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断魂殇(15)

小说:综穿之神使不容易 作者:捡罂

    不知过了多久,陈九从睡梦中醒来。他睁开眼,望着从门缝外漏进来打在他脸上的一丝光线,良久,才爬起身。

    距离阿浅离开已足有三天,今日乃第四天了,阿浅说,如果过了今日她赶不回来,他就得去那个“骏灵山庄”等她,虽然这个约定看似随意,但他清楚,他没有她的护佑只会给她增加负担。

    陈九望着周围还略显陌生的环境,有点发愣。原以为他对这种兜兜转转早已习惯,现在反而越发渴望能够得到平静的时间。就像上一个地方,庭院是小,但没关系,但是有阿浅在他身旁。

    只不过阿浅说的那个朋友,真的这么重要吗?重要到要弃之他不顾吗?

    “叮!请宿主注意!陈九的仇恨值+,现在仇恨值总共!”

    正在赶路的若一浅听到系统这个语音差点一个跟头载下马车。

    “喂,你怎么了?头晕吗?”马车的车帘没有放下来,林小真看到了若一浅刚刚的动作,有些担心的大声问道。

    “没事,我还可以。”若一浅扯紧了身上的外套回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的离开又让某些人趁虚进入了吗?

    她之前都一直小心翼翼的对陈九,却没见仇恨值降低。可这……

    若一浅多么想再吞下一个强化果实拖着林小真飞回去,但是却受到了系统的警告,不能在无关人物前显现自己的能力,否则将把所有积分扣除完,关进小黑屋。

    到底是在这个时空旅人的身上花费了太多时间啊。这几日,若一浅一边安排时空旅人的身份,一边去做曾言的委托,像个蚂蚱一样忙得弹弹跳。

    原主在离开陈九那几年不仅还去打下自己的情报网,还凭着自己的本事把上一代若家的仇家收服为若家所用,这可真不愧是若家后人。只不过在结局,原主生前为命运所迫一生都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最终却落了一个不尽人意的死法。

    下午时分。

    陈九收拾好几件贴身物品,将自己的文房之物打包放好后,准备去骏灵山庄。就在他锁好书房的门转身时,一个人影映入了他的双眼。

    “终于找到你了……”

    “叮!任务人物危险!叮!任务人物危险!”

    “请宿主尽快回到目标人物身边!”

    若一浅……

    打开地图,定位好陈九的位置后,若一浅使了点血族之力凝聚在右掌后,分别拍向两匹马背,然后回头对林小真吼道“小真,你坐好了!”随后回头一扯缰绳,两匹马感受到了疼痛后,发疯似的向前跑。

    “卧——槽——这样下去这个马车会散的啊!!”林小真死命抓住车窗不让自己上下颠簸得厉害,扯着嗓子吼了起来。

    若一浅并没有理会林小真,她满脑子都是系统的警报声,心情十分郁闷。

    —

    “阁下可能不认得本君,但本君可是对阁下这张脸记忆深刻得很呐。”

    江沢晏伸出修长的手指,抚上陈九的脸颊,反复磨痧着。

    陈九被江沢晏堵在门口,双手被他压制到头顶,力气使不上来,黑着脸任他摆布。

    “阁下和那若家小老鼠可谓是东躲西藏呐,拿了本君的东西这么多年,以为本君找不上来吗?嗯?”

    “什么东西……你休要胡说八道……唔……!”陈九好不容易偏头使上劲躲开迎面袭来的脸庞,却被江沢晏下一步动作刺激到说不出话。

    该死!居然咬住了他的耳朵!!

    “唔……!”

    江沢晏望着陈九的反应,觉得有趣至极,心里对陈九的占有欲俞发严重。

    就在陈九认为自己会被面前这个人给继续玷污下去时,一枚飞镖飞速朝自己面前飞来。

    “铮!”

    江沢晏拔剑挡飞镖的速度很快,陈九只知道那是一瞬间的事,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原来是若家小老鼠回来护主了呢,桀桀桀……”

    “我说姓江的,你那里前段时间不是刚好受伤吗?怎么一下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一道声音在两人头上响起,江沢晏闻声抬头一看,便差点被尖锐的剑锋削到鼻尖。

    “啧啧,本君这伤是如何造成的,若家小老鼠心里不清楚吗?”江沢晏眯着眼望着手持长剑锋若一浅,戏谑说道。

    什么?陈九闻言心里一沉。没想到,阿浅竟也识其人!看来有些东西他却被蒙在鼓里啊……

    “叮!陈九仇恨值加!”

    什么?!

    若一浅差点又栽倒。

    这个陈九又咋的了,怎么凭空就乱加仇恨值!还蹭蹭的往上涨!若一浅扑街。

    “江老贼,你这采阳补阳的功夫是不错,你再不放开他,恐怕你那待会得掉一个蛋了。”

    若一浅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什么!?”江沢晏竟有些惊讶的听到若一浅说这番无耻的话,同时还不由自主的将双腿夹紧。

    而陈九闻言却默默把头偏了过去,悄然加紧了双腿。

    “你!……你!”江沢晏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的快速将剑击向若一浅,但因为另外一只手还在紧抓这陈九不放,始终慢了一步。

    若一浅没料到江沢晏会这样出招,迅速偏离身子躲过江沢晏的剑,但右鬓的发丝却被削去一截,若一浅见此,不由在心里感叹这个大的厉害,同时暗暗问候了一句他的祖宗。

    原以为这个大还会在后面一点才会出现,没想到路上提前出现了,就像是空降一般,反正在那两人的故事里这个大的存在感偏低,没怎么冒泡,大概是蝴蝶效应,还提前蹦哒出来了。

    “喂姓江的,我劝你好自为之,不要不识好歹!”若一浅真是忍耐到极限,没有一丝耐心继续和眼前的啥比玩意继续周旋。

    “呵!”江沢晏冷笑一声,道“我说若家的小老鼠,你也不看看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怎么若家到你这儿的功法,反而像是在森林里和猴比舞似的??”

    若一浅……………

    “放你娘的屁!给爷爬!你莫不是和贩剑的窜通好了贩的剑越来越低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