哪里去了?他还故意消除了追踪符的灵力,很显然不想被人发现他们的踪迹,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

    自始至终,颢辰都没有亲眼看过芷菡的胸口,是否有大翟的图腾,如今赫连禹和芷菡这个毫不相干的人走得这么近,还故意避开其他人,他不由得怀疑芷菡的真实身份,难道她是赫连羲?

    颢辰认为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有种触手可及的喜悦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