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伸出援手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两人因失血过多,脸色渐变苍白,浑身乏力,头重脚轻,不多时便晕倒在地上。即便如此,场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这场恶行,或许担心引火烧身,或许心底本就不存那份善良,时下世态炎凉,世风日下皆跃然场上,当真可叹可悲!

    眼见着场上流了一大滩血,两人的生死就在顷刻之间,情势当真危急,不想远方天空飘来两个人影,众人皆是猜测哪路神仙竟赶得这么巧,待两人站定之后,但见前首的正是龙阳上仙,他手摇折扇,身后跟着一名仙童模样的男子。

    龙阳使了一个眼色,那仙童便走到芷菡和茹薇跟前,在两人手臂上一阵施法,动脉处的血便立刻止住了。

    两人也因此获救,虽然精神恍惚,芷菡还留存着一丝理智,“我们与龙阳并无交情,他为何要伸出援手?”

    龙阳的出现着实惊呆了众人,赫连禹匆匆走下高台,移步到他身侧,打躬作揖,“恭迎龙阳上仙!”与此同时,慕震合与云祈峥也跟了下来,行拱手礼。

    “不知上仙此来所为何事?”赫连禹瞥了一眼芷菡两人疑问。

    “你琉璃境五年一次的入学盛典,本仙自然要来凑个热闹,真是不巧,刚到这里就遇到行刑,你也知道本仙最怕见血,是以自作主张终止刑罚,还请圣君勿怪……”龙阳洋洋洒洒说了一通客套话。

    “上仙严重了,赫连禹不敢!”

    龙阳对着赫连禹冷笑道“对两名弱女子也能下如此重手,这不像你的做事之风,两人究竟所犯何事,需要如此重罚?”

    赫连禹恭敬回道“两人违反浮虞族规,私自参加擢翾序考试,我认为修行是假,意图谋反是真。”

    不想龙阳缓缓道来“就凭她们两人也能掀起风浪?此事说出去谁人能信!”

    “依本仙来看,两人面相和善,绝非奸恶之徒,更不会行谋逆之事,重刑就免了吧!”龙阳围绕两人走了一圈,深思片刻说道。

    “可是两人违反规定,不得不罚!”赫连禹不依不饶。

    “是啊!”云祁峥也附和,一副巴不得将两人处死的神态。

    “不是不处罚,只是不能借处罚之名置两人于死地。”龙阳说道。

    “这……”赫连禹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上仙说的是,圣君何不免了两人的刑罚,借机送赤族一个人情,消除谋逆之心。”慕震合在一旁帮腔,其态度陡转也是他人始料未及,无法对其“良苦用心”参透一二。

    “觞帝说得对,两人有欺瞒之嫌,不得不罚,但他们确实勇闯四关通过考核,我看这样吧,先略施惩戒,以罚其欺瞒之罪,再着其进入擢翾序修行,以此来彰显圣君的深明大义,宣扬浮虞的贤德仁政。”龙阳上仙提议道。

    犹豫一阵,赫连禹才勉强答应,“既然上仙替两人求情,我哪有不从之理。”

    达成一致后,龙阳后来又说,两人违规参考,处罚不可免,着她们于云霄殿清修一年,日省月修,正身清心,除其顽性和劣根,一年后再入序修行。

    芷菡听得目瞪口呆,“这样的处罚跟不处罚差不多,龙阳为何要帮我们?”她皱眉深思,不得其解。

    等着看好戏的人们对于这样的结果确实预料不到,那龙阳有意替两人说情,赫连禹也是万般无奈,迫于上仙的压力不得不从轻判决,至于龙阳为何要救两个毫无瓜葛的人已是芸芸众生无法揣度参透的。

    慕震合在关键时刻帮两人说话,并非真的为了附和讨好龙阳上仙,其一他认为两人的真实身份还未揭晓,万一死了,真相将永远被掩盖;其二龙阳上仙的出现,似乎证实黑衣人极有可能是他,那么打伤漓儿的就是龙阳,附和他,也是为了日后请他出手救漓儿。

    “龙阳不但潜入擢翾序大牢,还公然现身救人,如此锲而不舍,必定跟两名赤族人的特殊身份有关系!”慕震合对她们越来越感兴趣了。

    而云祈峥暗自悔恨没早点下手,先于龙阳将两人处死,不过今后两人在自己的地盘,找个时机随便安个罪名再将他们处死也不迟,想到此处也不再计较了。

    赤族人审判终于尘埃落地,新生们正式进入擢翾序学习,开启新的征程,芷菡和茹薇两人养好伤后便被带至云霄殿,云霄殿便是第二次通关考试的终点,此地远离尘世,清净澄明,据说是几代先圣清修短住之所。

    云霄殿外的小段城墙已然成为残垣断壁,迈过城墙入到殿前,一派萧索颓败之景映入眼帘。

    大殿荒废失修,门前石狮几近坍塌,墙面朱漆脱落,四周杂草足有半人来高,蔓延丛生,显然许久无人踏足,殿内只有三间并列小屋,最左边小屋是书房,内里摆放了一些年代久远的桌椅和书架,桌椅尘封着厚厚的灰尘和蛛丝网,书架摆放在进门往右位置,其上摆放的大多是一些治理国家之类的书籍,还有一些破旧古玩,往右乃是一件卧室,除了一张床和一把椅子外别无其他,再往右是一间厨房。

    整个大殿地处偏辟,布置单调,陈设简陋,不如其名般奢华大气,也瞧不出任何机关玄妙,各大氏族都曾夜闯此地搜罗数次,也没发现端倪,是以先圣选择在此静修的因由至今无人知晓。

    除了两人,整个云霄殿空无一人,十分冷清,她们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才将三间房屋及外围打扫干净,并在附近采了些花放在殿内,大殿登时增添了些许的人气和芬芳,对于她们来说此般寡淡清欲的日子总比在刀尖上求生存要强得多。

    两人每日除了吃喝拉撒,就是闭目打坐,如同笼中之鸟,毫无自由可言,日子过的甚是乏味,都快憋出毛病来。

    茹薇倒对这种生活习以为常,但芷菡可是从现代来的,过惯了灯火酒绿的生活,怎会习惯如此枯燥乏味的生活模式,她甚至想过通过结束生命回到现代,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但那也太没志气了,更何况这或许并非可靠的办法,最终没有下手。

    每日最快乐的时光便是傍晚时分,每当此时,两人吃完饭,便会坐在殿外的石桌旁乘凉,望着满天的星辰,如同窥探整个世界,总能浮想联翩。

    寒冬已过,时至春分,暖风拂面,格外细柔延绵,随风飘来的花香增添了浓浓的醉意和神往,不禁令人感叹,“云谲宫难得有如此清濯之地!”

    “我们与龙阳上仙并不相识,他为何会出手相救?”这个疑惑一直在芷菡的心头萦绕。

    “或许受人所托?”茹薇若无其事地说。

    “有这个可能性,那究竟是受何人委托?”

    见茹薇茫然摇头,芷菡也觉得这个问题确实为难她了,就不再相逼,手撑着下巴自个苦思。

    半晌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向茹薇道出自己的隐忧,“自事发后,就不见颢辰,入学盛典那日也不见他现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身遭不测?”

    “可能被什么事绊住了吧!”茹薇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

    “自身难保还有心思关心别人!”一阵男声传来,不见说话的人,两人均以为是幻觉,便不理睬,过了一会儿,却见远方飘着一个白色身影,被发现后,那身影便朝这边飞来,待靠近后,却是浮虞山上的狐媚男人,这令芷菡大感吃惊。

    “怎么是你?”芷菡愕然,顷刻之间,心跳提速,面孔潮红,整个人异常兴奋,她意识到问题所在,迅速将目光从男子的脸上移开。

    与此同时,茹薇看看两人,满脸疑惑,“他是谁?”她不识得男人,向芷菡寻求答案。

    “他是我在浮虞山上遇到的神仙,是他指点我来擢翾序修行的。”芷菡压低声音,嘀咕道,“他会狐媚之术,不要看他眼睛,不然魂魄会被勾走!”

    茹薇似有不信,朝男人那双桃花眼望去,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遂撇嘴道,“哪有什么狐媚之术,你分明是看上人家了!”

    “不可能!”芷菡双手一摊,坚决否认,看起来一副很无辜的模样。

    “嘀咕够了吗?轮到我说话了吧!”男子已来到石桌旁坐定,云淡风轻地说道。

    “狐神仙,您请说!”

    “狐神仙?”男子咧嘴轻笑,一颦一笑间皆是放荡不羁,“我姓落。”

    芷菡这才想起那日男子说过他叫落枫,这才重新问话“落神仙此来所谓何事?”

    落枫不言语,缓缓靠近女子身旁,突然抓起她的右手,惊得她一个哆嗦,那双手指节细长,细滑温暖,无论是外观还是触感,都称得上完美。

    她沉醉于这种美妙的感觉,但好在理智尚存,想要挣脱,却被抓得太紧,根本无法脱身,遂呵斥,“落神仙,这是为何?”

    他依旧不言,撩起她的衣袖,静静地盯着她手腕处的一道深红血口,是那日被割断动脉留下的伤口,他发呆了一阵,随后手掌轻轻伏在伤口处,阵阵暖意从他的掌腹传出。

    芷菡只觉手腕发热,一股热量经手臂游走身体各个角落,那种似曾相识的暖意令她不自禁地产生一丝动容和迷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