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癔症

小说:皇太后她重生了 作者:尤小芜

    <b></b>                  杜凝云听见这话一时也愣住了。杜凝霞挨骂的这个结果她是真没想到。毕竟她的印象里杜凝霞是杜家最招人喜欢的姑娘。

    尤其是谢老夫人和谢夫人。上辈子时,杜凝霞简直就是这两个人的心肝肉儿,杜凝云每逢和谢家人撞见,就会被谢老夫人和谢夫人拉住,喋喋不休的讲杜凝霞的好。

    杜凝云想着,忽然低笑出声,待墨听见声音看过来,却听杜凝云说道

    “哎呦,我又傻了。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怎么就忘了呢。”

    谢老夫人和谢夫人安居忠意伯府全凭二房,杜凝霞把她捏的死死的,以至于大夫人不得不对她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这样的她,谢老夫人和谢夫人当然要给她一种全天下杜凝霞最好的错觉。

    什么夸杜凝霞,什么待杜凝霞如亲女,无非是想让她杜凝云以为杜凝霞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好的、对的。说到底都是为了让她继续听杜凝霞的话。

    杜凝云想着,简直要笑出眼泪了。

    杜凝霞啊杜凝霞,原来你所谓的人见人爱,只是虚假的戏罢了。

    杜凝云想着,在待墨惊恐的眼神中狂笑了许久,然后便拿出一本书继续安静的翻看,仿佛刚才在笑的人不是她。

    待墨看着杜凝云心里慌慌的,虽然小姐近来比以往聪明许多,但也比以往古怪了十倍,不时便有奇怪的举动。待墨觉得夫人实在该请和尚道士进府,给大小姐看看脑子。

    但待墨不敢,只默默的缩在一角,偷偷的看一眼杜凝云,便硬逼着自己做针线。

    待到半晚时分,杜凝云吃罢饭,便趁着天还没黑透,领着待墨弄墨二人去了梅香小筑。

    梅香小筑里此时人很少。

    杜凝云进去时只见二夫人坐在杜凝霞的床边,正悲戚的啼哭着。

    杜凝霞一动不动的躺着,额头上放着浸过水的白帕子,脸色煞白还泛着一层诡异的青灰。

    杜凝云站在门前远远的看过来,根本看不到杜凝霞呼吸的起伏,还差点以为杜凝霞已经死了,所以二夫人在号丧。

    但很明显的,杜凝霞的生命很顽强,不仅没死,还在听丫鬟说“大小姐来了。”时瞬间睁开了眼睛。

    杜凝云忽然有些失望,虽然杜凝霞活着她才能继续报复杜凝霞,但把杜凝霞送走也是一件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

    不过,没死也值得庆祝。杜凝云想着,上前一步咧嘴儿笑道“我就知道霞姐姐能挺过来。”

    说着,杜凝云在二夫人不善的眼神中坐在了二夫人的对面,同时承担来自二夫人和杜凝霞两人的骇人目光。

    但杜凝云只笑着拉住杜凝霞的手儿,说道“霞姐姐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像你这样绝色的人,日后必定要不凡,若是没命去享才真可惜呢。”

    杜凝霞却瞪圆了眼睛瞪着杜凝云,如同见鬼了一样。杜凝云见她这样的神色,一时微微眯起眼睛,却仍旧握住杜凝霞的手,亲亲热热的说

    “好姐姐,你是不知,我听说你昏了,恨不得飞过来看你,若非有事绊住了脚,我早来了……”

    但杜凝霞却一脸惊恐之色,奋力想挣开杜凝云的手,偏杜凝云握得紧,而杜凝霞此时浑身用不上劲儿,根本挣脱不得。看向二夫人,偏二夫人又只顾着哭,一个劲儿的抹眼泪就是不给杜凝霞半点多余的眼神。

    杜凝霞只能瞪圆了眼睛,看着杜凝云亲亲热热的向她说了一句又一句。好似她们两个有千万分要好。

    渐渐的,窗外的天昏黑下来。

    待墨看时候不早,赶忙来说“小姐,天色不早了,咱们回吧。”

    杜凝云闻言,装模作样的用帕子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眼泪,柔柔的说“霞姐姐,我都忘了时间了,你好好养着吧。缺什么要什么只管让人来告诉我,我明日再来看你。”杜凝云说着,又做拭泪状。

    二夫人闻言也哭道“偌大的忠意伯府,也唯有云儿是真心待我家霞儿的。”

    杜凝云也说“霞姐姐待我最好,我能做的,那里能及霞姐姐待我之万一。”言罢,杜凝云又喊待墨,说“我的私库里还有一个野山参,你回去就拿来给霞姐姐养身体用。”

    二夫人赶忙推拒。

    杜凝云非送不可。

    一来二去的,二夫人抹着眼泪儿答应收下,杜凝云才肯走了。

    只是杜凝云一走,二夫人就擦干净眼泪,一字一句的向杜凝霞问道

    “这就是你说的,杜凝云不听你的了?”

    杜凝霞闻言只觉心中闷得很,险些眼前一黑又昏了过去。

    偏二夫人只觉得杜凝霞骗了她,只喋喋不休的说“你是不是忘了你想要什么了?咱们会沦落到这等地步都是因为大房,若非她们大房,你只比她好千倍。杜凝霞,难道你忘了是谁害你到这个境地了?”

    杜凝霞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这些话她几乎日日都在听,她怎么会忘,她怎么敢忘?但杜凝云是真的不听她的话了,是真的。

    “阿娘,我没骗你,她真的…”杜凝霞说了一半,二夫人就已经焦躁的站了起来,在杜凝霞的床前来来回回的走,一边走一边大声说

    “你还想骗我?不停你的她会巴巴的跑过来,还非要送你人参?是,杜凝云是待你极好,可她能给你的东西是你原本就该有的,是大房让你没了这些,如果不是大房,你的出手能比杜凝云阔绰十倍!”

    杜凝霞直挺挺的躺着,耳边响着二夫人的话,只觉脑海中钻进一千只鸭子再不停的呱呱叫,叫的她头昏想吐。

    终于,二夫人说教够了,低头却见杜凝霞禁闭着双眼,脑袋无力的耷拉在枕头的一侧。

    二夫人气不可竭,她不顾自己口焦舌燥的说了这么多,可杜凝霞却躺在穿上直接睡着了,这世上怎有这样的女儿!

    “杜凝霞,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二夫人一面喊,一面失控的伸手抓住杜凝霞的肩膀,大力摇晃了起来。

    福儿发现不对,赶忙来看,见到二夫人这样,立即就知道二夫人又犯了癔症。福儿赶忙喊人齐力拉开了二夫人,去请来了大夫。

    而二夫人过了许久才如梦初醒般的醒悟过来,想到自己方才做过的事,二夫人脸色煞白。

    赶忙过来看杜凝霞的情况,只见大夫正拿针在杜凝霞身上遍身的扎。

    “霞儿!”二夫人惨叫一声,杜凝霞还没醒,二夫人便紧随其后的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