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小说:天族大佬娇养魔女指南 作者:文齐伩

    <b></b>                  上次在浮虞山偶遇狐媚男子,芷菡就觉得绝非巧合,如今,此人竟然无端出现在云霄殿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莫名其妙地着起她的手,越发令她起疑。

    片刻后,只见落枫将手掌移开,伤口已完全愈合,与正常皮肤无异。

    就在落枫替芷菡疗伤的时候,茹薇只觉自己是个多余的,悄无声息地退回屋内。

    “本仙从这里路过,听见有人在为一个叫颢辰的忧心劳神,遂来好意提醒,莫不是早已逃之夭夭,为何正待你等遇难之际,就不见踪影?”说话间,他松开了对方的手。

    “落神仙替我治疗伤口,我很感激,只是希望您不要诋毁我的朋友!”芷菡的言语中带着怒意。

    “哎,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落枫抚了抚额间的两缕碎发,一言一行颇有几分放荡不羁。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又挠着额头说,“知道自己为何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吗?”

    芷菡摇了摇头,心中疑虑更浓。

    “本仙见你被押往擢翾序公开审判,执行抽血之刑,必死无疑。”顿了顿又说道,“本仙是修仙之人,见他人有难,忍不住要管上一管,于是求好友龙阳前来相救,你才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对于他的说法,芷菡丝毫不存疑,自己与龙阳素无瓜葛,他定不会为自己求情,除非受人之托,起初怀疑委托人是赫连禹,听落枫所言,便改变了想法。

    以自己与赫连禹的恩怨,不被他处罚就算万事大吉了,他怎会出手相救?念及此处,她竟然有一丝失落感。

    “多谢落神仙救命之恩!”她想到另一个逻辑问题,“既然落神仙有意相助,为何要委托他人,而不是亲自前来?”

    “我救了你,你非但不感激,还要斥责我没有亲自前来相救?天下薄情寡义者,你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落枫抖了抖衣袖,慢条斯理地说,本是责备,但言语中并无任何情绪。

    芷菡分明觉得此人心怀不轨,还擅长狐媚之术,令其心神不宁,定不是什么好人,于是调侃道“不是说神仙做好事都不求回报吗?”

    半晌后,他居然回道“话虽如此,但是这天底下需要帮助的人实在太多,作为神仙也是很忙的,既然百忙之际出手相救,岂能不感恩?”

    “你为何要救我?”她早就意识到此人的出现绝非偶然,“你究竟是谁?”

    “小心知道的越多,对自己越是不利!”落枫又重新凑过来,狐媚的眼神充满魅惑。

    “瞧你定是只狐妖!”芷菡定了定心神,将他推开,霍地站起身来,“你的救命之恩,我定会报答,但希望你不要以此作挟,存非分之想!”

    只见落枫也跟着站起来,矮身靠过来,“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存非分之想的究竟是你还是我?”

    微风拂过,男子的几缕发丝撩拨得芷菡有些心虚,只觉心跳速度比适才还快,“定是受他狐媚之术的迷惑!”她告诉自己。

    “怎么?心虚了?”落枫乘胜追击。

    “我一凡人,你迷惑我算什么本事?”

    “这么说,你承认对我动心了?”落枫笑意盈盈。

    “动你个大头鬼!”芷菡意识到被他带沟里去了,骂道,“只是受你迷惑,并非我所愿!”

    “好了,不逗你了!本仙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了!”&nbp;落枫即刻收起笑容,如同那日浮虞山上的天气,变化无常。

    他朝远处走去,刚迈出几步,又回头道“不要小看这破旧的云霄殿,殿内机关暗道密布,或许有什么法宝也未可知。”

    待他走后,芷菡暗忖,自称撩人高手,竟然反被人撩,顿觉不爽,暗暗下定决心,不能再受他迷惑。

    刚要往殿内走,却又听见脚步声,芷菡颇不耐烦,“怎么还不走?我可没闲工夫陪你聊天!”

    来人清了清嗓子,问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闻言,芷菡意识到来者并非落枫,遂转身,这才发现是赫连禹,顿时来了兴致,笑逐颜开。

    与此同时,茹薇从里面跑出来,她居然还没入睡,盯着赫连禹看了半天。

    “哪个男人?”芷菡故意问询。

    “明知故问!”

    她作恍然大悟状,“你说的是刚才那个穿白衣,生的很俊俏的男人吧。”

    见对方不语,她重新坐回石凳上,轻敲着石桌桌面,“怎么,见不得我与别的男人说话,吃醋了?”

    “又给本君东扯西扯,少来那一套,快说,那人是谁?”赫连禹顿时火冒三丈。

    “不认识!”芷菡狡黠地盯着对方,“圣君作为浮虞的天子,想要知道一个人的底细,去查便是,何必逼问一个弱质女流呢?”

    “休得诓骗本君!”赫连禹一如既往地气愤,“你们如此亲密,你怎会不识得?”

    “我就说嘛,圣君分明吃醋了,还非得不承认。”芷菡没脸没皮地说,“既然圣君对小女子有意思,不妨直说,不必藏着掖着,我也不是保守之人,不会不好意思。”

    “几日不见,你的脸可是又厚了许多,这天底下,居然有你这样的女子,简直伤风败俗!”赫连禹连跨几步,单手擒住女子的手腕,将其扯起来,呵斥,“本君不会受你迷惑,快说!”

    “啊,疼!”芷菡眉心微蹙,指着右手手腕处,佯作痛苦,“我这里有伤,还是拜圣君所赐,难道您都忘了?”

    赫连禹心中稍稍一软,随后又恢复了先前的态度,“不说的话,本君会让你再体验一次!”

    “我告诉您了,您又不相信,您叫我说什么?”芷菡苦恼道,“我真的不认识他!我比任何人都想知道他的底细。”

    “你在本君眼中毫无信用可言,你认为本君会信你吗?”

    “要我怎样,你才肯相信?”

    站在一旁的茹薇忍不住开口,“圣君,芷菡说的句句属实,她确实不识得刚才的男人。”

    闻言,赫连禹朝茹薇处望了望,随即松开了手。

    “既然不识得,为何对你这般殷切?”

    “我貌美如花,受到男人的追捧,这不很正常吗?”芷菡抚了抚头上的珠钗,“向来我都挺有魅力。”

    赫连禹嫌弃地看了一眼那张圆圆的脸蛋,“恐怕他们的眼睛都瞎了吧……”还未说完,他就后悔了,没料到自己会加入这种无聊的对话。

    “您也太瞧不起人了……”芷菡瞪大双眼,心中有些愤愤不平。

    她颇为无奈,看向茹薇道“茹薇,你应该听到刚才我和落枫的对话,你跟圣君讲讲是怎么回事。”

    只听茹薇一五一十地道出,芷菡在浮虞山偶遇落枫,在擢翾序入学盛典上,此人还委托龙阳救下她们两人,至于其中缘由,对方并未告知。

    闻言,赫连禹越发不解,心里暗忖,“此人能请动龙阳上仙,至少是上仙以上级别,究竟是何人愿意出手救芷菡?”

    他盯着眼前没个正形,看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的女子,下了一个结论,“此女的身份绝非赤族人那么简单。”

    片刻后,他有些自责,“看到你们安然无恙,我……”

    虽然话未说话,但能听出他内心的愧疚,芷菡心下嘀咕,“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赫连禹居然也会承认错误,还史无前例地称自己为‘我’。”

    她讶异地看向眼前的人,发现他眼眸低垂,真的有惭愧之意。

    “圣君切勿自责,我不怪你!”芷菡也不是记仇之人,乐呵呵道,“只要圣君记得我的好便是。”

    “滚!有多远滚多远,本君不想再看到你!”赫连禹怒斥,如此行径惹得茹薇禁不住偷笑,令芷菡一脸茫然。

    晴天霹雳,这男人的脸变得比天还快,连个乌云都没有,说下雨就下雨,好歹来个前奏预警一下,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见他要走,她又死皮赖脸地拖住他的大腿,喊道“圣君好人做到底,赐我解药吧,我这么可爱,圣君也不愿意看到我毒发身亡吧。”自从被喂下毒药后,已经过了好几个月,虽然没有毒发的症状,却永远埋了颗定时炸弹,令其痛苦不堪。

    当初因为考试没有功夫讨要解药,如今逮到机会,她怎肯放手?

    “解药?你认为本君会给你吗?”赫连禹扭头看了一眼女子的脸,言语轻蔑。

    “如果我死了,圣君就失去了一个开心果。”

    “看到你本君就头痛,哪有快乐可言?”赫连禹拖着脚下的芷菡,费力地往前走,每走一步都相当吃力。

    “圣君您就大发慈悲,赐我解药吧,我还不想死!”芷菡是极少哭的人,为了打动对方,挤出了几滴泪水。

    “松手,再不松手,本君就不客气了!”脱身不得,赫连禹气得咬牙切齿。

    “不松,除非圣君赐我解药!”芷菡紧抱着男人的大腿,死活不肯撒手。

    挣脱不开,赫连禹干脆蹲下身子,恶狠狠的瞪着对方,“松手!”说着,对准芷菡的手一阵施法。

    感觉到一股力量在指尖萦绕,似要将骨节扯开,“不松!死都不松!”

    一介凡人哪里对抗得了法力,一股钻心的拉扯感在指尖蔓延,她就快支持不住了,索性松开双手,一把抱住男人的腰,令得他猝不及防,一时重心不稳,端自倒下身去,压在芷菡身上。

    就在那一刹那,芷菡整个人都懵了,不仅脸颊有史以来第一次迎来与唇齿相碰的瞬间,身体也第一次触碰到异性。

    暖暖的,无法形容的美妙!她感觉占了个超大的便宜!

    时间停滞了片刻,赫连禹用力掰开了腰上的手,霍地站起身来,“你这个无耻的疯女人!”像是受到了奇耻大辱,他一刻都不想停留,转眼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这一幕看得茹薇大惊失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