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十字蔷薇和约战

小说:龙族之赤红破碎 作者:不落骨

    迎接的狂欢过后,云墨扶着喝得烂醉的芬格尔回到了宿舍,云墨将还喊着“喝,爱丽,我还能接着喝。”的芬格尔扔到了床上,将自己满身酒味的衣服脱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刚刚换好衣服昂热的电话就来了。

    “老师,有事情吗?”云墨问道。

    “我没打扰你们的狂欢吧?”昂热不正经的语调带着十足的调侃。

    “没有,我现在在宿舍。”

    “这样啊,我还以为今晚我们的小男生会成长为一个男人。”

    云墨听着昂热带着猥琐的声音,忍住想骂人的冲动,“我不是随便的人,您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休息了。”

    “我懂我懂,没什么别的事情,明天下午来我办公室喝一杯下午茶。”

    “我知道了。”云墨直接将电话撂下了,云墨将手机扔到桌子上,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至于说昂热找他喝下午茶的事情,不用想就知道是问问他在日本的事情,他只要把在日本的调查出来的事情告诉昂热就好,别的事情,昂热回自己判断的。

    第二天下午,云墨看着流着口水喊着“酱肘子”的芬格尔,离开了宿舍,朝着昂热的办公室出发,他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守夜人论坛上,很多学生为了能和昂热共进下午茶不知道干了多少事情都没成功,到是自己隔三差五就被邀请,要是说出去自己会不会被打啊?

    云墨收起自己的思绪,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大门,昂热的办公室还是老样子,古典和奢侈共存,昂热穿着佛罗伦萨衬衣,坐在阳台的白色椅子上,示意云墨坐过来。

    云墨坐到昂热对面的椅子上,端起面前的茶轻轻品尝了一下,“天池花茶,很难得茶,被称为最健康的茶之一。”

    云墨老气横生的样子,让昂热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说道“是不错的茶叶,看来在日本你学到的不少,别的不说,品茶这方面就有所进步。”

    昂热放下手中的茶杯,“在我这里你还装作看破红尘的老人一样,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啊!”

    “这不是让您看一下我的进步嘛。”云墨话音转为正常的说道。

    “男孩在成长为男人的路上,可不是语气的变化,除了身体上的变化,更多的是心灵的成熟,经历了自己无法想象到事情,将你可笑的生活击碎的那一天,你就成熟了。”

    “例如;仇恨?”

    “仇恨是很好的催化剂,但是我不希望这是你的催化剂,好了,这个话题打住,说说你在日本调查出来的。”

    “好的”云墨将自己在日本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调查和猜测说了出来,绘梨衣的事情云墨也没有任何的隐瞒,昨晚上他从芬格尔嘴里知道了是昂热这个老家伙背刺的自己,让自己带着绘梨衣的第一次翘家被发现。

    “这么说,日本的情况比我想像中的更复杂,你的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至于猛鬼众是不是蛇岐八家扶持起来的组织,我觉得不会,他们自诩为日本黑道的执法者,就不会做出沽名钓誉的事情,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可是在蛇岐八家内十分盛行。”

    “虽然我也不相信猛鬼众是蛇岐八家扶持起来的,但是我觉得猛鬼众和蛇岐八家的关系绝对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的。”

    “这件事我后面会派人去调查的,能够将这两个日本的地头蛇都玩弄于股掌之间,他们的图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嗯,我的入学考试什么事情开始啊。”

    “如果你想的话,明天就可以,执行部那边可是很希望你能回去继续执行任务。”

    “哎,能者多劳,我也没得办法。”

    “自恋的毛病你的改改,没有那个女孩子会喜欢自恋的男人的。”昂热突然想到了什么,调侃道“你现在也是有了喜欢的人了。”

    “呵呵,您还好意思说?”云墨斜着眼看着昂热,丝毫没有打算给昂热面子。

    昂热一愣,明白了芬格尔肯定是把他出卖了,大笑道“身为一个优秀的教育家,我对学生的关心可是各个方面的,如果不是帮你通知了蛇岐八家,你又怎么会正大光明的和那位小公主在一起呢?”

    “您也不怕蛇岐八家趁机把我留下吗?”

    “我相信你,就像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光一样。唯一让我意外的是你竟然没有把小公主拐回卡塞尔。”

    “绘梨衣现在还不适合来卡塞尔,蛇岐八家也不会放人的。”

    “考虑的很全面,现在还不适合跟日本方面全面开战,不过那天不会太太远了。”

    “想那么多干什么,实在不行,我就去当上门女婿去,想办法把橘政宗和学长弄走,然后篡位,这样不就解决了吗?”

    昂热听着云墨的话陷入了沉思,几分钟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也不是不可以,我听说赘婿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开玩笑的,我这辈子不可能当赘婿的。不过赘婿这么专业的词您都用的这么熟练,我不得不怀疑我有师兄被你坑了。”云墨拒绝道。

    “不是,之前在华夏的时候,经历过一件关于赘婿的事情,只不过赘婿最终成了真龙天子。”

    “那当然了,赘婿是个有前途的职业,每一个赘婿背后必定是有一个大势力。”

    “什么意思?”昂热脑补出了一些阴谋论。

    “他们必然是兵王退休或者世界最强杀手或者雇佣兵。”

    昂热沉默了,他原本以为云墨会说出什么有用的事情,原来只是简单的吐槽。

    “社团的名字想好了吗?你在学校门口的演讲可是差点将我体内沉浸的血液感染的热血沸腾。”

    “没呢,我在纠结。”

    “你觉得十字蔷薇怎么样?”

    云墨愣住了,他在卡塞尔的校史上听说过这个名字,还是秘党的时代,十字蔷薇可是秘党最精锐的队伍,虽然之后十字蔷薇消失在了历史的洪流中,但是这不妨碍这个组织在秘党和卡塞尔历史上的地位,可以说十字蔷薇就是卡塞尔的前身。

    “不满意吗?”

    “不是,只是我们用这个名字真的好吗?”

    “我当初就是十字蔷薇的人,后来在一场战役中除了我其他人都全军覆没了,所以这个名字也就被遗忘了,现在是时候让这个名字重新出现了。”

    “好吧,我知道了。”

    二人又对日本的情况分析了一下,云墨就被昂热赶走了,因为一个女人给昂热打电话了,他怀疑是昂热的老相好,但是他没证据。

    云墨低着头在回宿舍的路上,有人从后面叫住他了。云墨入眼的是一头金色的头发,阳光下的金色头发晃得他有点眼晕。

    看清楚来人后,说道“恺撒?”来人正是云墨有着一面之缘的恺撒,一头金色头发的恺撒像是一只雄狮一样朝着云墨走来。

    “好久不见,云墨。”

    “是啊,好久不见,你这是要去?”这条路能通往的只有宿舍公寓。

    “我原本是想去宿舍找你,昨天你在学校门口的演讲我看过了,很棒,不愧是我早已认定的对手。”

    恺撒来到云墨的面前,二人盯着对方,像是小说中内力交锋的高手一样,你不动我不动。

    “对手?我原本以为我们是朋友。”

    “哈哈哈,亦敌亦友不是你们华夏最喜欢的关系吗?我看很多武侠小说中这样的关系很普遍,很酷不是吗?”

    “一般说这样话的人最后结果都挺惨的,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云墨看着恺撒,他原本觉得自己有些时候就挺中二的了,但是恺撒这个样子让他觉得对方比他还中二。

    “没什么大的事情,在你没回学校之前,我还想拉你进学生会和我一起将学生会打造成卡塞尔最强的社团,但是没想到你一回来就打消了我这个想法。”明明应该是有些失望的事情,但是恺撒的没有任何失望的表情,相反倒是兴奋,跟云墨交手让他很兴奋,他能想象到自己打败云墨之后的那种快感,他不认为自己会失败,他的字典里没有认输和失败。

    “创办社团是我临时想起来的,总不能将大学的时光浪费,竞争才是最有意思的。”

    “你说的没错,对于下一次的自由一日有想法吗?”他其实早就盯上自由一日了,他觉得卡塞尔虽然很开放,但是还是少了一些疯狂,所以他盯上了自由一日,他想要在自由一日上弄一个大新闻。

    “说来听听?”云墨也产生了兴趣,对于搞事情他可是很感兴趣的。

    “我觉得现在的自由一日太过轻松了,如果我们把自由一日那一天把卡塞尔变成一个战场,我们都是战士,你不感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

    “你说的是真人cs?”

    “差不对,更像是帝国风云,我们直接真刀真枪的干一架。”

    恺撒现在就像是一个狂热的战争分子,云墨突然觉得恺撒要是去日本混黑道的话,肯定是蛇岐八家最头疼的存在,一个中二暴力领袖,说不定能成为日本新兴起来的第三方势力。

    “提议不错,我可是很期待了。”云墨说道

    “放心吧,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你可要小心别被我打败了。”

    “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别还没站在我的面前就被别人干掉了。”

    二人针锋相对的场景,让路过的其他学生,自觉地离远了二人,还在宿舍睡觉的芬格尔被一阵声音吵醒了,芬格尔将手机摸到手里,不耐烦的说“谁啊?大早上的搅人清梦。”

    “老大,这都下午了,别管这些了,大新闻,云墨和恺撒对上了,我这里有照片、”

    芬格尔听到这里,顿时一扫困意,说“什么情况、说的详细一点。”他看到了大新闻,同时看到无数赚钱的点子。

    “是这样的”芬格尔的马仔将自己的听到的消息说给了芬格尔。

    “好,马上写出一片稿子来,放到守夜人上,如果操作得当的话,我们能大赚一笔。”

    “好,交给我吧,老大。”

    十分钟以后,云墨刚刚进宿舍,守夜人论坛上就发布了一个帖子,《挑战—时代的碰面》里面用着大量的浮夸的词汇来描写了这次云墨和恺撒的见面。

    芬格尔看见云墨进来,激动的说的“师弟,快来,跟我说说恺撒和你说什么了?”

    “你不是在睡觉吗?你是怎么知道的?”云墨问道。

    “当然是我的小弟告诉我的,只要是有新闻的地方就有我们新闻部的人。”

    “好吧,没什么,我之前就跟恺撒认识,这次只不过是见个面而已。”

    “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约战之类的事情?”芬格尔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云墨说道。

    “有是有,不过不是现在,以后你就知道,我们社团的名字有了——十字蔷薇会。”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将芬格尔给吓到了,“师师弟,你确定要用这个名字吗?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吧?”

    “我当然知道,校长已经允许了。”

    “要不是你身世很清楚,我都怀疑你跟校长是不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芬格尔仔细的打量着云墨,“不过师弟,要是真用这个名字,我还有希望加入吗?”

    “当然有了,在情报方面你可是算的上精英了。”

    “那就好,不过我们的人数可就限制住了,这样可不利于跟学生会和狮心会竞争啊。”

    “一群狼是打不过一群狮子的,哪怕那群狼有着狮子的带领。”

    “那我明白了,那我什么时候,发布通知啊?”

    “我先跟凯茜说一下,然后这几天把社团认可办下来。”

    “好。”

    云墨和凯茜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凯茜当即激动的表示这个名字非常好,她可是秘党混血种世家的人,当然知道十字蔷薇会这个名字在秘党的时代代表着什么。她跟后援会的人交代了一下事情,所有人都没有异议,毕竟十字蔷薇会那是对她们的认可。

    接着云墨通过和曼施坦因的关系,成功的拿下了社团认可,芬格尔也将十字蔷薇重新出世的消息发布在了守夜人论坛上,引起了一阵新的讨论热潮,一些中立的a级混血种,纷纷朝着十字蔷薇会投入简历,希望能够进入,这些也都算的上是云墨的粉丝,只不过是男的。

    bqg99。bqg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