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猴儿酒

小说:叶卿修仙传 作者:北瑶光

    几人继续往前,不料前方的路却突然被一件缎带模样的法器给拦住了。不仅如此,一群焚月派弟子还手持武器赶来的。

    “这是怎么了?”叶卿奇道。

    “快,去打听一下。”吕星雨一声吩咐立即有一名婢女跑去。

    “小师妹,我们去酒楼等消息。”

    “不要,就在这里好了。”叶卿摇头。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吕星雨还想劝叶卿的时候,那些赶到的焚月派弟子却分成了以五人为一个小组的模样站着。这是连剑阵都摆出来了?

    东方云身形一动,挡在叶卿身前。吕星雨也想如此却被白骨妖花赤阳赶到了最后去。它动作极快的给叶卿施了保护屏障。

    “我又没事。”叶卿喃喃的说。

    “小叶,你躲着点儿,出动了这么多焚月派弟子,事情肯定不简单。”东方云开口。

    “主人,你别添乱。”白骨妖花赤阳可没这么温柔,它暗中警戒。

    叶卿气极反笑。

    不久,焚月派弟子与一只黑衣妖修打起来。那黑衣妖修虽是人形,却有两颗脑袋。一颗脑袋是人的头颅,脸也是人类男子的模样;另一颗则是老鼠头,绿色眼眸,尖锐的獠牙,皮肤黝黑。

    这时,黑衣妖修张开双臂,背后有一对肉翅。

    这怎么像是一只蝙蝠妖?

    蝙蝠妖修用不屑的目光在焚月派弟子身上扫了几眼,一开口,就是喷射毒雾。这毒雾是土黄色的,闻到就会让人倒地不起。

    很快,焚月派弟子就有不少人中招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倒地不起的弟子们被同门抬走。

    剩下的人在一位金丹修士和几名筑基修士的带领下再结成剑阵与蝙蝠妖修大战。长街上的其他修士有的做壁上观,有的却偷偷溜走。

    “主人,这只蝙蝠妖的毒雾十分厉害,中毒的人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白骨妖花赤阳感叹。它一边说,一边加厚了防护屏障。

    这一回,它连东方云和吕星雨都拉进了屏障中。

    “赤阳,你知道是什么毒吗?”

    “种族不同,我那里晓得?不过,蝙蝠天生带毒。这家伙岂是好惹的?好在焚月派来了金丹修士呢,我们先看着吧。”

    “嗯。”

    叶卿、东方云、吕星雨都点了点头。

    此时,有金丹修士在空中,大家都不敢乱来。

    蝙蝠妖修笑的非常狰狞!

    长街上不少修士,都觉心下一寒。

    不到半个时辰,焚月派出来的弟子陨落不少,那领头的金丹修士脸色极黑。这不,他一声令下,便在长街上征召了好几位别派修士。

    这些被招去的几乎都是筑基修士。

    于是,长街乱了起来,一群群练气期修士惊慌失措的逃离。

    关于这点,那金丹修士却没制止。只是,若有筑基修士敢逃,他便会下狠手。这时,焚月派弟子与蝙蝠妖修的战斗还在继续。

    看情形有些不利!

    “小师妹,看来我们也走不了。”吕星雨叹道。

    “就听从那位前辈指挥吧。赤阳你立即消失,两位师兄与我一起过去。”叶卿说。

    “是。”

    “走吧。”吕星雨一挥手,也让那两名才炼气期的婢女离开。他们师兄妹三人神色还算镇定的朝焚月派弟子的方向而去。

    场中,不少别派修士或散修也是如此。毕竟谁也不敢违背一位金丹前辈的意思不是?

    “这位道友,在下是吕星雨。我们师兄妹是七星宗弟子,入城不久的。”这会儿,三人已到了焚月派弟子结成的队列中。

    “原来你们是七星宗的人。在下罗成,有礼了。大家都是正道盟的,理应守望相助不是?”焚月派弟子中算小队领头的一名筑基修士笑道。

    “希望我等能帮上忙吧。”吕星雨一笑。

    “这只蝙蝠妖本事不怎么样,却仗着一身是毒,有点难缠。你们三人既是一起就单独组队,也熟悉一点。前面有我们金丹期的师叔主攻,大家只需守好四方,以防那妖修脱逃。”罗成解释。

    “好的,我等紧随道友。”

    “嗯。”

    “罗道友,你们焚月派弟子不少人中毒了,只怕需要立即救治吧。我手上有一些碧灵丹,你看看可适用?”叶卿主动拿了两瓶出来。

    “多谢,多谢。”罗成听到此话,随即一喜。他将药瓶给了身后的一名弟子。那弟子赶紧去给倒地不起的人喂药了。

    那些人被暂时安置在路边上。

    “可惜,原先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买的解毒药不多。”叶卿轻叹。

    “小师妹,你站我们中间来。”吕星雨拉了叶卿一下。他们三人组成一个小团体,人数是少了点,好在知根知底,能信任的。

    “好。”宝光一闪,叶卿手上多了那柄幻影剑。

    吕星雨和东方云拿出的法器都不是宗门下发的青冥剑,似乎也都不俗。

    “东方师兄,这蝙蝠妖成了妖修到底是多少阶?”

    “这?”

    “那家伙并非纯粹的蝙蝠妖,原先也是人类,不过是贪嘴吃了许多生的蝙蝠妖兽肉才中的妖毒。后来,他成了如今模样,连心性都变了。他若真是蝙蝠修成的妖就难对付了。”罗成回头详细解释。

    “竟是如此?”吕星雨一愣。

    “贪吃也不能这样啊?不是自己找死吗?”叶卿撇嘴。

    “这世上总有些人胡做非为!唉,他自己找死不要紧,关键的是别害了无辜的。”罗成冷笑。

    很快,长乐街上被迫留下的筑基修士不管是情愿的还是不情愿的都自发组成了一个个小组。这样,有互相支持、共同扛敌的意思。

    焚月派筑基修士还给刚加入的人发了侵染避毒水的面巾。

    叶卿三人也领到了。为安全起见,叶卿给吕星雨和东方云各塞了一粒碧灵丹到嘴里。她暗自用了木灵解毒异能,自是无碍。

    这会儿,她在面具外戴上了那条蓝色的避毒面巾,正好没人能瞧见肤色变了。东方云和吕星雨对视一眼,不约而同以保护姿态靠近她

    今日这场面,白骨妖花赤阳反而不好再出现了。

    “小叶,你千万别逞强。”

    “安啦,我又不争功劳。”

    “嗯。”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焚月派领头的金丹修士竟被蝙蝠妖修咬断了脖子,从云海扔下来。这是叶卿第一次看见有高阶修士陨落。

    那位金丹修士的血流淌在地上。焚月派弟子们不约而同的痛呼失声。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免紧张起来。

    那只蝙蝠妖修哈哈带笑,十分猖狂。而且,金丹修士一死,它就不想逃了,而是对着一群群结成剑阵的修士俯冲下来。

    一时间,长街上的尖叫声、惊呼声、痛骂声夹着哭音不绝于耳。

    当然,金丹修士一死,在场的不少人都打算逃了。

    叶卿、东凡云、吕星雨没动。

    罗成则是一脸悲愤,率领焚月派弟子守住了第一条防线。

    “该死的,你拿命来。”

    天上忽然多了一道霞光,一名脚踩五绝剑的男子御风而来。他的到来令场内的焚月派弟子露出一丝惊喜。这人一身剑气,正是简鹏。

    简鹏看到地上金丹修士的尸体,暗叹自己到底是晚了一步。不过,他一柄长剑对准蝙蝠妖修。那蝙蝠妖修狂妄至极,徒手去抓五绝剑。

    五绝剑看似无锋,却能削铁如泥。

    “啊……”蝙蝠妖修痛苦大叫,原来是他的一只胳膊被简鹏削断了。

    “你?”

    “哼,吃多了妖兽肉就真不把自己当人看了?行,你自绝与人族又害人无数,该死。”简鹏目光一寒。他的剑法十分凌厉。

    一人一妖在半空交战。

    地上,许多修士都在仰望。

    叶卿也向上看去,只觉得简鹏的剑法直接、干脆,一出手就像搏命似的。

    招数简单至极。

    杀人的剑一旦拔出,敌人必亡。

    果然,还没出一刻钟,那只蝙蝠妖修不仅被简鹏断了四肢,还抹了咽喉。显然,简鹏是恨它害人无数,更牵连到师门内的一位金丹修士陨落。

    这时,那蝙蝠妖修死得透透的,从空中落下,惊起许多灰尘。

    一众修士都瞧着。

    简鹏吩咐“罗师弟,你将本派出来的弟子分成三队,一队人封锁长街;一队人收敛死者遗骸;最后一队人登记在场修士名录。他们出手相帮,本派自有谢礼。”

    “是,简师兄。”罗成恭敬的对着简鹏行了一礼。难怪,人家说做剑修的能笑傲同阶。瞧瞧,他们这群人都赶不上人家一个。

    “赶紧办吧,你要亲自禀报王师叔陨落的事。”

    “是。”

    “嗯。”

    这时,简鹏收起五绝剑,朝着叶卿三人走来,刚刚在半空,他瞄了一眼便发现。

    “叶姑娘,恒天兄到了吗?”

    “你找我师兄?你还想比武啊。上次,你非要比武的,害我师兄被师祖罚,关了好几天禁闭。不过,他没有来洛水城。”叶卿却说。

    “他被罚了?我们比武前签了挑战贴的。”简鹏有些意外。

    “签是签了,剑道台被毁了大半。你是客人嘛,幕师叔不好管,便向我师祖告师兄的状呗。谁让他下场了呢?”叶卿叹气。

    她不把事情说得严重一点怎么行?万一简鹏什么时候想不开了又找恒天比试多麻烦。

    “这?看来倒是我的不是了。回头,我见到他定要赔罪的。抱歉!”

    “不用,不用。”这时,叶卿早撤了木灵解毒的异能,只那张避毒面巾尚未摘下。

    简鹏一笑“三位自便吧。不过,这条街暂时不开放了,还请见谅。”

    “多谢。”吕星雨和东方云都对简鹏行礼。

    “叶姑娘,你若有需要帮忙的可传信于我。再会!”简鹏转身跟罗成交待几句,并在一张登记了叶卿三人姓名的手册上签字。

    他为三人作了保。

    “呃?”

    一刻钟后,叶卿、吕星雨、东方云离开那条长街。她对简鹏最后说的话并未放在心上。而一直到他们拐弯到了青石坊,白骨妖花赤阳才现身。

    “主人,那简鹏似乎对恒天念念不忘啊,辛亏不是个女人。”

    “呸,你哪壶不开提哪壶。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叶卿骂道。

    “呵呵。”白骨妖花赤阳不在意的笑了。

    “我倒觉得简道友的本事似乎更强了。”一旁,吕星雨开口。

    “不奇怪啊,他和我师兄都是剑修。剑修是在切磋当中修炼的,没准经上次的比武,简鹏收获也不小。”见那只所谓的蝙蝠妖修死了,叶卿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可惜的是,今晚陨落了不少修士。

    。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