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云氏九族沦为贱民

小说:绝品女太傅 作者:舒羽盈儿

    狱中,云九姬绻缩在角落里。

    牢狱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狱卒打着火把给黑暗的牢狱带来了久违的光芒。

    云九姬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身影苦涩不己,他来了,是来给她送行的吗?

    商祈见云九姬狼狈不堪的模样心疼不已,压低了嗓子道:“蠢丫头,我来了。”

    云九姬抬头见他深隧的眸子,咧开干涸的唇嘶哑道:“你……殿下来了。”

    商祈蹲下点点头道:“是的,我来看你了。”

    云九姬凄苦一笑,眼眶的几滴泪淌下。

    商祈伸出手僵在半空,觉得不妥又缓缓放下,安慰道:“你放心,一定能渡过难关的。”

    云九姬听到这句话泪水婆娑而下,喉中哽咽,千言万语只汇聚成一句:“殿下,我…还能活着?”

    商祈郑重的点头。

    想到她的亲人,云九姬着急的攥住商祈的衣袖,央求道:“殿下,我死了不要紧,求您一定要帮我争取让我的亲人活下去……”

    她知道她己沦为南昌国的弃子,元景帝是不会放过她的,如果非要拉一个人出来背黑锅,她背,只是不要连累了她的亲人!

    商祈正色道:“放心,你们都不会死。”

    云九姬连忙问道:“找到证据了?”

    商祈道:“你只要相信一定能出去就行了,其它的交给我。”

    云九姬不可置信的盯着商祈,他会无条件的帮她,她何德何能?

    “为什么这样帮我?”云九姬询问,明明陛下已决心让她背黑锅了,他为什么还要如此费心帮她?

    商祈道:“如果非要找理由,其一是因为我相信你不是歹毒之人,其二是你父亲已为南昌国捐躯,云氏亲族不该再遭此下场。其三是我欠你的,是我让你在帝都出尽了风头间接引来了祸端。”

    云九姬苦涩一笑,四国都知道她的父亲是为了南昌国而死,陛下却狠心将她的家族覆灭。

    至于他说他欠了她的,她知道这也有部分原因,但绝不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们之间的恩怨早已纠缠不清了。

    南昌国大概只有他愿意救云氏九族,给云氏九族一线生机,她除了相信他别无法子了。

    “谢谢你殿下,如果真的云氏九族有希望活下来,小女做牛做马也是情愿。”云九姬施大礼。

    商祈扶起她,吩咐跟来的人送上吃食。

    看着摆上热腾腾的吃食,云九姬担心的道:“也不知道九哲,外祖母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商祈道:“放心,至少比你好。”

    云九姬听了此话稍稍安心。

    皇宫。

    汉卢国皇长子呼伦森罗,中沅王爷一脸愤恨看着商祈。

    商祈正色道:“中沅王爷,令女之死确实让人惋惜,但令女来南昌国做了什么事,王爷该不会不知道吧?呼伦郡主联同细作调取南昌国机密,属于死罪!”

    见自家女儿在南昌国枉死,还被南昌国的毛头小子祈王教训实在窝火,“住口,我女儿己死了,祈王还要污辱她的清白,其心可诛!”

    商祈冷笑,看向中沅王爷。

    呼伦森罗怒拍案几,冷眼看着商祈厉声道:“呼伦哲玉己消香玉陨了,祈王还要给她扣上奸细的帽子?难道祈王就这么自信,以为汉卢国会这么好打发?”

    商祈冷笑站起身,拍了拍手。

    侍卫送了个匣子,他从匣子中拿出证据道:“证据确凿,本王己抓到了大批潜伏在南昌国的奸细,不知道汉卢国怎么给南昌国解释?如果皇长子做不了的主,认为南昌国蛮不讲理,本王请书告知汉卢国君主!”

    呼伦森罗被他气的七窍生烟,他此行的目地就是来找场子,哪里会让他这样拿捏!

    想到此,他拉起中沅王爷道:“王叔,我们走,既然南昌国无心给堂妹一个说法,我们只有上奏父皇了,要打,汉卢国奉陪到底!”

    元景帝见戏演的差不多了该他出马了,拍了拍玉案斥责道:“呼伦森罗,中沅王爷,两国以和为贵,你们派奸细来此不幸身亡,还要找南昌国麻烦?真是让寡人失望,如果汉卢国帝君要打,本帝奉陪!”

    中沅王爷皱眉,怕是自家的女儿白死了,元景帝捉住了女儿细作的证据,怕是再闹也讨不到多少便宜。

    皇长子嗤之以鼻,威胁的话谁都会说,他不相信元景帝真的会愿意出兵,呼伦哲玉的死至少要换回一点实质的利益。

    “王叔我们走,侄儿现在就修书给父皇,说南昌国要与汉卢国撕破脸!”说罢,皇长子率先起身。

    中沅王爷也站起身,就算亡女被捉了把柄,他们也不能认怂,至少要拉一批人陪葬,要不然她白白牺牲了!

    商祈冷笑道:“好啊,慢走不送,本王不拦着王爷与皇子,好好想清楚!”

    看着他们怒气冲冲走远,商祈面色凝重。

    元景帝道:“商祈,接下来的谈判交给你了,记住,大局为重!”

    商祈点头。

    三天后。

    云九姬被士兵押出来见呼伦哲玉的父亲中沅王。

    入了密室,云九姬见到与呼伦哲玉三成像的中沅王,他蓄着青须胡,浓眉大眼,身材槐梧,一身藏青的袍子端坐在椅子上如一座山气场强大。

    商祈陪同坐在一旁,一脸凝重。

    中沅王见到云九姬被人押了上来,怒火中烧站起身,走到她旁边一脸阴鸷的打量着她。

    听闻她的女儿呼伦哲玉就是死在她府上,听闻就是她让呼伦哲玉娄次在南昌国受阻,他恨不得一巴掌扇死她。

    “就是你让我哲玉惨死?死丫头找死!”中沅王爷伸出大手就扇她的耳光。

    商祈一个箭步走向前,抓住他的大手道:“中沅王爷莫要激动,此女可不是你的仇家,想当时你女儿在南昌国绑架她的弟弟,又派了杀手杀她,这些都有证可查的!就因为呼伦哲玉死在她府上您就迁怒于她?王爷消气,这样太不稳妥了!”

    中沅王的手被他牢牢的抓住,气的脸涨得青紫,想收拾一个丫头都要看祈王脸色,真是窝囊至极!

    “本王怎么听闻南昌国的百姓请命要杀了她?称她是祸国的妖女,莫不是祈王想包庇妖女不成?”中沅王爷放下手,一脸怨毒的看着商祈。

    商祈冷哼,不屑的道:“南昌国的百姓还被蒙在鼓里,难道要本王宣告汉卢国郡主是个细作,来南昌国是目地是残害南昌国?她不仅动杀机绑无辜子弟,还派杀手残害手无傅鸡之力的弱女子!怕是一公布,呼伦郡主的声名难保,我是给王爷留脸面,给汉卢国留脸面!”

    中沅王爷咬牙切齿,祈王好一张利嘴,话说女儿命都没了,还要那名声做甚?

    “呸!祈王,谁不知道你与这个丫头纠缠不休,如果想要本王消气,这个丫头必须死!我就不相信你能护她一辈子!”中沅王甩袖,看云九姬就像看着一个死人,眼神冷冽。

    “王爷,小女冤枉,的确没有害过呼伦郡主,您恨我也是无用,真正害呼伦郡主的是她的侍女雪珠。”云九姬可以体会丧女之痛,但人的确不是她杀的,她怎会妥协。

    想到那婢子雪珠,中沅王爷恨的牙根痒痒,但是眼前这个女子也罪不是可恕,要不是她呼伦哲玉也不会这么快走向败亡……

    眼下有祈王护着她,他不能奈何她,但是他不会放过她的!

    几日后,汉卢国国主发来密旨,称以和为贵,现在汉卢国的细作已被揪了出来证据确凿,真的动武汉卢国也讨不到好。

    经过五天的谈判,最终判定云家九族均贬为贱民,赔偿呼伦哲玉丧葬费黄金十万两,才了了此事。

    将近两个月的囚禁,云九姬从狱中出来,看着明媚的阳光,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好死不如赖活着,一切还可以重新开始!

    商祈跟着阳先生前来接人,看着云九姬憔悴不堪的模样,阳先生长叹了口气。

    他走向前道:“如今,云氏九族贬为贱民,沦落到祖宅都没有,唉!跟我走吧,老夫在帝都有一所小宅子,你与九哲云去那里住,我过几天就要回祖籍养老了。”

    “阳先生…”云九姬感动的看着阳先生,没想到与她相处了半年的阳先生会如此救济她。

    阳先生慈祥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跟我走吧,勿再多说,你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商祈附和道:“云九姬,你就跟师伯走吧。”

    师伯?商祈叫他师伯!以她尴尬的身份难怪阳先生敢收留她,原来身份不一般。

    “阳先生,您是商祈的师伯……”云九姬神色有些凝重,以她现在的身份再不能与高高在上的祈王扯上关系,莫不是这次阳先生是看在商祈的面子才帮助她的。

    阳先生点头又摇头。

    云九姬一脸疑惑。

    “我的师弟是中宗学院的院长,他叫我一声师伯也算是使得,不过我收留你与他无关,老夫看中的是你的人品和才华,更看中云将军的气节。”阳先生捋了捋胡子。

    云九姬感激涕零道:“多谢先生,何其有幸能得先生帮助。”

    阳先生道:“莫再多说,如果真的感谢先生,回去了就行正式拜师礼,也不枉我教你一场。”

    云九姬点点头,她早就想拜师礼了,只是阳先生的入府授课不让她行拜师之礼,称她只是外门学生,通过考核才能成为他的亲传弟子。