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你缺老婆吗,觉得我怎么样?【甜】

小说:帝少宠妻之财阀千金 作者:素包子

    集思酒会。

    因着封衾一事,泷家五姊妹通过泷皓艳已然是知道了事情的整个经过,但却是不好开口去斥责那个素来就不苟言笑且还手握帝都集团掌权的好侄儿帝少泷夙,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四妹和大哥一家闹得如此之僵。

    终归是一脉相承。

    故而,泷家的老二泷皓焱也就是帝少泷夙的大叔,这才与老婆王琴合计了一番,不如就由他们出马,以酒会的名义相邀帝少与艳子一起过来。

    实则是为了让他们的四妹泷皓艳与侄子帝少泷夙之间化干戈为玉帛。

    毕竟他们的大哥素来就十分疼爱艳子这个四妹,想来,如果他们夫妻俩当了那个和事佬让四妹与侄子泷夙之间不再生分了。

    哪怕只是明面上的。

    但也好过眼下两家眼看着就要因为封衾的事情而老死不相往来的好,说不定到时候他们大哥也会给他们夫妻俩记上一功的。

    于是也就是有了今日的集思酒会。

    王琴的大女儿泷晓更是应了众多好姐妹的请求,毕竟自家的这个云端之上的堂弟可是个厉害的,素来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最关键的还是他单身!

    长得亦是惊为天人举世无双,零绯闻,有洁癖,禁欲系,从不乱搞又是真正的钻石黄金大佬,真正的顶级豪门权贵!帝都万千少女梦寐以求的梦中归宿!大抵说的就是她的这个堂弟!为此,她也是收了不少的好处才让这些名媛千金们前来参加今日的这个晚宴,当然也是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今日集思酒会的邀请函愣是就被泷晓这个敛财小能手给卖到了二十万块一张!

    且还明显就是供不应求的!

    不仅如此,要想买到泷晓手中的一张集思酒会邀请函还得是走后门的才行,必须要是相互认识的人才能买得到!

    而那些没有买到邀请函的名媛千金们更是各各都急得眼眶都红了。

    可见帝少的魅力所在啊!

    以前之所以一直都不见有哪家的豪门千金亦或者是顶流小花追着帝少跑,那可不是因为大家不想。

    而是因为她们压根就找不到门路!

    在说泷筱的丈夫冯迁,那也是个拧不清的。

    因着公司的上层领导早就知晓他老婆那边是与帝少有着一层亲戚关系在的,故而,平时有什么酒会,出差,大单子都是让冯迁出马。

    但冯迁这个人好大喜功,且向来就很大男子主义,以为大家都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毕竟但凡是他亲自出马就没有谈不下来的单子。

    可他也不想想是为什么。

    那可不是因为他自己的本身,而是因为他娶了泷晓,因着泷晓是帝少堂姐的这层关系在,大家也才都纷纷给足了他这个面子。

    今日老丈人与丈母娘举办的这场类似家宴的酒会更是让素来就爱表现自己的冯迁在公司给说漏了嘴。

    帝少是何许人也?

    那是就连是打个喷嚏都可以叫整个商业圈都抖三抖的人物!

    他的行程素来无人知晓。

    眼下竟是让他们这些早就想巴结上帝少的人给知道了帝少今晚上会出现在哪里,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就此放过这样的一个大好机会。

    不说真的结识上帝少吧。

    哪怕只是能在帝少的面前露个脸,混个脸熟,那亦是荣幸之至!

    所以,这原本只是为了缓和泷皓艳与帝少关系的酒会,一来二去就变了味,整个宴会大厅内,皆都是想攀上帝少的人。

    晚宴之上,烟雾缭绕。

    倒是仙气十足。

    只不过,大家的目光皆都纷纷往上首的那位那里瞟。

    酒会之中跳舞的亦是十分的不走心,个个不是你踩着我了,就是我踩着你了,尴尬无比,本就是各自心怀鬼胎的,哪里又能真的走个心好好的跳个交际舞了。

    就担心自己一个太过专注,帝少转眼就又不见了!

    不过,虽然她们个个都是奔着帝少而来的,但是在见到气场如此凛冽磅礴,面色冷俊肃穆叫人毛骨悚然的帝少时。

    亦是个个都不敢轻举妄动。

    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与各自认识的姐妹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

    也恰是在此时,喝的微醺的许娇娇出现了。

    她走路都有点开始在打飘了。

    黑眸迷迷蒙蒙的。

    显然是醉了。

    但是,守门的侍者却是将她给拦了下来,对着许娇娇微笑颔首道“还请您出示请柬——”

    门口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本就是靠在外围一圈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暴发户之女的注意,望着总也是出现在屏幕之前光芒万丈的财阀千金许娇娇。

    总也是那般的光彩夺目!

    眼下却是双眸雾气朦胧,穿着的也是一身简约的装束。

    那个暴发户先是愣了一愣,紧接着眼里快速闪过了一丝鄙夷与窃喜,随即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所穿着的高定,莫名自信心爆棚。

    她下意识就用自己的胳膊肘撞了一下旁边的一个同伴,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的模样道“哎,听说了吗?今天中午的那则媒体报道…”

    许娇娇才被二少给甩了,眼下就出现在帝少所在的酒会,这——是不是还嫌自己不够丢脸?

    堂堂的一个嫡出千金竟是被一个私生子给甩了!

    她轻笑出声。

    可暴发户的那同伴正准备抿下杯中的红酒被她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撞,差点就将杯中红酒系数全撒身上了,她颇有些不悦道“什么新闻啊,最近的八卦这么多,你不说,我可吃不过来。”

    暴发户之所以称之为暴发户,自然是才富裕起来不久的家庭,毫无底蕴家世可言,又怎么可能真的能挤进这上流圈内。

    故而,大家其实也都不慎待见她。

    不过,这个暴发户却是也并不在意。

    只是极为做作的掩唇轻笑一声道“就是啊,今天中帝都集团二少宣布将那个rl的唯一继承人,许娇娇给甩了的事情啊!”

    “什么!”

    她这话一出惊得旁边的几个名媛千金都委实也给愣了一愣。

    因着早就是得到了小道消息,知道今夜帝少会出现在集思酒会,所以,她们那是一大早就开始精心打扮,心中亦是各种模拟了无数次与帝少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又哪里会有那个多余的心思去关注旁的事情。

    自然也是还不知道此事的。

    当下在自暴发户的口中听到这样的一个无比震撼的消息时。

    个个都呆了一下。

    “前检察总长的孙女竟然被帝都集团的二少退婚了?”素茵一脸震惊,下意识就对着这边的人脱口而出。

    她本是正端着一杯香槟打算鼓起勇气二次与帝少介绍自己的,不曾想竟是听到了这样的一个消息。

    委实荒诞啊!

    “怎么,你还不知道啊!”那个暴发户一脸夸张,霎时就引得不少的人纷纷往她们的这个方向给看了过来。

    “那个私生子?”

    那名暴发户的同伴,同时捂嘴惊呼。

    眼中亦是也闪过了一抹错愕。

    毕竟嘛,二少虽然是帝都集团的二少但也只是个虚名而已,可那个许娇娇却是实至名归的财阀千金啊!

    她们这些小豪门放许娇娇的面前,当真是野鸡遇见真凤凰,不吃惊才怪了,这个私生子竟是把财阀千金给甩了?

    “疯了吧!”

    “怕是病的不轻!”

    这不,不少的名媛下意识脱口而出。

    “你竟是连许家的千金都敢拦,眼睛白长了吧,这守门的职业,这辈子也怕是得干到头了!”素茵见到这边的许娇娇竟是被那名侍者给拦着不让进来,当即就放下了手中的香槟走了过来开口训斥道。

    “对不起对不起,可是……”

    那名侍者颇为为难,许娇娇他自然是得罪不起的,可是这饭碗也得保啊!

    “那许千金现在到这里来是做什么?二少可不在这里啊!”

    “誰知道呢!”

    “话说,她真的被二少给甩了吗?”

    “可不!是素来就不喜在大众面前露脸的二少亲口对着媒体到媒体的面前说的退婚!今天中午的事情啊,你们怎么都还不知道,真是奇怪了。”

    “可他只是个私生子啊!”

    “是啊区区的一个私生子怎么……”另一个名媛意识到自己差点就给说漏了嘴,当即也是赶紧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毕竟帝少可还在这呢。

    而且她们怕是都喝多酒上头了吧,竟是敢这里议论这帝都最顶级豪门的事情,想想都莫名有些后怕。

    “可那许千金……”

    是啊,区区一个私生子竟是在她之前开口说退婚!!

    望着面前纷纷往她这边投来的讶异目光。

    许娇娇不禁哑然。

    “是你的意思?”

    “我之前就有和您提过……”

    “我在问你,是不是你的意思!”

    “是——”

    “混账!”

    “啪——”

    “你有什么资格?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到底在横什么!”

    “废物!你简直可笑至极!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没有用的女儿!”

    “是不是在您的眼里,从来就只有利益?”

    “是——

    你有种就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许娇娇自身的价值远远高过的股份以及rl的继承人!”

    “我江玉簌就没有她许娇娇这样自以为是,愚蠢至极的女儿!”

    “真是一点用都没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妈那不堪入耳的话亦是言犹在耳。

    许娇娇冷嘲一笑,可那美眸之中却是多了些许的雾气,或许只是为了打脸,或许是一时的脑子发热。

    又或许,只是单纯的喝多了酒。

    觥筹交错下。

    她就那么踏着优雅的步伐走向了整个酒会之中最显贵的男人,四周的人见她款款而来亦是纷纷给她让开了一条道来,毕竟是帝都的财阀千金,誰人不认识她许娇娇啊!惹不起的人物!

    彼时的许娇娇脑袋有点发晕,面颊亦是泛着淡淡的粉,双眸更是还染上了些许的迷离之意,可她周身的那股矜冷气场依旧叫人不敢小觑。

    少女的唇瓣微勾起了一抹邪肆的弧度,与平日的漠视倨傲难以接触有所不同,眼下的许娇娇罕见的带着三分谛视七分痞气。

    无端给她添了一抹纨绔,但却是并不违和,还有点邪气!

    尤其是她望着帝少那扬唇一笑的刹那,伸手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去,三七分的傲然身子霎时展露无遗。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邪魅一笑,真真是堪比那误闯入人间的小妖精!

    妖娆魅惑且难挡!

    男人那好看的眉头却是轻蹙了一下。

    小丫头好像又喝多了。

    可四周却是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唏嘘抽气声。

    个个对许娇娇今夜此举亦是颇为震撼的!

    毕竟她素来就是豪门贵女之中的佼佼者,众人高不可攀的财阀千金,行为举止从来都是中规中矩又透着一股叫人难以忽视的倨傲淡然。

    她是矜贵高冷的,是触不可及,可眼下的许娇娇却是大胆的,邪气的,叫人……望尘莫及的!

    因为就在大家无比震惊之余。

    财阀千金许娇娇竟是再度刷新了大家对她的认知。

    她竟是一把就勾住了正坐在上首位置上帝少的脖子,然后就那么十分自然地直接坐他腿上了!

    坐腿上了!

    我天!许娇娇竟然坐帝少腿上了!!一时惊得众人都是目瞪口呆!

    却也是委实不敢吭声!

    王琴见此刚想上前阻止却是就被自己的丈夫泷皓焱给一把扯了回来,继而凑到她的耳边压低声色道“以大侄子那魄人的手腕,杀气四溢的冷冽气息,你以为,若是没有得到他的允许,没有他的许可,就那个醉的走路都开始在打飘的丫头是能这般轻易就近得了他的身的?”

    “那你的意思是?”

    “行了,今天的酒会,原本是好意却是被晓晓那丫头搞得乌烟瘴气的,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参合一脚,大侄子怕是早就生气了。

    眼下……静观其变吧。”

    王琴没说话。

    但,也没有再上前过来了。

    许娇娇则是望着面前棱角分明的峻美男人。

    她的美眸似星辰,红唇似花瓣,精致的面庞宛若勾人摄魄的小妖精,吐气如兰却也缭绕至极,尤其是从她嘴里溢出来的话。

    她说,“你缺老婆吗,觉得我怎么样?”

    男人幽邃的眸暗了暗,一抹奇异的色彩,一闪即逝,快得叫人难以捕捉。

    整个酒会亦是片刻哗然。

    “天哪!这胆子也太大了点吧!”

    “我天!”

    “不得了!”

    “这是当不成二少的媳妇要当他嫂子的节奏啊!”

    “你想死啊!”

    “啊,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众人七嘴八舌,无一不是对许娇娇此举惊涛骇浪的。

    ……

    少倾,男人眸色深沉。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女孩那如蝶翼般的眼帘轻颤了一下。

    帝少,帝都首富长子亦是帝都集团现任的总裁,传闻,他矜贵内敛,杀伐果决,是个非常不好惹的男人。

    也是万千少女心中神祗一般的存在。

    许娇娇却是唇角微勾,一双漂亮的眸子闪过一抹狡黠,似是又在调戏他了,低低道“你说呢?”

    男人眸中闪过了一抹无奈。

    “你喝多了。”

    许娇娇答非所问,而且还一把就扯住了帝少的领带将他那惊为天人的面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强势又霸道“泷夙!你在敷衍我!”

    郭禅想笑,可不敢!

    毕竟你要真去跟一个酒疯子计较就真是秀才遇到兵了。

    男人深邃的黑眸暗潮汹涌。

    “咕隆——”

    郭禅好像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四周的人亦是个个都吓得噤若寒蝉。

    要知道帝少可是出了名的雷霆手腕,这小丫头竟是敢在老虎头上拔毛,哪怕她是许家的千金,怕是也……

    哪知,大家却是错估了帝少的反应,男人面色平静并且一把就握住了许娇娇那只胡作非为的小手,

    “乖,你真的喝多了。”

    罕见的温柔,惊得在场的所有女眷花痴了一秒。

    “泷夙……”

    许娇娇呐呐喊他。

    “嗯……”男人同样轻声应着。

    两人彼此的呼吸极近可闻,小丫头身上的酒味很是醇香,好闻,就像她这个人,从一开始就牢牢牵住了他的心。

    “你回答我……”

    她没有看他,可那只纤细的小手却是下意识就与他十指相扣。

    小指甚至是还在他那温热的掌心挠了挠,似是温顺的小猫儿般挠得素来不喜形于色的帝少亦是面色紧绷。

    履薄的唇轻抿。

    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很甜,很是撩拨他的心弦。

    “我有在问你的,你到底缺不缺老婆,觉得我怎么样,合不合适?

    回答我——”

    男人的眸色晦暗难辨。

    喉结更是无意识的就滚动了一下,醇厚好听的嗓音低沉压抑道“要真的上了我这艘船,这辈子你都别想再逃了。”

    “我没想过逃!”

    她下意识抬眸就撞进了他那深不见底的眸。

    “你回答我,人家不要面子的吗……”

    被她这娇俏的样子给愉悦到了。

    男人闷笑出声,霎时百媚众生。

    “缺,你正好合适!”

    这句话,成功让爱慕帝少的不少女宾客们腿下一软。

    “没希望了……”

    “我好难过啊……”

    “好像不能呼吸了……”

    “早知道,我也扑上去了……”

    望着帝少那道伟岸挺拔的身姿,不少女宾客在见到帝少竟是一把就将怀里的那个缭人的小妖精给抱着出了酒会后。

    亦是纷纷黯然神伤了起来。

    郭禅快则是速跟在。

    “唔!泷夙,我想看你的八块腹肌……”被自家主子公主抱的许家千金竟是还极为不安分的在扒主子的衣服,那是惊得郭禅后脊背的汗毛都给立了起来!

    这姑娘怎么每回喝醉了胆子都这般的大!

    跟平日里的那个恬静的她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郭禅都快要怀疑这许娇娇是不是个双重人格了。

    毕竟嘛,上次喝醉了是想要睡了自家的主子,就问自己的主子伺候她一晚要多少钱,汗-_-||,眼下不问了。

    直接开扒!

    这这这……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跟上了。

    “还愣着做什么,开车。”见主子发话了,郭禅这才堪堪跑到了前面将车门打开让主子先上车。

    自己再坐到了驾驶座上。

    不过,全程郭禅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丝毫都不敢往车后座瞟上一眼,为啥,因为担心小命不保!

    试问,这世上有誰是敢直呼他家主子大名的?

    怕是也只有后座位上那个正想尽一切办法扒拉自家爷衣服的那个小祖宗许娇娇了!而且还不止是一次!

    他家主子倒也是乐得让她这么喊。

    -_-||

    “泷夙!你起开!”

    “泷夙,你不要抓着我的手!”

    “泷夙,你衣服扣子怎么这么紧啊!”

    “泷夙,你裤子拉链怎么这么难拉下来……”

    -_-||

    一路上郭禅那都是冷汗直冒。

    拜托小祖宗,请不要再语出惊人了好吗!

    察觉到素来铁血杀伐的自家主子是真的拿这位小祖宗半点办法都没有的郭禅,那是无比惊讶又胆战心惊的。

    他可不想听啊,啥都不想听啊。

    真的真的!!

    因为想活命!

    。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