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成亲

小说:拯救大魔王计划 作者:养一只兔

    想着阿接跟月迁,已经在一起那么久了,云母早就将月迁当成了自己的女婿。

    所以这下子见着月迁后,云母也没将他当外人。

    怕云接不好意思提成亲的事情,云母便委婉的开始打探消息了。

    “月迁,你和阿接两人感情可有什么问题?”

    听到云母这个问题,月迁还楞了一下,问题?他和阿云之间怎么可能有感情问题?

    “自是没有,您为何这么问?”月迁看了眼云接,然后才对着云母客气道。

    云接见状,只对他做了个自求多福的口型,然后就移开了视线。

    云母早就知晓月迁的身份,对于他如今的尊敬更是受用,“我只是觉得既然你们也没什么感情问题,那怎么就没打算成亲呢?”

    成亲?

    月迁一下子怔住了。

    月迁自然是知道成亲是何意,阿云曾经与他说过,成亲就是二人结为夫妻,从此恩爱一生。

    对啊,他为何不和阿云成亲呢?

    向全天下宣告阿云是他的人,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为何他就是没想到呢?

    月迁忍不住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然后两眼放光的看着云母,语气敬重又激动的说道“自然是要成亲的,您看明天我们就成亲可以吗?对了,成亲需要什么东西,可有什么要求?您都说说,我这,立马就去找。”

    月迁越想越是激动,竟然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

    云母见状,更是一脸笑容可掬,只觉得这孩子虽然名头挺吓人,可品行倒是憨厚老实。

    云母看了眼云接,然后才对着月迁说道“傻孩子,哪有人成亲那么急的?总归还是得准备些时日,不过你不懂这些也是情有可原,既然你和阿接都不反对成亲,那这事就让我来操办吧!”

    月迁闻言,顿时就点头答应了,还将云母哄得高高兴兴的离开。

    而云接见着云母离开了后,这才抬眸看着他,道“我娘亲也就随口一说,你怎么就答应了?”

    月迁还以为云接不愿意,立马就小心翼翼的问道“阿云可是不愿意成亲?其实我也没关系的,若是阿云不愿意的话,我就去跟云夫人说。”

    月迁迟疑了会儿,还是叫了云母为云夫人。

    倒不是他不想叫的更亲近些,而是他的身份在那摆着,这个身份导致他对于一些普通人的称呼有了限制。

    若是他真的叫出口来,那云母一定承受不住。

    毕竟魔王的娘,这世上还没有谁有那么大的福分,能担得起这个称号。

    云接见着月迁这般卑微的模样,一时之间心头恍惚被针扎了一下一般,有些微的疼痛。

    哪怕她之前说的那般肯定,可月迁到底是不自信。

    这下子云接也不想继续逗他了。

    “我怎么会不愿意?我那般爱惨了你,能向全世界宣布我们相爱的消息,我可是求之不得,又怎么会不愿意?”云接揽上月迁的胳膊,凑在他的耳边,语气幽幽的说“月迁,我爱你,下次不要不信我了,我会生气的。”

    云接的这一番话说出口后,月迁心头的惊喜简直是要溢出来了,他连连点头,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两人之间自是一片情意绵绵,不可言说。

    而这边云母得了月迁的同意后,也立马就开始准备起了二人的婚事。

    当然,全靠云母一人,那是不行的。

    云母一直将唐万里当做长辈,所以得了这个事后,又立马去找了唐万里商议。

    月迁守着云接两百年,不论是云接还是云母,都是他救回来的。

    唐万里身为知情人,对月迁的感觉是越发的好了,所以现在听到云母提起两人的婚事,他也并不反对,反而和云母一起兴致勃勃的研究了起来。

    而姜明生见状,无奈的也投入到了商讨的人员之中,好歹他还是个有经验的,怎么也能给出几句建议来吧?

    没过一会儿,罗晋也来了,他原本是想问师父小师妹去哪儿了?结果一来就听到说小师妹要成亲了,那他这个师兄可不得给出点意见来?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下子好了,几人凑到一起去了。

    几番商讨之后,最后他们将云接二人的日子,定在了两个月以后。

    那一天还是唐万里特意算过的,是个诸事皆宜、不避凶忌的日子。

    这时间倒是不赶,可该准备的东西却是不少。

    虽然现在成亲没云接想象中那般麻烦,可是也不简单。

    唐万里等人商议好了后,便将云接与月迁叫了过去,然后事无巨细的跟他们二人说了说。

    说是首先月迁得有个住所,然后再来东山派送礼,得了唐万里等人的同意后,才能将云接亲自接回去,还得三跪九叩,奉茶跪别亲人,最后再一起拜拜天地,那这礼就算是成了。

    不过这些流程才从云母嘴里说了出来,云接却是第一个表示不行的。

    “娘亲,你说的这些,大多数都不能。”云接面色肃然的摇头说。

    唐万里等人都不明所以,还以为她是心疼月迁。

    罗晋率先就调笑道“小师妹还没嫁出去呢,就胳膊肘往外拐了,你就这么心疼这小子?”

    云接闻言,却是面色不改的点头说道“既是心疼月迁,也是为了你们好。”

    “哦?怎么就是为我们好了?”罗晋不信的摇了摇头问。

    云接见状,便解释道“大家也都知道月迁的真实身份,他那种地位,若是真的对师父娘亲你们三跪九叩,那么首先天地就不会应允,他倒是无事,而你们……”

    云接说的点到为止,而唐万里和云母等人已经恍然大悟,对了,差点儿就忘了月迁是魔王了。

    月迁虽然曾经是跪过一次云母,云母也无事,那是因为月迁自己将那次的因果给担下了。

    云接恢复记忆后,便对这些东西分外熟悉,自然是不愿意月迁再担因果,所以才出言替他拒绝了。

    倒是罗晋并不知晓这个事,听到这里还云里雾里的,“什么真实身份?我怎么听不懂,怎么好像你们都懂了一样?”

    云接闻言嘴角抽了抽,到底是将人给忽悠了过去,她怕说出实话来,师兄不一定承受得住。

    既然云接的话都说到这地步了,那么好多的规矩都不能用了,于是几人又开始商议了其他的来。

    “那要不要请人?比如说毅王和新王等人?”

    “那月迁的临时住所在哪儿呢?我瞧着阿接先头住的屋子就不错。”

    “那成亲的衣裳那些……”

    “……”

    几人说的热火朝天的,云接与月迁两个当事人却都插不上嘴来。

    两人对视一眼,均是有些哭笑不得。

    好在最后唐万里等人还是将敲定好的事情,一件件的都跟云接和月迁说了说。

    月迁倒是也没真的什么都让他们去搞定,只说了送的礼还有需要什么东西,只管跟他说,他来想办法。

    唐万里等人都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也没强求,都同意了月迁的说法。

    月迁既然是揽下了这些事情,那么他自然是心头有成算的,生为魔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世上好东西的所在。

    既然是他要和阿云成亲,那么自然是要最好的东西了。

    抱着这样的念头,月迁彻底的忙碌了起来,他得到处去收刮好东西,什么金丝楠木,什么美玉珍宝,什么天材地宝,他都通通的收集起来,留着成亲时用。

    就连云接也察觉到了月迁的忙碌,好些时候都见不着他的人影。

    而云母也忙啊,忙着给云接缝制嫁衣,忙着给云接找些陪嫁的好东西,忙着让人张罗办酒席需要的东西。

    唐万里更是没有空闲,他还得各处发信件,通知别人云接成亲这事儿,还有云母所说的办酒席,需要哪些香料,哪些食材,都得他来准备。

    于是,接下来的这么两个月,云接反而成了最闲的人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唐万里算好的好日子。

    大清早的天还没亮,云母就来了云接的屋子。

    回了东山派后,云接与月迁倒是没住在一起,虽然偶尔也会在房中相聚,不过今日倒是例外,毕竟是成亲的日子,所以云接屋里只有她一人。

    云母将云接唤起来后,就开始给她装扮了起来。

    云接原本是不紧张的,毕竟她与月迁,说到底其实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虽然没有走成亲这个形式,可实际上他们经历的事情,不比这成亲差多少。

    不过在云母屋里不停的絮叨,和温和的烛光下,云接竟然也生出了几丝紧张感。

    她和月迁,要成亲了。

    云接想到这里,心头便是一甜,然后看着镜子中自己涂了脂粉的脸庞,不由得起了期待。

    现在的人们倒是不讲究什么吉时,云母之所以来得这么早,也只是想跟自己的女儿说说话罢了!

    于是,云接就顶着云母画好的妆容,和云母从天黑聊到了天蒙蒙亮。

    说到最后,母女俩都有些红了眼眶,最后还是云母拍了拍云接的手,说成亲是好事,不能流泪,好一顿说,才让云接将泪水给逼了回去。

    而这时,外面已经敲锣打鼓,热闹极了。

    没过一会儿,唐万里就差弟子来告知,月迁人已经到了东山派门外了。

    云接听得这话,一下子就有了成亲的真实感,心跳的砰砰砰的,心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云母这时也顾不得其他的了,连忙拿起胭脂水粉,又给云接补了补妆容,看着云接模样完美,这才松了口气。

    而这时,月迁已然到了房门外。

    外面一阵喧哗,还有弟子们的起哄声。

    当然,东山派的弟子们可不之月迁的真实身份,只知道这是他们小师叔的夫君,今日和小师叔成亲,来凑个热闹罢了。

    房门倒是没有关闭,而门口突然传来月迁的声音,“阿云,我来接你了。”

    云接闻言,立马就抬眸望了过去,正巧与月迁四目相对,两人眸中俱是情意绵绵,让旁人见着也觉得眼热。

    云母看到月迁和云接都愣在那里,立马就轻轻的推了推云接,然后才对着月迁道“月迁,今日我便将阿接交给你了,愿你们缔结良缘,永结同心。”

    月迁这时也回过了神来,他虽然不能跪云母,可是语气却是十分的尊敬,“您放心,我永远都不会让阿云受委屈。”

    云母自然是放心的,最后将云接的手和月迁的手交叠在一起,云母这才松了口气,仿佛完成了自己人生最大的事。

    两手相交,云接与月迁相视一笑,云接心头的紧张也消失了,余下的只有安心。

    而一旁的唐万里等人见着,也都是善意的笑了笑。

    月迁将云接带到了东山派,另外一间新起的房子里,然后两人对着天地撒了撒酒,这便算是拜过天地了,最后在众人的见证之下,这礼便算是成了。

    众人便都出去吃席喝酒去了,而月迁则是留了下来,与云接叙话。

    虽然过程非常的简便,不过这世道就是这样的,更何况他们还省了些步骤。

    “阿云,我总算是有名分了。”月迁垂眸看着云接,满足的笑着说。

    云接闻言挑眉笑道“难不成不是老早就有了吗?”说完这话后,云接又一字一句的唤道“夫!君!”

    月迁被云接这话说的更是笑的畅快,好一会儿才停了笑,额头贴着云接的额头,认真的道“阿云,我真的好高兴啊,非常的高兴。”

    云接见状,心头顿时软成一块棉花,忍不住呢喃道“我也是,月迁,我也好开心啊!我们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在一起了。”

    月迁听得云接的话,眸子里一片灼热,终于是忍不住往下移去,最后轻触到了云接的唇瓣,跟着呢喃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做一点更开心的事情,庆祝一下吧?”

    说完这话以后,也不等云接回应,月迁就开始攻城略地,眸中的灼热彻底成了火焰,好像在邀请人随着共赴巫山。

    衣裳散了一地,而床榻上则是一片旖旎。

    。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