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重叙故人情

小说:我在晋朝当神棍 作者:面瘫小丑

    中秋晚宴的帖子一早便已经送至各个公卿重臣府邸,盛国公府便是第一批收到帖子的地方。

    盛国公盯着桌上的鎏金请柬,眉头深锁,端坐在内堂。

    管家迈着大步匆匆进来,弯腰拱手道“国公爷,三少爷和小姐托人来信说今晚不回府了。”

    盛国公一听大怒,喝道“岂有此理,越来越不像话了,他们两个是存心要气死老夫不可!”

    随后又一甩袖厉声质问道“他们去了哪里?”

    管家擦着冷汗唯唯诺诺道“三少爷似乎是与三殿下出去了,至于小姐,好像是去了神乐坊。”

    盛国公听闻后平息了情绪重重叹了一声坐回椅子上,满脸倦意。

    盛国公闭着眼摆摆手道“派人去传信,他们今日必须给我回来!不然以后就不用踏进大门一步。”

    管家愣了愣,应声退下。

    芙蓉阁中依旧温香软玉,熙熙攘攘。

    上房雪字间中笛风与合景相对而坐,旁边立着上回那个叫琉萤的女子。

    笛风方才早些时候离开御史台的路上遇上了合景,合景竟带他来了芙蓉阁。

    笛风端着手中的茶杯,茶盖轻轻拨开杯中的茶叶,道“竟不知你也会来这种地方。”

    合景摇着手中的折扇,笑道“你来的,为何我却来不得?”

    笛风端茶的手微微一顿,而后抬眸道“没想到你连这种私事都查,看来你更适合御史台。”

    笛风自认为上回来芙蓉阁是绝对没有除盛国府以外的人知晓的,但没曾想合景对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颇为清楚。

    合景不紧不慢道“我没想查你,你想干什么我都无资格过问,只是好奇罢了。”

    笛风朝琉萤微微示意,琉萤便缓步离开房间。

    笛风道“好奇什么?”

    合景眼中满是探问,“好奇你此番回京到底是为了什么。”

    笛风放下手中的茶杯,只手撑着头道“放心,当年之事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摇曳烛火中,当年之景仿佛又浮现在眼前。

    九年前,隐湘侯应孤鸿为父报仇直逼长阳宫,血溅三尺,应孤鸿本无意杀死前朝皇帝,可是混乱中有人快了他一步,那便是当时年仅九岁的三殿下应合景。

    应孤鸿还未出手,应合景却已将手中的剑插入了他父亲的心脏,后来人们所见之景,都以为是应孤鸿所为,但应孤鸿这些年却并未解释,默认了这桩弑君的千古罪名。

    笛风经常进宫与合景一同学习,练武,旁人看来似乎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兄弟。

    只是年幼时的笛风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合景,令他大为震惊。

    合景面无波澜的从他父亲的胸膛中缓缓拔出那柄长剑,扔在了应孤鸿身边,随后跪在他父亲的尸体旁泪眼涟涟。

    合景抬起噙着泪光的眼眸淡淡道“应孤鸿,这皇位从此便是你的了。”

    应孤鸿也满目诧异,但在外面的士兵到来之刻,应孤鸿捡起了那柄满是鲜血的长剑,傲然而立,衣袖飘飘,登基为帝。

    那样陌生的合景,那样冷漠的合景,他余光里散着警示的气息,因为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为了保护盛国公府上下的安危,令笛风不得不从此消失于八月城,好让眼前的人放心。

    他们从前一起学习之时,合景问笛风“你会一直站在我这边的吧,不管发生何事。”

    那时笛风自然是想都未想便应下了。

    合景似是不放心地又补了一句“不过就算你不站在我这边,我也有法子。”

    笛风疑惑问道“什么法子?”

    合景笑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接近于完美的人,只是你唯一的弱点是你那小妹。”

    而后想来那时的合景便与笛风眼中的合景有所不同了。

    笛风只道“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护着小妹,她是我唯一的小妹,也是我最亲的人。”

    见到这样的合景,怎能不让笛风对他有所顾,只要自己远离这八月城,至少自己唯一的小妹不会成为皇权中的牺牲品。

    烛火晃了晃,合景正盯着笛风,他道“你想起了什么?让你如此出神。”

    笛风一惊,收回神思,淡淡一笑,“在想如何才能让三殿下打消对我的疑虑。”

    合景垂眸哂笑道“或许你该对我多一些信任。”

    笛风道“那三殿下对我又有多少信任呢?”

    合景反问,“我们难道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自打笛风从这八月城消失之时,他们之间便已生了无法跨越的隔阂。

    笛风望着合景,眸中带着少有的恳切,“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那便永远不要将飘霞卷进来。”

    小的时候,笛风便发现了合景看飘霞的眼神不同,他原觉得自己的好友与自己最亲的小妹若能在一起,那便是再好不过。

    只是,只是九年前的那场动乱中,笛风已经在心底对合景生出了一些防备与畏惧。

    他绝不可能让飘霞嫁给合景那样的人。

    只是幸而飘霞似乎另有心仪之人,只是她的心仪之人却比合景好不到几分。

    合景站起身,走到窗边,望着天上的圆月,淡淡道“你是怕我会伤害她吗?又或是你在惧怕我?”

    月亮有阴有缺,但也有像今日这样的圆满,但是人之间一旦生出裂隙便再也难有圆的那一天。

    笛风望着窗前披着月光的合景,只觉得他的背影变得越发缥缈不清了。

    合景接着道“笛风,你越来越不似从前了,我一直认为你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与众不同最让我欣赏的人,你从来不会让人猜出你的心思,从不会把所想写在脸上,只是,现在你

    的弱点除了飘霞,又多了一个叫玉镜的女子,这与我所认识的你相差甚远。”

    笛风失笑道“你是想说,你对我失望了?”

    立在窗前的人影沉默着,没有回话。

    笛风又道“我从不知三殿下对我还抱着这样高的期待,年岁渐长,我也看得明白了,我只是一个俗人而已,一个有喜有忧的凡人而已。”

    合景缓缓转过身,背着月光望着笛风微微一笑,“那飘霞与玉镜,不知你又会选谁呢?”

    笛风眸子一暗,“三殿下这话我听不明白了,我与玉镜只是萍水相逢,她与飘霞之间又何来选择一说。”

    合景道“真的只是萍水相逢那样简单吗?若只是萍水相逢又为何跑到芙蓉阁中,利用这里的姑娘来试探自己的心意,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又为何封锁消息,不告诉皇上关于卜玉镜的真实身份呢?”

    笛风又给自己斟了一杯茶,面无波澜道“这些只是三殿下妄自猜测而已,三殿下多想了。”

    合景不再与他辩驳,又坐回桌前,将自己杯中的茶饮尽。

    “你若不愿承认我也不会再多说。”

    若不是有人暗中故意封锁了消息,堂堂天下之君怎会查不到卜玉镜就是当年应孤鸿所牵挂的那人,又怎会查不到卜论衡生前并无儿子?

    笛风却似有所悟地抬起头道“原来芙蓉阁的东家竟然是三殿下。”

    不然青楼中恩客私下的言行又怎会传至堂堂三殿下的耳中。

    合景坦然道“我本就没想瞒你,也无需瞒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