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公开审判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入学盛典正式开始后,云祈峥走到中段鎏金平台中央,念着今年入围的人员名单,嫣妍,云莳萝,祖宥,冀骞,沁淑,弈鸣,颢辰,芷菡,茹薇,穹觞一人,云谲宫两人,逍遥逸一人,拓藏族三人,赤族两人,因拓藏城颢辰放弃资格,赤族两人违规参考被取消资格,是以最终被录取者共六人。

    在众星捧月中,六人迈着豪迈矫健的步伐,朝广场中央走去,个个意气风发,神采飞扬,风光程度俨然达到了人生巅峰。

    待他们站成一排后,云祈峥朝赫连禹恭敬道:“圣君,授牌仪式可以开始了!”

    见赫连禹点了点头,他便朝旁首义子云轲使了个眼色,云轲朝擂鼓者吆喝了一声,紧接着一阵锣鼓声惊天动地,声势浩大。

    “圣君请!”

    伴随着一阵擂鼓声,赫连禹站起身来,在云祈峥的指引下,迈着轻盈的步伐,沿着玉石台阶缓缓而下,一旁的云祁峥矮着身体恭恭敬敬在前面引路,看起来卑微极了。

    行在台阶上,赫连禹单身负后,仪态优雅,目光一如既往的冷漠,一副不染俗尘之态,宛如从天而降的神仙,登时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

    爱美之心有皆有之,更何况还是握有浮虞最高权力的天子。

    场下的人皆紧盯着他,屏气凝息,生怕错过了任何美的瞬间。

    那六人的眼神更是不愿引开半秒,个个张大嘴巴作惊讶状,赫连禹一贯都以白衣示人,今日却着了黑色大袍子,多了一丝威严,令人神往而又不敢靠近。

    那眉,那眼,那鼻,那唇,完美的无可挑剔,无不令人怦然心动。

    此时,一列身着碧蓝锦衣的女子,早就候在那六人身旁,手中各端一只瓷盘,瓷盘里放置的是通体泛着蓝光的玉佩。这玉佩是一枚腰牌,上面刻着所有人的名字,乃擢翾序学子的身份象征。

    按照程序,赫连禹来到最角落弈鸣的身旁,从瓷盘里取出蓝色玉佩,递了过去,弈鸣忙不迭地伸手去接玉佩。

    但闻一个极具磁性的声音响起,“恭喜!”

    “弈鸣定会好生修炼,为浮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赫连禹开启了一一为六人授予玉佩的流程,待走到云莳萝身旁时,云祈峥赶紧提醒,“圣君,这是我家小妹,名莳萝,年方十八,修为已达大乘……”

    随即对女子使了个眼色,“莳萝,还不快快摘下斗笠,见过圣君!”

    这个云莳萝自从报名参加考试到现在,都是以斗笠示人,从不露出真面目,令人猜不透缘由。

    只闻她冷冷说道:“莳萝儿时就立下誓言,只有见到心仪之人才会摘下斗笠,还望圣君见谅!”她的言下之意,“圣君虽然权倾天下,容貌无双,但我云莳萝还是看不上。”

    话音刚落,场下顿时炸开了锅,显然,云莳萝这话不只是拒绝那么简单,她目无尊上,犯下辱君之罪,是要被砍头的,往严重的说,还将连累整个云氏家族。

    “住口!”始料未及,云祈峥吓得脸冒冷汗,试图去扇她的耳光,却被其勘勘避开,“在圣君跟前,切不可妄言!”

    “云卿家,年轻人心高气傲实属正常,勿怪!”赫连禹毫不在意,云淡风轻地说着,紧接着势来到了下一位弟子跟前。

    听对方这样说,云祈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连连叩谢圣恩,“多谢圣君饶恕之恩,回去,下官定好生调教家妹!”

    来到大美女嫣妍的身旁时,又是另一番风景,她是穹觞人,自认为高人一等,又长一副绝世容貌,越发自信。

    她先是搔首弄姿一番,随后接过赫连禹递过来的玉佩挂在腰间,美目流盼,“嫣妍定会好生修炼,绝不辜负圣君的期盼!”

    如此表现,目的十分明确,“爬上赫连禹的龙床!”引得众人一阵偷笑。

    只是赫连禹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被人当场表白的时候也不少,毫无惊讶之色,他破天荒地停留下来,拿起嫣妍挂在腰间的玉佩,摩挲着上面的两个字,半晌后说道:“既然来到这里,应该脚踏实地,不要妄图走什么捷径,否则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完,他头也不会地离开了,授完牌,他又讲了几句鼓励的话,便重新回到座位上。

    为了给活动造事,云祈峥着了一批舞姬跳舞助兴,学子们纷纷让到两旁腾出一大块空地。舞姬舞姿优美娴熟,罗衣随风飘舞,长袖绵绵摆动,引来掌声阵阵,经久不息。

    入学盛典结束后,进入审判赤族人芷菡和茹薇的环节,云祈峥令人将两人押来,跪在广场中央。

    她们经历了一日一夜的关押,神情皆是极为疲惫,脸色苍白,但也难掩绝世美颜。

    芷菡微微抬起头,环视广场一周,发现赫连禹、淳于曼和睿远坐在最高的平台上,云祈峥坐在中间平台的左首,右首坐着的人中,竟有几月前来找赤族麻烦的大殿下和叫梦楚的女子,登时恨得咬牙切齿。

    仔细一想,此人既然出现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并且跟云祈峥平起平坐,必然拥有至高的权力,以她目前的处境要指证此人甚至给以致命一击,绝不可能。

    眼下,生死未知,不知何日得报此仇,想到此处竟悲从中来。

    不等赫连禹开口,云祈峥叱问:“场下可是屾山赤族人?”

    众所周知,赤族乃最卑贱最低等的氏族,那种观看下等人受处罚的优越感和快感着实有股引人入胜的魔力,人们皆眼神睥睨,低声议论,纷纷猜测

    圣君将如何处置两人,更有以两人的死法打赌,赌注不乏奇珍异宝,稀世之珍。

    见两人齐齐点头,云祈峥继续质问,“胁迫尤啸伯取得参考资格,私自参加擢翾序大考,可知罪?”

    “不知!”芷菡反驳道,“为何赤族人不得修仙?”

    云祈峥看了看赫连禹,随后说道:“这是规定!”

    “这是什么狗屁规定?”

    场上登时炸开了锅,都在指责芷菡目无法纪,口无遮拦。

    “你认为本君制定的法规如此不堪,圣君由你来当可好?”赫连禹紧紧盯着女子,声音中自带一股威慑力。

    “小女子不敢!”芷菡也不怕赫连禹,直视他的脸,白皙的脸庞俊美异常,令人产生不出厌恶感。

    死到临头还那么“怜香惜玉”,真是没救了!

    “大胆狂徒,竟敢口出狂言!”云祈峥横眉冷竖,咬牙切齿,看起来恨不得将两人生吞活剥了,“潜入擢翾序有何阴谋?”

    “没有阴谋!只为保护屾山上百号族人性命,如今赤族遭遇外族入侵,没有自保能力,我等只为有朝一日学成而归助赤族壮大!”芷菡一边说着,一边死死盯着大殿下,不想慕子赟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休得狡辩,快快如实招来!”云祈峥似乎不信,他早已断定这两人与赫连禹有关系,这才越发凶狠。

    “没有阴谋!”芷菡重复,面对一众权势滔天的人,毫无惧色。

    “你潜入擢翾序,其目的是为叛党提供情报,行分裂浮虞之举,该当何罪?”云祁峥自言自语,“幕后主使何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今我等已为砧上鱼肉任人宰割,云宫主要强加谋逆之罪只管加便是,我等已无话可说!”茹薇气得双肩颤抖。

    “我等不是暗谍。”芷菡冷笑着说,“如果非要被说成是受人指使,那么指使之人定是你云宫主!”

    闻言,云祁峥手捂胸口,差点气血身亡,“属下绝没有指使两人,望圣君明鉴!”

    “云宫主,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那么紧张干嘛,莫非在这擢翾序真的有你的暗谍,秘密从事间谍活动?”芷菡笑意盈盈。

    “大胆,死到临头,还倒打本宫一耙,看来不施刑不会招供!”云祈峥恶狠狠地命令道,“来人啊上抽血之刑!”

    逞一时口舌之快,终于为自己惹来了大麻烦。

    闻言,众人皆是惊讶,此刑是一种致命的刑罚,因为如施行不当或救治不及时,犯人将当场死亡,云祈峥还真够阴狠毒辣。

    却在这时,赫连禹也不发话,似乎认同云祈峥的做法,这倒出乎云祁峥的意料。

    不仅如此,连慕震合都一脸惊讶,他一直冷眼旁观,其目的也是为了观察赫连禹的行为,见抽血之刑都上了,他还无动于衷,颇感意外。

    一声令下,两名护卫手执短柄弯刀走了过来,他们分别着起芷菡和茹薇的手臂,不顾两人反抗,用锋利的弯刀将手腕动脉处隔开一个血口,动脉处登时血流如注,汩汩流出,鲜血流落地面,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听得人心底发毛。

    以芷菡的性格是要反抗的,她可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但因茹薇小声嘀咕,说是不反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这是什么逻辑?”她虽然疑惑,但却还是相信了,任凭血水外流。

    在行刑之时,场上的人反应不一,淳于曼见两人手腕处冒出了汩汩鲜血,场面恐怖,手段残忍,登时头眩目晃,差点晕倒在座位上,赫连禹差人将她送回琉璃境。

    睿远紧蹙着双眉神色黯然,似有几分难以察觉的虑色。

    只有闾丘勐和若竹坦然处之,无任何情绪变化,那闾丘勐久经沙场,阅历无数,比这厉害上千倍万倍的场面都见过,他能够稳如泰山实在再正常不过,可是一个年仅二十的女子竟能此般镇定还真是毫无悲悯之心。

    中首云祈峥面带奸笑,乃名副其实的鼠心狼肺之徒,那厢慕子赟更是喜上眉梢,就差拍手叫好,普天同庆。

    只要赫连禹说出“住手”、“慢着”……简单的几个字,哪怕是摇下头便能扭转局势,救两人于不死,她们的生杀大权掌握在他一人之手,一切尽在他一念之间。

    可是他紧蹙着双眉,深邃的眸子盯着远方的天空,似不忍见两人受刑,又似在等待着什么……谁也不知道此刻的他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