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冒险劫狱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不能和解?非要殃及子孙后代,芷菡并未经历当年赫连家族与雷氏家族的那场生死浩劫,也不能体会家族之间的仇恨是如何深入骨髓……

    和赫连禹之间的鸿沟就似天堑一般,永远无法逾越,她感到一阵悲凉,现在的赤族就是一个落魄的氏族,如何才能摆脱这种困境,强大起来?她心中没有答案。

    正想得入神处,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叮叮当当打斗的声音,紧接着是护卫的阵阵喊叫声,“有人劫狱!有人劫狱!”

    不多时,一名黑衣蒙面人闯了进来,但见那人身着黑色夜行服,脸上罩着面巾,完全看不清长相,如此装扮应该担心被认出来。

    黑衣人身手矫健,武功极高,右手一挥,掌间发出的光圈便将拦路的几名护卫弹出几米开外,被击中的人纷纷口吐鲜血一命呜呼。

    倒下了一批护卫,从外面又涌进另外一批,他们手持兵器,装束整齐,像是有备而来,一见到黑衣人像看见大饼似的,蜂拥而上。

    众人拾柴火焰高,无论黑人如何厉害,要抵挡如泉水般涌来的对手,还是有些吃力的。然而,他救人的决心似乎很强烈,爆发出的战斗力也异常惊人,拔出长剑,腾空而起,在空中迅猛出击,一道道泛着金光的剑气,交织成一张庞大的蜘蛛网,令得靠近的攻击者四分五裂,身首异处,场面甚是凄惨。

    如此大的威力,不消片刻,便解决了牢房内的护卫,黑衣人对准牢门的锁链捻了口决,锁链咔嚓一声轻松打开。

    擢翾序防护级别最高的牢房大门都是用玄铁铸成,并且还施了法力,但在这黑衣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可见黑衣人的厉害。

    他进到牢房里面,手指向前一挥便拗断捆在芷菡两人手脚上的捆仙镣,说道:“快跟我走!”他的声音经过了变声处理,根本无法辨认真实声音,因此便无法判断他究竟是谁。

    芷菡不禁疑问,“你是谁?为何要救我们?”

    “此地危险,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跟我走!”黑衣人顺势便要拉两人离开。

    “如果就这样走了,我就再也别想进擢翾序,我不会跟你走的!” 芷菡的态度十分坚决,一旁的茹薇也附和。

    “你以为留在这里,就能进擢翾序了?别痴心妄想了,你知不知道,整个浮虞有多少人想置你们于死地?”黑衣人怒道。

    “我们只不过是最卑微的赤族人,哪会有人费劲心机加害于我们。”芷菡的话语间有些许的悲凉和落寞。

    “简直可笑,你们已经沦为争权夺利,政治博弈的工具和牺牲品了,你认为还能全身而退吗?”

    “那又如何,大不了一死,总比越狱强!”芷菡坚定的眼神充满悲壮豪情。

    “愚不可及!”黑衣人斥责道。

    劝说无效,情急之下,他只好将两人双双打晕,试图强行将她们带走。

    三人谈话之际,大牢外面又聚集了数十名护卫,正朝牢房赶来捉拿劫狱者。此时,屋顶上另一名斗篷黑衣人疾步小跑,脚下生风,呼呼作响,随后从屋顶飞下,稳稳落在地面,与正赶来支援的护卫交上火,但见斗篷黑衣人右手一挥,便令得数十名护卫顷刻倒地猝死,轻松得不费吹灰之力。

    搞定攻来的护卫队后,瞧见牢房里一名与自己穿着打扮相近的黑衣人扶着芷菡两人,正往外逃,便大声呵道:“你是何人?快快将两人放下!”

    “我还想问你是谁?你倒先问起我来了。”黑衣人站定,质问。

    “赶快将两人放下,否则休怪我不客气!”斗篷黑衣人的声音带着斥责。

    “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么个不客气法!”黑衣人并无惧意,准备随时迎战。

    你一言我一语,双方均被激怒,于是便在牢房内大打出手,两人的武功不是同一路数,斗战施法之间他们将牢房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尽数震坏,斗篷黑衣人的功力显然在先前黑衣人之上,他的掌风带着一股银色火焰,劲力恐怖程度在浮虞实属罕见,震得先前黑衣人口吐鲜血,心肺欲裂,倒在墙角连挪动都成困难,显然受伤严重。

    云祈峥早就料到今晚大牢里会发生大事,早早地领了一大波重兵躲在暗处蹲守,夜半三更,还不见有人来闯,甚是失望,不想头顶突然飘来一个黑影,但闻那人说道:“蠢货,再不支援,犯人就要被劫走了!”话刚说完人影就消失了。

    经那人提醒,云祈峥这才率领重兵冲进牢房,但见驻守的护卫尽数倒地,两名黑衣人相隔数丈呈对立之势,其中一名黑衣人还受了伤,他即刻下令将四人重重包围。

    他猜测赫连禹为了避嫌才将赤族人关在擢翾序大牢,如果赫连禹与两人有关系,当夜必定前来营救,如两人在自己的地盘被人劫走,这个黑锅他就背定了,赫连禹便可名正言顺地将所有罪责推到他身上,不费一兵一卒洗脱与赤族人有瓜葛的嫌疑。

    白日里说公开审理赤族人只不过是他放的一个烟雾弹,好令众人相信他绝不会徇私,至于半夜两人被劫走就与他赫连禹没有任何关系,这一招还真够阴狠!

    于是,云祈峥设下一计,制造外松内紧的假象,其实已在外围布下了天罗地网,令营救者以为救走两人不是难事,而自己率领亲信重兵在大牢外围严密蹲守,待营救者以为大功告成之际,再率领部下攻进来,来个瓮中捉鳖,将他们一网打尽。

    只是他没料到劫狱者使了障眼法,令他们看不清牢房周围的局势,幸得人影的提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云祈峥冷笑道:“本宫已恭候多时!”

    “看来这两名赤族女子来头不小,居然有这么多人甘冒危险前来送死,本宫倒是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在云谲宫的地盘上公然抢人,来人啊,将他们给本宫拿下!”

    一声令下,护卫蜂拥而上,然而他们不是斗篷黑衣人的对手,丝毫进不得他身,只是他不打算恋战,双掌向上一击,屋顶上便出现了一个窟窿,他顺着窟窿飞出牢房,将护卫远远甩在身后。

    此番操作也惊呆了一众人,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带着芷菡两人一同离开的,很显然他有这个能力做到,然而他却没有那样做。

    斗篷黑衣人逃走了,云祈峥下令追赶,数十名护卫便也从窟窿处追了出去。

    而先来的黑衣人因受伤的缘故,几招之后便架不住众多护卫的围攻,渐渐被逼至角落。云祈峥大喜,慢慢靠近,欲揭开他的面巾,一睹庐山真面目,正在此时,“呼”的一声窟窿处又飞下一名黑衣人,从身形和体格上判断与斗篷黑衣人不是同一人,但见那人啪啪啪便将护卫纷纷扔了出去,一把抓住受伤黑衣人的胳膊将其救出窟窿,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眼睁睁地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云祈峥怒不可揭,还是身旁义子云轲提醒,“义父,要不要追?”

    云祈峥缓过神来后,缓缓说道:“不必了,他们都是浮虞的顶级高手,就凭你们追不上!”

    他如此周密的部署都没能困住闯入者,震怒不已,所幸那两名赤族女子没有被救走,他知道这三个黑衣人都是绝顶高手,要不是其中一名黑衣人与斗篷黑衣人交手身受重伤,护卫根本困不住他。

    这三命黑衣人每次出招都刻意隐藏武功,说明他们都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可以肯定的是最先逃走的黑衣人与斗篷黑衣人并非一路人,否则也不会打起来。

    据云祁峥判断,三人的功力排名应该是斗篷黑衣人第一,最后飞进来的黑衣人第二,受伤的黑衣人第三。

    理清思路后,他即刻命人将芷菡两人偷偷转移到别处严加看管,自己操近道火速赶去琉璃境,任凭赫连禹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比他先到琉璃境,他急于证明自己的猜想:三个黑衣人中是否有赫连禹,赫连禹究竟有没有参与这次营救行动?

    云祈峥急匆匆赶往琉璃境,刚到大殿门口,就被铁面无私的守门护卫以圣君已就寝为由给拦在门外,说什么都不肯放行。

    平日里他来到这琉璃境都得低头折节,摧眉折腰,即使面对身份低微的守门大将,也不例外,但是这次他急于抓住赫连禹的把柄,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要挟守门护卫,威逼他带自己去见赫连禹。

    达到目的地后,那是殿内的一处偏僻的芸馆,此馆乃赫连禹平日里舞文弄墨之地,四周没有一个护卫,鲜有人打扰,十分清净,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

    只在芸馆外面,就听见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哎呀,圣君你又输了。”

    “若竹,你真厉害!”

    “曼郡主,难道您没看出来,圣君一直让着属下吗?”

    “难得睿远那个跟屁虫今夜不在,不然又要以圣君日理万机,得早点回去休息为由将圣君带走,今夜要玩得尽兴方可罢休。”

    云祈峥没有急着进去,站在门口听了好一会,但闻里首传出一个男声,“既然来了,躲在门口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